苏州全民国防教育网_中国某新改型战机首飞:实现全电传超大外挂
您现在的位置:苏州全民国防教育网 > 时事新闻 > 新闻分类 > 兵器大观 > 我军武器装备现状
时事新闻

中国某新改型战机首飞:实现全电传超大外挂

更新时间:1970-01-01 08:00:00 作者:

歼轰-7战机挂载电子吊舱出击

  2012年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某型机直插云霄,在万里无云的蓝天划出了完美轨迹,也将一个里程碑式的成果载入了中国航空工业发展史册。

  作为型号总设计师的陈骊醒,看着这型短期内成功突破包括电传飞控系统、加装某装置、挂载超大型外挂物等多项关键技术,并具有优越性能的战机,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正是这份对飞机的痴爱,鞭策着他在型号飞跃的道路不断前行。

  率领团队,攻坚不止

  要在很短时间获得功能提升,有效增强飞机作战效能和使用安全性,难度非同一般。陈骊醒在型号研制中始终强调“V型设计”理念,即从顶层设计开始不断进行顶层验证,然后逐期验证逐期综合,形成产品再回归验证,以此掌控全局,并实现研制工作的高效推进。

 

  同时,作为总设计师,陈骊醒始终不忘科研活动的规范和质量。在科研调度会上,一旦出现难以解决的困局,他总是先问,程序是如何规定的?是流程有漏洞还是责任人不作为?如果程序规定有漏洞或者不清晰,及时修订程序,避免同类问题的再次发生。同时,他认为“欲速则不达!只有质量工作把住关,工作才不会反复;只有确保工作不反复,进度才有保证。”

  首次由二代机的机械操纵跨越式地升级到三代机的全权限全数字电传飞控,对于平均年龄仅有30来岁的研制队伍而言,挑战颇大。对此,唐长红院士评价:“如果能够按期首飞,我们将在全世界创造一个纪录,还没有哪型电传飞机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实现首飞。”

  陈骊醒要求团队在研制之初将“建队伍、做计划”作为工作的重中之重,并亲自牵头规划出常规工作和关键技术攻关专题。用他的话说,“既要避免将苍蝇当老虎打浪费时间,又要避免将老虎当苍蝇打造成技术风险。”得益于科学合理的顶层规划,电传飞控研制虽然也有一段摸索的过程,但在方向上没有出现重大失误。所有的地面仿真试验和半物理试验得出的曲线和理论计算的曲线,吻合度都很高,而且,经过首飞,控制率设计也得到了飞行员的充分认可。

  改型升级的飞机约束多、限制多,而且原型机是我军现役飞机中携带外挂物品种最多、构型最为复杂的战机,在此基础上加装某装置、增挂超大型外挂物且保证飞机平台性能不降低,总体技术方案制定、气动外形设计同样难度很大。为此,陈骊醒力主团队采用国内数值仿真计算最前沿的CFD数值模拟方法和气动噪声分析方法,并积极组织相关专业协调,确保了研制要求。

  期间,工作推进得不顺利,陈骊醒就鼓励大家,“潜下心来,不要急躁,一点点去排查,问题总能找到”;工作推进得顺利,他又会“泼冷水”,“要静下心来,去回顾所做的工作,不要留下隐患”。就这样,型号成功的同时,也打造了一支高素质的设计师队伍,这是作为总设计师的陈骊醒更为看重的。

  既有“大能力“,又会“工细活”

  陈骊醒认为,飞机研制就像长跑,在快接近终点的时候就会出现“高原期”,这就需要团队的力量。他最喜欢和团队讨论问题,“讨论问题、寻求答案的过程同时也是压力释放的过程。整个任务不是孤军奋战,而是团队协作,从不同角度看待问题,会为解决问题提供更开阔的思路和更多方法。”

  在飞机首飞前一周的一天,试飞员在飞机试滑过程中发现刹车压力建压慢,这让团队的心提到了嗓子眼。陈骊醒连夜组织一飞院和相关成品厂排故。在发动机试车轰鸣的环境条件下,陈骊醒和技术人员一起进行机上试验、试验室试验查找原因,数次召开现场技术协调会,根据试验数据分析故障,从细节入手,提出技术分析思路,并通过验证试验,确定了故障原因。此后,他和大家一道制定解决方案,经过12个多小时的连续夜战,终于解决了问题。晨曦中,陈骊醒顾不上休息,又前往试飞团与试飞员进行技术协调,详细说明技术问题解决情况……

  线束敷设是该型号研制中的一项重要设计工作,既要求系统间干扰小,还要便于检查和维修,最重要的是要防止线束机械磨损或损坏、提高线束安全性和可靠性。然而,在进行飞控操纵机构上的线束敷设时,设计员遇到了困难:由于脚蹬机械运动行程需达到一定距离,脚蹬上的传感器线束必须留有充分的长度余量,且线束随着脚蹬处于运动状态,而脚蹬周围空间布置有液压管路。如何才能避免线束机械磨损?周围空间没有合适的卡箍安装点,线束如何固定?针对这些问题,在场的主任师、设计员集智攻关,都未能找到有效的解决方案,他们向陈骊醒汇报了这一技术问题。

  陈骊醒耐心询问了相关技术人员,分析了技术图纸,查看了飞机现场,最后组织了工作研讨,指出问题症结是中央操纵机构成品与飞机线束间界面不清晰。然后,他指示在中央操纵机构成品与飞机线束间设立分离面,并对线束在成品上绑扎固定的路径和需要考虑的因素进行了指导,问题迎刃而解!

  走过29年的航空生涯,陈骊醒收获了“中央企业劳动模范”、“国务院享受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国防科技工业511人才工程人选”等头衔,但他更加看重的是飞机型谱多元化发展,“我喜欢看鹰振翅高飞的样子,更渴望亲手将我们的战鹰托举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