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全民国防教育网_中国工程院院士长黎介寿:行医济世有绝学
您现在的位置:苏州全民国防教育网 > 时事新闻 > 新闻分类 > 军人风采 > 英模风采
时事新闻

中国工程院院士长黎介寿:行医济世有绝学

更新时间:1970-01-01 08:00:00 作者:

人人渴望成功,却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翻越了一座又一座医学高峰,89岁的黎介寿早已名满天下、成就非凡,他的成功秘诀到底是什么?

  面对记者的提问,黎介寿呵呵一笑,“秘诀谈不上,关键就一条:务实,务实,再务实!”

  接着,他话锋一转:“其实,成功与否不在于得到多少名利,而在于为党和人民作出多大贡献。作为医生,不能光有行医济世的愿望,还要有妙手回春的本事……”

  拒绝心浮气躁,一心埋头苦干,他一条道走到底,被誉为“世界上研究肠子时间最长、最有成就的人”

  19年前的那台手术让黎介寿终生难忘。

  无影灯下,他的刀锋灵巧地游走于患者腹内。

  组织切除、断肠接续、末端吻合……7个小时后,一段2.5米长的异体小肠成功接续在患者断肠上。

  等待片刻,移植肠隐隐蠕动,黎介寿长舒一口气:“活了!”

  这台手术实现了亚洲小肠移植“零”的突破。学生们兴高采烈,黎介寿却老泪纵横——为了这一刻,他整整奋斗了10年。

  “咱们搞研究的,最忌讳急功近利、心浮气躁。要是耐不住寂寞,经不起诱惑,注定一事无成。”在黎介寿的娓娓道来中,那段十年磨一剑的艰辛历程慢慢浮现在记者眼前。

  经过两年基础性研究,1985年,年过花甲的黎介寿带着研究生开始做小肠移植动物实验。从豚鼠到兔子,从小狗到生猪,寒来暑往,实验的动物换了一种又一种,期盼已久的成功却遥遥无期。

  有几个研究生熬不住了,先后离开了实验组,还建议黎介寿改变研究方向。黎介寿不为所动,干脆把铺盖卷搬到了猪圈旁,埋头做起了实验。

  实验室条件简陋。夏天,他摇着蒲扇为猪驱虫消暑;冬天,他生起煤炉为猪生火取暖。时间一长,他的身上总带着一股猪粪味。

  没有现成经验,实验举步维艰。仅术后存活24小时这一关,黎介寿实验了将近一年才告突破。动物移植手术成功的标志是成活100天,然而现实残酷无情:被“寄予厚望”的两头实验猪,一头术后活了82天,一头活了97天。

  黎介寿的压力越来越大。当时,肝移植是个大热门,连一些小医院都趋之若鹜。于是,有人劝他改做肝移植,不仅技术成熟,而且利于创收;也有人冷嘲热讽:连肝移植都做不了,还想解决小肠移植这样的世界性难题?

  就连医院领导也坐不住了,劝他把肝移植抓起来。黎介寿开诚布公:“走别人走过的路,世界上只是多一个路人;走别人没走过的路,世界上就多一条新路。为了让更多患者受益,别说多耗几年,就是几十年,我也无怨无悔。”院领导被黎介寿的执著打动了,给了他更大的支持。

  经过1900多个日日夜夜的不懈努力,1992年2月,黎介寿终于获得了猪小肠移植的成功,结束了5年与猪“相依为命”的日子。又经过两年艰辛探索,最终实现了从动物实验到临床应用的跨越。

  在肠功能障碍研究的漫漫征程中,黎介寿攻克了一个又一个难关。从肠缺血、肠外瘘,到短肠综合征、肝肠联合移植……黎介寿研究肠子半个多世纪,由此衍生出的29个课题先后取得突破,如同一根常青藤上不断绽放的绚丽花朵。

  在一次国际学术交流大会上,世界著名外科专家、哈佛大学教授德瑞克诚恳地对黎介寿说:“您是世界上研究肠子时间最长、最有成就的人,我们敬佩您!”

  坦坦荡荡做人,老老实实做事,他一辈子践行求真务实的科学精神,眼睛里容不得半点虚假

  黎介寿性格谦和,对学术作假行为却深恶痛绝。

  他常常语重心长地告诫身边医护人员:“人命关天。医生决不能弄虚作假,走歪门邪道。否则,害人害己,贻患无穷!”

  几年前,黎介寿十分看好的一位年轻医生,写了一篇关于改进手术方法的论文。为提高论文获奖几率,这个医生只做了28例此类手术,却在论文中夸大为50例。

  黎介寿得知后毫不客气:“28例就是28例,决不能掺水分糊弄人。等你真正做了50例,再考虑发论文!”

  黎介寿的大弟子、南京军区南京总医院普外科主任李宁告诉记者,在医学研究上,“老爷子”一辈子践行求真务实的科学精神,眼睛里容不得半点虚假。他发表的600多篇学术论文、主编的10多部专著,文中的数据、病例、观点都经过反复核实、仔细推敲。为确保准确无误,他让学生们帮着把关,拿不准就是拿不准,没把握就是没把握,从来不说过头话。

  本该去年毕业的一位研究生,撰写学位论文时,偷偷将肠粘膜屏障实验中4组未达标数据改成了达标数据。黎介寿发现后,不仅责令其重做实验,还特地把他叫到办公室严厉批评:“是一篇论文重要,还是患者的生命重要?做人要坦坦荡荡,做事要老老实实!有的行当弄虚作假还可以下不为例,医生不行,因为你可能连纠正的机会都没有……”

  后来,这个研究生重做了3遍实验,直至今年所有数据都达标后才得以毕业。

  正是这种严谨的治学态度、求实的科学精神,成就了黎介寿的精湛医术,锻造出实力雄厚的“黎氏人才方阵”。

  至今,每每想起那台被紧急叫停的手术,黎介寿的学生任建安心里依然充满感激。

  那一回,任建安收治了一位肠瘘患者,由于病情危重,准备第二天就安排手术。按照术前准备要求,他提前向黎介寿汇报了手术方案。谁知,就在患者被推进手术室的节骨眼上,任建安突然接到了停止手术的指令。

  “术前检查还不够细。假如病人有凝血功能障碍,仓促上手术台,很容易发生大出血!”原来,黎介寿一直在琢磨手术方案,总感觉患者的病情有“埋伏”。

  果然,一番周密检查后发现,这位患者果真患有血友病。任建安倒吸一口凉气:术前没有充分“侦察”,上阵必定遭遇“伏击”。

  随后,经过周密安排,任建安终于一气呵成完成了手术,对“老爷子”严谨细致的作风更是感佩不已。

  “医学是一门非常严谨的科学。当医生的,不仅主观上不能造假,还要有一双善于去伪存真、明察秋毫的慧眼。因为稍有不慎,就有误诊误治的可能。”黎介寿给自己定了条规矩:每治一位患者,都必须走到、看到、问到、听到、摸到。拿不准病情,就不定调子,不开方子。从医64年,这条规矩从未打破。

  敢于超越前人,勇于否定自己,他不唯书不唯上只唯实,46项科研创新成果填补医学空白

  这是一次颇为大胆的尝试。

  去年7月,一位患者因食管癌手术后出现吻合口瘘,转入南京军区南京总医院普外科治疗。由于无法通过肠道吸收营养,患者白蛋白指标很低,多处组织器官出现严重水肿,加之肾功能出现损伤,大量白蛋白通过尿液排出,给治疗带来极大困难。

  大家一筹莫展之际,黎介寿提出了自己的想法:“采取血液滤过治疗。暂时不产生尿液,白蛋白就不会流失……”

  临床上就怕患者尿量少,黎介寿却提出要主动减少排尿,这让在场的医护人员面面相觑——他们从未在任何教科书上看到过这样的做法。黎介寿看出了大家的疑惑,说:“具体问题要具体分析。病人情况特殊,不另辟蹊径,就可能贻误治疗时机。”

  采用黎介寿的治疗方案后,奇迹发生了:患者的白蛋白指标逐渐恢复正常,经过肾脏替代治疗,病情明显改善。

  “‘老爷子’神了!”在学生们眼里,黎介寿不拘泥成说,不迷信权威,总是以探路者的姿态破旧立新,总是紧盯医学前沿开展创造性研究。

  医学界曾普遍认为:肠外瘘治疗,越早手术越好。黎介寿却发现,由于肠瘘患者自身吸收营养能力差,仓促手术风险更大。他对这一沿用多年的手术原则提出质疑,还大胆设想把静脉营养支持运用于外科——这更是对传统外科的“离经叛道”。

  一时间,有人投来怀疑的目光,“一个外科医生去搞营养支持,当心种了别人的田,荒了自家的地。”黎介寿却认准了一个理:墨守成规,只能止步不前;打破惯例,才能开拓创新。

  经过上千次实验,黎介寿在营养支持理论和临床实践中相继取得突破,手术成功率大幅提高,从此改写了肠外瘘手术原则。至今,黎介寿的“肠营养支持疗法”已使2.5万余名患者受益,他也因此被誉为国内临床营养支持的奠基人。

  一切从实际出发,黎介寿不但敢于超越前人,更勇于否定自己。

  2012年6月,在一次世界学术交流年会上,任建安作了一场关于“运用自体纤维蛋白封堵肠瘘”的学术报告,引起强烈反响。大会评价:中国科学家发明的“人体生物泥”,把肠瘘治疗技术又向前推进了10年!

  这一成果,正是得益于黎介寿的自我否定。20年前,黎介寿发明了从动物血液中提取纤维蛋白修补肠瘘的治疗方法,开创了肠外瘘治疗的新天地。任建安在临床实践中发现,这项技术尽管效果明显,但仍有部分人群存在排异反应,于是萌生了从患者体内提取自体纤维蛋白的想法。

  考虑到这一技术是老师的发明,任建安想改进又放不开手脚。黎介寿得知后主动为他打气:“后人超越前人,学生胜过先生,我们的事业才能向前推进。无论是谁的技术,你都可以大胆改进!”

  后来,黎介寿带领任建安刻苦攻关并获成功,改写了肠瘘治疗耗时长、开销大、风险高的历史。这项成果荣获军队科技进步一等奖。

  2011年,87岁的黎介寿依依不舍地封刀了。

  这不是一次功成名就的引退,而是一位医学大家又一次实事求是的自我否定。

  告别手术台的那天,黎介寿动情地说:“本想一辈子战斗在这里,但人老了,体力不够了,手术刀不听使唤了,就应当主动退下来……”  

  不唯书、不唯上、只唯实,凭着这种精神,黎介寿带领学生先后取得的46项科研创新成果填补了医学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