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全民国防教育网_美军将退役的F-16战机改作无人靶机
您现在的位置:苏州全民国防教育网 > 时事新闻 > 新闻分类 > 兵器大观 > 外军武器装备现状
时事新闻

美军将退役的F-16战机改作无人靶机

更新时间:1970-01-01 08:00:00 作者:

美制F-16战机

  新闻提示

  作为一款轻型战斗机,第五次中东战争和海湾战争擦亮了F-16的“战隼”之名。至今,它仍是不少国家求之不得的空战利器。

  不过,近日有报道称,美军正准备逐步将退役的F-16改装成武器试验和战斗机空战射击训练的无人靶机——QF-16。

  当昔日争霸蓝天的“战隼”褪去铁羽利爪,变身供雏鹰追逐练羽的“麻雀”,一些疑问也接踵而至:是第五代战机兴起太快,还是F-16太老?这是主动退位让贤,还是被“后浪拍死在了沙滩上”?美军此举,是只为省钱还是有更深的战略考量?请看本文的分析解读。

  退役战机改靶机——不稀奇

  靶机,名副其实的“蓝天磨刀石”。他们多为无人驾驶,能够模拟飞机、导弹的飞行状态,用于考核、鉴定空空导弹、地空导弹、歼击机、高射炮等武器的性能和部队训练演习。

  靶机的来源众多,有活塞螺旋桨式航模靶机,有专门研发的高性能专用靶机,还有由退役有人驾驶飞机改装的无人靶机等。

  用退役有人驾驶飞机改装无人靶机,QF-16远非第一种。早在1931年,英国就将一架“女王”有人驾驶双翼飞机改装成“费利王后”靶机。在英海军舰队一次防空射击试验中,“费利王后”迎着密集的防空火力飞行2小时而未被击中,首次验证了有人驾驶飞机改装无人靶机的可行性。

  二战后,导弹的“井喷式”发展导致靶机的需求与日俱增。美国、苏联等国开始将多种退役战斗机改装成无人靶机。美国的F-86、F-100、F-106,苏联的苏-9、苏-11、米格-15等“明星”战斗机退役后都被改装过。

  目前,美空军主要使用由F-4战斗机、RF-4侦察机改装的QF-4无人靶机。不过,库存的QF-4预计到2015年就将消耗一空。为解决靶机即将告罄问题,美空军早在2006年就决定招标研发新一代靶机。

  经过激烈角逐,用退役F-16战机改装靶机的方案最终拔得头筹。按计划,美空军将于明年起陆续接收6架QF-16,而他们的最终订购数量将达126架。

  在加装无人靶机改装套件后,2012年,QF-16在两名飞行员的地面遥控下,完成了首次无人驾驶飞行。在将近一小时的飞行中,它的最大飞行高度超过1.2万米,最大飞行速度达1.47马赫,并完成了横滚、半滚倒转、空中急转等高难动作。这标志着它已能够实现原型机的飞行能力,拥有了模拟其他国家第四代战斗机的良好基础。

  F-16变身QF-16——价值大

  与专门设计制造的靶机相比,用退役战机改装无人靶机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可省去设计生产中的研究论证、试验鉴定等复杂环节,生产周期短、交付快、风险小、成本低、平台现成、改装技术成熟……据悉,此次6架退役F-16战机改装成高性能无人靶机只用了3年多的时间,花费仅6970万美元,既便宜又快捷。

  除了设计和成本因素,退役战机改装无人靶机的更大好处在于能使各种武器的测试、部队的训练更接近真实。改装后的QF-16靶机的外形尺寸、雷达和红外特征,以及航程、高度、速度、机动过载等飞行性能,都与原型机F-16基本一致。用这样的靶机组织试验训练,将使通过考核的武器装备战技术性能更符合实战要求,飞行员的意志品质和技战术能力更适应实战环境。

  较之过去的无人靶机,QF-16靶机可像F-16战机一样挂载多种武器,模拟战斗机不同的作战状态。它能释放红外、箔条被动干扰或进行雷达主动干扰,甚至能突破有人驾驶时飞行员生理极限的制约,进行更大过载机动,设置更复杂的、更严格的试验训练环境。

  对美空军而言,研制QF-16还是一项着眼未来作战需求的举措。目前,第四代战斗机普遍成为各国空军主战装备,有些国家甚至开始向第五代迈进。当美军逐步从阿富汗、伊拉克反恐战场上抽身后,其设想的未来作战对手将不再是在地面躲藏的恐怖分子,而是装备了“四代机”的强大空军。因此,将同是“四代机”的F-16改作“陪练”,对美空军的试验训练无疑具有较高价值。

  不仅如此,美空军甚至已开始琢磨对抗第五代战斗机的方法。有报道称,2009年底,美国首架F-35战斗机已“退休”并转移至某空军基地,未来也将被改作靶机。

  靶机“逆袭”当战机——待观察

  QF-16实现无人驾驶首飞后,有报道推测该机可能成功“逆袭”为战机。比如,发展为执行高危险战场监视、侦察任务的无人侦察机,改装成自杀式攻击机,或者是用于佯攻吸引敌人火力的诱饵机,等等。

  从技术上看,这些预想完全可能实现,世界上也有过先例:伊拉克战争中,英军曾在一座伊拉克机库中发现12架L-29教练机的改装机,并推测其可能是自杀式无人攻击机。

  对空军实力较弱的国家来说,这样使用靶机也不失巧妙。但对于空中力量相对强大的美国来说,这样做却并无太大必要。

  首先,F-16自装备美空军起已有30多年,改装成QF-16的战机已退役达15年之久,长年风吹日晒和缺乏维护,其机体已严重老化,重新应用于实战的可靠性值得怀疑。

  其次,在未来的“隐形”空战中,让雷达和红外特征明显,缺乏隐身能力的QF-16重新入役,无疑是在为对手生产“活靶子”。这种情况下,且不说对其改造,就算是实现大量前沿部署,都需要配套大量设施,增加更多成本,这与项目的初衷可谓背道而驰。

  有军事专家就曾说,相比大多数能以简易方式甚至单兵手托起飞的无人机,实在看不出在实战中部署对机场条件、外场保障和维护保养能力要求很高的QF-16还有何意义。

  事实也是如此。美空军曾在2008年成功用QF-4无人靶机发射空地导弹并击中目标,但QF-4最终并未成为无人攻击机。

  由此可见,美空军将退役多年的F-16改装成无人机,主要用途还是靶机——当QF-16被新战机发射的导弹击中、火光乍起的时刻,也就是叱咤天空多年的“战隼”最后一次光耀天空之时。

 严格意义上讲,靶机与胸环靶、拖靶、伞靶和浮靶等并无区别——它们都是用于检验武器系统技战术性能的靶标。

  早期的靶机并不像今天这般“高端大气上档次”。1921年,英国研制成世界上第一架靶机,它的飞行高度只有1830米,速度也仅为160公里每小时——这样的飞行性能并不足以模拟当时的战机,不过,一种新的防空和空战训练理念却由此诞生。

  1931年,英国“费利王后”靶机攻击Home舰队的成功试验,让人们开始意识到当时海军防空兵器的效能低下,并由此催生了生产无人攻击机的思想。

  而后的1934至1943年间,尝到了甜头的英国人批量生产了420架新型“蜂后”靶机。这些靶机每架都有20架次的飞行记录,它们砥砺着英军飞行员和防空系统直到二战结束。

  二战期间,美国也研制并大量生产了无人靶机。有人认为,二战中英美空军飞机损失量低于德军,除了战机性能略胜一筹外,大量使用靶机带来的飞行训练效能提升也不可低估。

  显然,一名击落过多架靶机的飞行员,与一名从未进行过实弹打靶的飞行员相比,参加实战的起点是截然不同的。

  从战争中得出的这个道理,很快让靶机迎来了“全面开花”的时代。统计表明,从上世纪70年代末到80年代末,全球约有20多个国家,百余家公司研制出200多种型号的靶机,装备的产品总量达几万架。在缺乏实战对抗的时期,这些靶机就是一支特殊的“空中蓝军”。

  随着作战飞机性能不断提高,研制更加逼真的高性能专用靶机的技术难度逐步增大,成本也不可避免地上升。因此,用退役有人战机改装的靶机逐渐受到重视。

  据不完全统计,二战后,仅美国和俄罗斯(苏联)两国就先后分别将10多款退役有人驾驶飞机改装成无人靶机。

  有人战机改装靶机带来的模拟效果提升是显而易见的。有美国靶机飞行员撰文称,一次实弹演习中,4架F-22战斗机依次发射空空导弹,都未能击中由F-4战机改装的QF-4靶机,直到第二轮四机齐射才命中。

  俄罗斯将退役的“米格-23M”战斗机改装成M-23靶机后,新型涂装技术使靶机的目视截获距离下降到原型机的67%。俄方称,该机能模拟任何一种现役三代、四代甚至未来可能出现的战机。

  据悉,美俄在研制F-22、F-35、T-50等第五代战机的同时,都在发展与之配套的先进靶机,原因很简单:只有靶机越真,磨砺出来的战机才能越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