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全民国防教育网_南京军区“硬骨头六连”数十年绷紧打仗这根弦
您现在的位置:苏州全民国防教育网 > 时事新闻 > 新闻分类 > 军人风采 > 子弟兵风采
时事新闻

南京军区“硬骨头六连”数十年绷紧打仗这根弦

更新时间:1970-01-01 08:00:00 作者:

  解放军报讯 记者代烽、特约记者王余根报道:寒冬,深山,气温已降至零摄氏度,一场实战化演练正在进行……数十个全副武装的迷彩身影,冲上5米高的障碍墙,纵身跃入3米深的水中泅渡,随即火网中穿越、泥潭中匍匐,现场爆破两种障碍,徒手攀上近90度的垂直悬崖,滑越过百米山涧,召唤陆航火力,展开快速突击……

  “演练中涉及的23个训练课目,有14个是参照特种兵训练大纲设置的!”南京军区某师师长顾中,一语点出了该师所属“硬骨头六连”1月6日这场演练的别样精彩。一支步兵连队,为什么要在完成自身训练任务之外苦练风险更大的两栖特战本领?“练兵是为了打仗,多练几手、练硬几手,才能打胜仗!”连队官兵的简短回答,让人感叹:“硬骨头六连”,时刻不忘打仗!

  在抗日烽火中诞生的硬六连,1964年、1985年先后被国防部和中央军委授予“硬骨头六连”和“英雄硬六连”荣誉称号。连队以战备思想过硬闻名全军。然而和平日久,硬六连的官兵们,打仗那根弦绷得还像过去一样紧吗?午夜时分,记者探访连队看到:战备物资全部分到个人,触手可及;衣物全部按起床穿戴顺序规整叠放,床下的鞋子上铺鞋尖朝里、下铺鞋尖朝外……近10年来,在上级组织的16次紧急战备拉动考核中,硬六连次次都是全团第一。

  “在硬六连,警报就是战斗的冲锋号,训练就是上战场!”一次课目观摩,五班副班长杨树林在攀爬云梯时不慎跌落,右手臂重重摔在石头上,当时就疼得动弹不了。他却强忍着剧痛,继续战斗。扫残破障时,杨树林左手捏住拉火管,硬是用牙咬住拉火帽,拉开了导火索。演练结束一检查,他的右手臂竟然已粉碎性骨折。就是凭着这股“硬骨头”精神,全师范围内的73个步兵专业训练课目中,有38个训练纪录是由硬六连创造和保持的。

  “硬骨头六连”为什么能数十年如一日绷紧打仗这根弦?某集团军政委白吕一语破的:一支部队的战斗力水平高不高,首先取决于战斗队思想牢不牢。只有真正锻造能打仗、打胜仗的“为战思想、胜战本领、敢战血性、领战堡垒”,关键时刻才能“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硬骨头六连”常备不懈,苦练不怠,就是因为有一声号令,他们时刻准备着!

“硬骨头精神”,永续血性传奇 ——从“硬骨头六连”看新一代军人的硬骨雄风

  血性,曾为我们这支军队赢得了尊严。硬骨头六连,更是我们这支军队中的血性传奇。

  和平时期,决不能把兵带娇气了,威武之师还得威武,军人还得有血性。然而,即将迎来命名50周年的“硬骨头六连”,已近30年没打过仗。今天,他们是否依然保持着当年那么一股军人应有的虎狼之气?

  穿越历史与现实的追问,带着我们再一次走进“硬骨头六连”。

  军人生来为战胜。血性源于对使命责任的担当、对能打胜仗的追求,永远是军人的脊梁,永远是胜利的刀锋

  “最后就差他们那么一股子狠劲儿!”

  “硬骨头六连”名声在外,自然少不了不服气的挑战者。然而,不少败在硬六连手上的对手,感受却是惊人的一致。

  “硬六连,硬就硬在战则必胜、刺刀见红的血性骨气!”连长薛峰讲起连里两个响当当的兵——

  2012年,全团年度军事比武,五班长郭衍庆立下军令状:拿下铁人五项冠军!

  然而,偏偏在大赛之前,郭衍庆的脚上长出了3个鸡眼,又突发39℃高烧……

  这样的身体怎么能和高手较量?但是,隐瞒了实情的他,依然精神抖擞地出现在赛场。

  100米跑11秒,第一名!单杠二练习5分钟87个,第一名!手榴弹投远53米,第二名!400米障碍2分26秒,第一名!

  此时的郭衍庆,面色煞白,大口喘着粗气,走路就像踩在棉花里……

  没有休息的机会,最后一项5公里武装越野已经开始,消耗了大量体力的郭衍庆,身体像灌满了铅,居然跑着跑着闭上了眼!

  “刺刀见红杀出威风,硬仗恶仗创奇迹……”突然,一阵嘹亮的歌声在场边响起。

  是观战的战友们,唱起了连歌为他加油鼓劲!

  郭衍庆顿时热血沸腾,重新迈开大步冲刺,咬牙超越了一个又一个对手,第一个冲过终点。

  鲜血染红了他的迷彩鞋,得知郭衍庆比赛前吞下了一大把感冒药,硬是用美工刀自己挖掉了3个鸡眼,连长薛峰的热泪忍不住夺眶而出。

  郭衍庆却摆摆手:“六连兵,不能输!”

  七班长刘葵,是全团单杠二练习的训练纪录保持者。一天,兄弟连队的两名班长前来挑战。

  一上杠才做了20多个,刘葵突然感觉手掌钻心的疼,原来,掌心黏着的一粒沙子磨进了肉里。

  此时下杠,就意味着放弃比赛。

  “拼了!”血从指间渗出,顺着单杠往下滴,无论战友怎么喊,刘葵就是不下杠,硬是以126个“卷腹上”再次刷新团队纪录。比赛完一看,掌心生生磨掉了一大块皮肉。

  两名挑战者同时竖起大拇指:“我们不服你做多少个,就服你这股劲儿!”

  凭着这股劲儿,近10年来,硬六连在师以上各类比武竞赛中夺得集体和个人62个第一,全师73个步兵专业训练课目纪录有38个是硬六连创造和保持的。

  “军人生来为战胜!”硬六连所在集团军政委白吕感慨地说:这一代硬六连官兵沐浴着和平阳光长大,缺少对战火硝烟的亲身感受。用强军目标引领新一代官兵,就是要激发他们把对胜利的渴望转化为平时不怕苦、战时不怕死的行动。

  战士军前半死生,军人的血性不是勇敢的冲动,而是冲锋的智慧。懂得战场抉择,才称得上真正的勇者

  “停止进攻,撤!”

  二排长刘洪才几乎不相信这是连长下的口令:硬六连的兵咋能往回撤呢?

  这一场战术对抗演练,二排主攻,一排助攻。战斗一开始,面对蓝方强大火力,二排毫不畏惧,二排长刘洪才更是身先士卒,带领全排一路势如破竹。

  眼看就要拔得蓝旗,电台里却突然传来连长薛峰的叫停命令。

  “到手的胜利就这么飞了?”几个班长一阵嘀咕,刘洪才咬咬牙一挥手,悻悻地收拢人员撤向集合地点。

  连长薛峰的身前却已设好了一个简易沙盘:“大家看,今天二排主攻打得不错,但一排因为地势险要,向前推进较慢,二排攻击蓝方主阵地少了左膀右臂会怎样?”

  “敌人火力集中,正面攻击代价比较高。而且,助攻方向的敌人随时可增援主阵地,迂回包夹二排,非常危险。”一席话让刘排长头上直冒汗。

  “其实想想挺后怕,如果是打仗,全排兄弟可能就毁我手里了!”刘洪才回忆说,二排在战争年代涌现过许多“孤胆英雄”,敢打敢冲向来是战斗传统。

  “现在我们有了新认识,一兵一卒也要盯着战场全局。局部胜仗,弥补不了整体败仗。懂得战场抉择,才称得上真正的勇者。”

  时隔不久,一场更大规模的演练任务落在了六连头上,担负阻击任务的一排,对手居然是蓝方一个坦克连。

  简直不够对手塞牙缝的!考虑到兵力悬殊,上级的指示也只是“拖延敌人进攻时间”。

  蓝方仗着火力优势,一上来就发起猛烈进攻,然而,兵至壕前,蓝方坦克却刹住了车。

  “坦克怎么冲不动了?”前沿传回的图像,让蓝方指挥员大吃一惊——尽管没有工程装备,一排几十号人居然在短时间内,硬是靠人工挖出了一条宽达4米的反坦克壕,壕沟内布满了障碍。

  蓝方迅速派出工兵破障修路,十多辆坦克分两路从侧翼包抄一排,战局急转直下。

  前沿阵地被冲垮,一排却没有撤退,反而从小路奔袭,与对手继续绞杀在一起,设火障拦、埋地雷炸,火箭弹打光了,就抵近坦克用集束手榴弹炸……这是同归于尽的打法,硬是把数倍于己的敌人死死钳制在核心阵地前。

  这一仗,一排战士有三分之二被判“阵亡”!然而他们拼出来的宝贵时间,却让上级得以集结兵力提前歼灭蓝方主力。

  演练结束,电台里,红蓝双方首长同时发问:打阻击的到底是谁?!

  一排长柯细权一抹脸上的油烟,大声回答:“硬骨头六连!”

  敢打硬拼不是弱者的筹码,血性意志是强者的底气。顽强的战斗精神与过硬的打仗本领不可分割,必须在实战化训练中淬火

  这一次两栖战斗课题攻关,备受关注。担纲重任的硬六连,此前已厉兵秣马近一年。

  然而,真到了检验性演练那天,老天爷却先给出了一道刁钻考题——海上风力突然增大,惊涛恶浪逼近训练条件极限……

  突然,一个大浪迎面打来,载着突击队员的冲锋舟猛地往下一沉。紧接着,又是一个大涌袭来,舟头瞬间插入水中然后侧翻,8名战士全部被掀落在浪花里。

  钻出水面,大家搭着冲锋舟沿喘着粗气,二班长杨兵兵打量了一下四周。“坏了!还有3个人没浮上来。”杨兵兵招呼另两名战士立刻翻身潜入涌浪里。

  倒扣的冲锋舟下,3个模糊的身影被冲锋舟的缆绳死死缠住,杨兵兵见状,连忙拔出匕首,割掉缆绳,合力将他们一一托出水面……

  死里逃生,心有余悸,还接不接着往下练?

  “首长,刚才只是个小插曲,打仗的时候也不一定是风平浪静啊,让我们接着练吧!”

  在场的指挥员还在斟酌,没想到,刚刚才被救上岸的战士们,又站在了冲锋舟前……

  “都说硬六连的兵有血性,其实我们更明白一个理儿:平时多流汗,战时才能少流血。不练就过硬的打仗本领,再有血性也救不了命。”杨兵兵如是说。

  “硬六连为什么过硬?平时就把自己往绝境上逼!”师长顾中记忆犹新——

  那一年,上级组织两栖装甲步兵分队进行海上生存训练,六连官兵乘坐登陆艇在恶劣海况下连续航行5昼夜,超过一半的人晕船呕吐。航渡训练结束,一个个都是扶着舷梯下船。

  然而下船后,本可以登车回撤的硬六连却没歇一口气。连长一声令下,全连按战术要求一路奔袭“打”回宿营地,路上呕吐声不停,全连却无一人落下。

  前来迎接的上级机关领导含泪赞叹:这就是硬六连!这才是打仗的兵!

  打仗需要什么就苦练什么

  ■解放军报评论员

  一个又一个“第一”,塑造六连的连魂;一项又一项纪录,串起六连的连史。“硬六连”之所以硬,是因为实战标准硬;“硬六连”之所以强,是因为实战意识强。

  “守不忘战,将之任也;训练有备,兵之事也。”实战既是训练的标尺,又是训练的牵引。虽然先后经历由摩托化到机械化、由机械化到机械化信息化复合发展的两次转变,但“硬六连”始终坚持仗怎么打兵就怎么练,打仗需要什么就苦练什么,部队最缺什么就专攻精练什么。这样的训练,因符合实战要求而称得上真练实练,因贯彻实战标准而经得起实战检验。

  现在,危不施训、险不练兵,训练中消极保安全的现象并不鲜见。有的单位怕出事故,随意降低训练标准和难度强度,该拉的实兵不拉,该带的实装不带,该打的实弹不打。训练脱离实战要求,就是假把式,怎么练也是花拳绣腿,不仅浪费人力物力,而且会导致古人所说的那种结局——“刃不素持必致血指,舟不素操必致倾溺,弓不素习而欲战者,未有不败者”。

  离实战越近,离打赢就越近。只有按实战去训练,让训练与实战最大限度地达到一体化,才能在未来战场稳操胜券。学习“硬六连”的事迹和经验,最核心的就是训练要坚持真难严实,做到环境要真、内容要难、考核要严、演练要实,在近似实战环境中摔打磨砺部队,不断提高军事训练实战化水平,这样才能随时听候党和人民召唤,为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战之必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