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全民国防教育网_探寻飞行员纵横蓝天的体能秘笈 “金头盔”有颗大心脏
您现在的位置:苏州全民国防教育网 > 时事新闻 > 新闻分类 > 兵器大观 > 我军武器装备现状
时事新闻

探寻飞行员纵横蓝天的体能秘笈 “金头盔”有颗大心脏

更新时间:1970-01-01 08:00:00 作者:

   一弯新月挂在窎远的苍穹。清冷的月色里,“金头盔”飞行员宋辉驾驶战机呼啸着从南国某军用机场跃起,掠入长空,惊鸿一瞥中,留下了尖锐刺耳、撼人心魄的轰鸣声……

    这是新春伊始,广空航空兵某师正在进行的一次例行跨昼夜飞行训练。九十分钟后,宋辉完成空中飞行训练任务,驾驶战机翩然着陆,动作敏捷潇洒。

    走下战机,这个高大帅气的小伙子径直来到机场指挥塔台下面的飞行员休息室。我们的采访就此开始。

    宋辉双目炯炯有神,你根本看不出这是一个从下午两点以来已经在飞行岗位值班近8个小时,且两上长空“战斗”了好几个小时的飞行员。谈到自己的良好体质,宋辉一脸轻松。他捋起右腿,小腿上贴的一块膏药分外醒目。“这是今天上午踢球时,与别人对脚撞上的,受了点皮外伤。小意思,不影响今天下午和晚上的飞行训练。”

    该师政治部主任张云德告诉记者,师里非常重视飞行员体能素质培养,确保飞行员遂行任务所需要的充沛体能。

    “金头盔”是体育迷

    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东西。

    1985年出生的广空航空兵某师飞行员袁星肯定没有想到,自己会在27岁那年,成为空军最年轻的“金头盔”获得者。

    尽管时间过去了一年多,但是每每回忆起2012年深秋在西北大漠展开的空军第二届自由对抗空战考核,这个略显腼腆的小伙子还是一脸喜色——在那次空中对抗中,袁星过关斩将,一举摘得“金头盔”。要知道,这顶“金头盔”可是象征着空军战斗机飞行员空战能力的最高荣誉,自2011年空军组织首届自由对抗空战考核以来,一年比拼一次,每年只有屈指可数的飞行员才能有机会问鼎。

    当然,要成为一名“金头盔”,需要过硬的综合素质。强健的体魄、冷静的心理、优秀的技战术等等,缺一不可。而在袁星看来,所有这一切,都离不开良好的体能素质。

    这位习惯于驾机驰骋长空的飞行员,对速度似乎有着天生的敏感。身材不高,看起来并不是很壮实的他,百米速度接近12秒,超级喜爱看F1比赛。“在航校学习期间,只要时间允许,每个周末F1比赛我绝对不会错过。舒马赫、莱科宁、阿隆索、马萨、汉米尔顿、维特尔……这些在F1赛道上风驰电掣的围场高手,给我紧张的大学生活平添了无数激情和乐趣。”虽然现在飞行任务繁重,已经有一年多时间没有看过F1赛事直播了,但是那些熟悉的名字、那些熟悉的面孔、那些让人热血贲张的赛道缠斗,依旧在袁星的心底萦绕。“去年底舒马赫滑雪脑部严重受伤,也不知道现在恢复得怎样了?”听说记者也是个F1车迷,袁星显得很兴奋,跟记者讨论起当前围场热点。

    与袁星一样,广空航空兵某师的飞行员都有自己迷恋的体育项目,都有自己喜爱的体坛偶像。“我们的飞行员都爱运动,尤其喜欢球类运动,像足球、篮球、羽毛球等。说起那些大牌体育明星,像梅西、C罗、科比、詹姆斯、林丹、李娜……个个如数家珍。我本人就特别喜欢踢足球,每天只要时间允许,都要在我们自己建造的沙滩足球场上踢场球,出一身汗,浑身通畅,精神饱满,工作起来更有劲儿,工作效率也更高。”提起体育锻炼,师长刘树伟津津乐道。

    事实也确实如此。采访中接触的飞行员,神采勃发,充满青春活力。尤其让人羡慕的是,他们都拥有极好的体能素质。“这首先得益于上航校期间接受了系统锻炼。”空军首届“金头盔”获得者、该师飞行员王海峰告诉记者,“那时候体能训练强度很大,周一到周五,每天都要跑5000米或者10000米。针对刚入校时体能差的学员,还开设了针对性很强的体能提高班。学员们通过长跑和游泳练耐力,通过综合器械练力量,应该说,每个学员在毕业时的体能状态是最佳的。到了部队成为真正的飞行员后,最重要的就是如何将体能保持在最佳状态,确保飞行任务顺利完成。”

自从踢起沙滩足球,飞行员发现肺活量明显增大了

    网球明星李娜在春节前刚刚结束的2014年澳网大满贯赛中,一路过关斩将最终捧得女单桂冠。谈及自己的网球生涯,这位亚洲网坛一姐深有感触:没有任何一场比赛会轻松胜出,尤其是在高手云集的大满贯赛场上。

    这句话同样适用于瞬息万变的空战。自2011年空军组织首届自由对抗空战考核以来,广空航空兵某师连续三届都有飞行员榜上有名,勇夺“金头盔”。

    就像一架先进的战机,为了性能出众,就必须得用高质量的材料来打造一样,“金头盔”获得者,要想拥有过人的技战术水平,体能综合素质必须出类拔萃。出于培养更多“金头盔”的初衷,和为打赢未来空战增添筹码,广空航空兵某师从未放松过飞行员的体能训练。

    走进该师室内“文化广场”,4块标准的羽毛球场一字排开,飞行员正在场地上闪转腾挪、劈挑扣杀,这里是他们青睐有加的体育运动场所。

    “如果天气不适合室外运动,我们会组织飞行员来这里锻炼。”见到记者走过来,“金头盔”宋辉放下羽毛球拍,“打羽毛球既是一项体育活动,也是一种有助于飞行的训练。”在这位羽毛球高手眼里,他能找到这项文体活动与飞行训练相关的结合点——

    接发球,需要快速找准球的轨迹,练的是眼疾手快;回球,需要力量和方位恰到好处,练的是力道把握与巧力使用;双打,需要攻防合理分配,练的是无间配合与高度默契。就这样,本属于纯粹的体育活动,在飞行员的眼里平添了飞行训练的涵义。

    “在空中执行任务,飞行员的神经就像一根绷紧的弦,回到地面必须适当放松。”某团团长吕广坤认为,训练张弛有度才能达到最佳效果。

    怎样才能让体能训练既有趣味性,又能有效锻炼飞行员的体质、提升空战能力?

    该师经过广泛调研,决定建一座沙滩足球场,在娱乐中增加运动的强度。

    阳光初照的时候,沙滩足球场上已是呐喊阵阵,飞行员们分成两队,在“沙场”展开激烈攻防。“金头盔”王海峰在场上担任守门员,面对对方进攻队员的狂轰滥炸,他高接低挡,反应敏捷,力保城池不失。

    “沙滩足球是个很费体力的运动。人在沙堆上奔跑,深一脚浅一脚的,要比在草地上跑起来费力多了。”训练间隙,王海峰走到场边,跟记者聊起沙滩足球的感受,“明明使上了全力,就是行动缓慢;即使正常行走,也如同在沼泽地举步维艰。”

    正在沙滩足球场上与飞行员们同场竞技的刘树伟师长,看见记者后一个蛇行跑来到场边打招呼。这个飞行员出身的师长,对自己提议修建的这块沙滩足球场颇为得意,“因为沙子阻力较大,在上面踢球只有不断调整呼吸才能较好地保持体能。自从踢起了沙滩足球,我们的飞行员发现自己的肺活量明显增大了。”

    飞行员要面对的另一个生存空间,便是水上。万一遇到险情,不得不在海上跳伞,能多挺一分钟就多一分生还的希望。

    尽管从航校毕业时,所有飞行员已经掌握了游泳技能,但增大飞行员肺活量,强化水上自救能力,仍是该师飞行员体能训练的重头。为此,游泳池又成了该师飞行员另一个训练场所。

    事实上,与其说是训练不如说是竞赛。自由泳,他们4人一组比速度;蛙泳,他们以1000米为基础距离拼耐力;憋气,他们在深水区体验高水压下的极限时间。

    持续不断的针对性体能训练,让该师飞行员造就了“大心脏、大肺活量”,也让他们拥有了更广阔的生存空间。

   人们看到的是飞行员驾战机在空中灵敏行动,却不知道飞行员巨大的体能消耗

    航校的体能锻炼,就像充电过程,飞行员在这里恣意汲取能量,使自己像满油带弹的战机一样活力四射。

    “刚开始接触长跑训练,不仅要按时跑完路程,中间还要增加变速跑,很多人还没跑完就吐了。”回忆航校的体能训练,“金头盔”袁星看似谈笑风生,但有过体能强化训练经历的人都知道,跑步跑到吐的滋味并不好受。

    从航校毕业后,袁星并没有降低对自己体能要求的标准。天气好时坚持每周跑2-3个5公里,提升耐力;天气不好时以俯卧撑、仰卧起坐、臂力棒、负重深蹲起为主,加强颈腰部肌肉力量,强化抗荷能力;定期进行滚轮、旋梯训练,增强对错觉的识别能力。“一段时间不锻炼,就感觉浑身不自在。”袁星已经养成了体能锻炼的习惯,“我们飞行员对体能训练都很重视,也正是长时间对身体机能的强化锻炼,让我们拥有了完成各种长时间、大强度、高标准的军事任务所必备的良好体能。”

    2012年,该师某团奉命执行高原驻训任务。“前方‘敌机’一批两架!”一场在高原上空举行的对抗演练帷幕刚刚拉开,指挥所便发出敌情通报。肖会东驾机一个急速侧转,如鹰隼扑击,身体一下子被紧紧地压在座椅上,此时,由于载荷过大,驾驶杆已经出现了“抖杆”,他全神贯注,稳稳地握住驾驶杆,专注于胶着的空战:中距快速搜索截获、抢攻、规避,中转近之后,近距缠斗更趋激烈……人们看到的是飞行员驾战机在空中动作灵巧敏捷,却不知道飞行员在座舱内巨量的体能消耗。正如航空医学专家所说:“在低海拔地区飞行做3至4个G的载荷,到了高原上空就相当于5至6个G。”

    “在内地跑一等转进上飞机,飞行员一点费力的感觉都没有,而在高原跑一等转进心跳得就十分剧烈。”参加了高原驻训任务的飞行员张有云对当时的感觉记忆犹新。

    “如果不提前积蓄充足的体能,在高原上就会感受到什么叫有心无力。”师参谋长丁东宁告诉记者,上高原之前,他们专门邀请相关专业人员为任务飞行人员科学详细制定体能训练计划,有针对性地提高抗高载荷对颈椎腰椎损伤的防护能力和颈肌拉力,强化耐氧能力。

    一次次体能训练积蓄的能量,在高原上成了飞行员们保护身体的无形盔甲,让战斗力得到全面发挥。

    高空高速就像一面放大镜,体能上的任何短板都会被放大

    “如果抗荷能力不行,大载荷机动时别说身体受不了,就连呼吸都会显得吃力。”说这话的是王海峰,这位“金头盔”深刻体会到,飞行员没有较强的抗荷能力,即使驾驭再先进的战机,也发挥不出其应有的性能。

    有氧训练中,王海峰坚持每周3次20至30分钟慢跑训练,并将心率维持在“有效心率”范围内,同时遵循渐增超负荷原则,加强力量训练,增强肌肉的肌力和耐力,提高抗荷能力。

    “高空高速就像一面放大镜,体能上的任何短板都会被放大,一点小毛病都可能成为致命的因素。”师长刘树伟从事飞行事业30多年,谈到飞行事业对飞行员体能的要求,他有着自己的深刻见解。

    前不久,该师国产新机团参与一场多兵机种远海空中进攻演练。“长时间空中滞留,还要时刻保持注意力高度集中,没有过硬的心理品质很难完成任务。”回忆当时任务的感受,2012年“空战能手”得主、该师某团参谋长田野至今认为良好的体能是完成任务的必要前提。

    师政委陈德民对人在战争中的地位有着深刻的认识:“从冷兵器时代的人海战术到高技术条件下的信息制胜,人的因素从来都没有在战争中弱化过,相反,愈加显得重要。”他指着正在综合训练场上进行训练的飞行员们说,“就如在问鼎‘金头盔’的征途上,飞行员的体能素质始终占据着不可替代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