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全民国防教育网_强军路上的弹道人生
您现在的位置:苏州全民国防教育网 > 时事新闻 > 新闻分类 > 军事前沿 > 军事前沿
时事新闻

强军路上的弹道人生

更新时间:1970-01-01 08:00:00 作者:

    写在前面的话 枪,是军人的第二生命;枪,是战士手臂的延伸。恩格斯曾指出:“枪自己是不会动的,需要有勇敢的心和强有力的手来使用它们。”追求人枪合一的境界,就必须研究、琢磨手中武器的“脾性”,明白其在各种作战环境中的技战术性能,实现装备效能最大化。

    血性在胸,使命催征。今天呈现在读者面前的几位精武人物,他们将敢打必胜的信念融注手中的手枪、步枪、狙击枪,练就了百步穿杨、百发百中的硬功,关键时刻敢于用枪说话,能够用枪说话。从他们身上,让人想起一句话:没有一颗打仗的心,就干不好打仗的事;只要想着打仗,就没有想不出的办法。

    武警宁夏总队某部大队长韩允洲——

    每一发子弹都弹道有痕

    记者刘彦军特约通讯员雷铁飞

    精武星路:韩允洲,陕西榆林人,1981年6月出生,1998年12月入伍,被表彰为“全军优秀指挥军官”,当选第十五届“中国武警十大忠诚卫士”,先后荣立一等功1次、二等功1次、三等功5次。

    参加团以上射击比武,30余次夺冠,探寻武警宁夏总队某部大队长韩允洲的精武之路,记者从厚厚几大本笔记里的1200多个“胸环靶”中找到了些许答案。

    笔记本里的第一个“胸环靶”是“光头靶”。那次实弹射击,5发子弹4发脱靶,无地自容的韩允洲当晚画下这个“光头靶”。此后每次射击完毕,韩允洲不仅把成绩、弹着点画出来,还将情绪、天气、距离、体能等因素对射击的影响和自己的反思、感悟一一记录下来。慢慢地,韩允洲发现“胸环靶”大有文章,透过一个个弹孔,他琢磨出了门道。

    “神枪手是用子弹堆出来的,但每发子弹都要有效益。”随着笔记本里的“胸环靶”越来越多,韩允洲从中总结出一套“四我”射击训练法,即“自我”:先在近距离射击增强自信;“有我”:培养“动枪即有弹”意识;“忘我”:击发时追求物我两忘境界;“超我”:加大射击距离、缩短射击时间,寻求潜能突破。

    参加武警特种学院入学考核时,22个课目,韩允洲拿了其中21项第一。进入大学,正想喘口气的韩允洲收到一位领导送来的特殊礼物:连续三次蝉联世界军警射击比赛冠军的匈牙利射击教官西蒙·尼的训练视频和文字资料。西蒙·尼无论使用短枪还是长枪,面对静止目标抑或空中翻飞的飞碟,都能弹无虚发。韩允洲找到了新的目标,并暗下决心:做一名中国警营的“西蒙·尼”!

    2012年,韩允洲代表武警部队赴以色列参加特勤业务培训,与其他4个国家的教官一起切磋技艺。考核时,他在18个课目的射击中弹无虚发,法国教官盖尔赞扬他:“你是天生的射手!”

    矢志精武,韩允洲的警营人生写下一串精彩:2009年,他摘得武警部队特战分队手枪快速射击桂冠;2010年,他勇夺武警部队特战分队骨干集训比武指挥专业个人综合第一名;去年冬天,在宁夏回族自治区政法系统运动会上,他又获得手枪精度射击比赛第一名,笔记本里又多了一张弹着点全是十环的“胸环靶”……

     精兵礼赞

    一千二百余张胸环靶纸,近十万条弹道轨迹,韩允洲,你把无痕的弹道化为有痕的人生,把忠诚卫士的信念追求镌刻在戈壁警营。

 陆军第38集团军某旅副参谋长陈国韬——

    因材施教带出千余狙击骨干

    黄冠军特约记者马仕府

    精武星路:陈国韬,山东平度人,1977年11月出生,1997年9月入伍,先后参加全军、全国和国际性重大任务30余次,被评为“全军十大学习成才标兵”,荣立二等功3次、三等功2次。

    2月22日晚上,一个寻常的周末,被保送到陆军军官学院学习的陆军第38集团军某旅战士宁存灿、张雷雷,分别给该旅副参谋长陈国韬打来电话,交流近期狙击枪射击的研究心得。

    这俩“准军官”都是陈国韬带出来的兵。该旅政委李树元告诉记者:“陈国韬先后组织不同级别的比武集训30余次,培养狙击骨干1000余人,其中4人荣立一等功、24人荣立二等功、100余人荣立三等功,8人提干,100余人被评为特等狙击手。”

    翻开陈国韬的精武档案,他参加集团军、军区、全军和国际性比赛时均取得过第一名。训练场上,陈国韬以善于科学组训、因人施训著称。

    2008年盛夏,燕山腹地,一个个队员进入射击地域,枪响靶落,49环,50环……听着报靶声,有的队员脸上露出几分得意,陈国韬却当场泼了冷水:战场上“一枪毙敌”,必须十环之中打“十环”。这里的“十环”,即直径10厘米的靶心内再镶嵌一个直径5厘米的小环靶。

    队员王勇平时射击成绩不错,可心理素质跟不上,一到考核时就紧张。“来,你把我当人质,把靶子当恐怖分子!”那天,陈国韬站在100米外的靶台上,吼着让王勇开枪。

    王勇趴在地上,一身冷汗,瞄好了就是不敢打。“不打,你永远成不了真正的狙击手!”陈国韬用对讲机高声大喊。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终于信心战胜了犹豫,王勇扣动扳机。枪响了,正中靶心。正式考核时,王勇等10名队员被评为军区十大特等狙击手。

    2012年3月,总部指示北京军区组建狙击手集训队,代表全军走出国门参加“金鹰-2012”国际特种狙击手比赛。陈国韬被点将担任狙击总教练,中国参赛队取得了17项比赛课目的14个第一。

    去年7月,全军特种作战比武在某训练基地举行。有人建议用参加“金鹰-2012”国际特种狙击手比赛的原班人马,他们基础好,夺冠希望大。担任领队的陈国韬却坚持启用新人,让更多狙击骨干在大赛中历练。决赛时,他们夺得2金1银、总评第一的好成绩。

     精兵礼赞

    以血肉之躯为战士提供实射参照,凭智谋胆识让战友国际赛场扬威。陈国韬,你所带学生胸前佩戴的一枚枚军功章,就是“名师出高徒,严师练精兵”的最佳写照。

 吉林省军区某边防团教导队队长陈星——

    暗夜,他为子弹擦亮“眼睛”

    记者牛 辉特约记者孙 健

    精武星路:陈星,湖北荆门人,1987年6月出生,2004年12月入伍,参加沈阳军区、全军比武获得8枚金牌,先后被评为“全国优秀共青团员”“全军优秀士官”,荣立二等功3次、三等功1次。

    隆冬的子夜,茫茫雪野中寒气逼人,身着雪地披风、趴在雪窝里的吉林省军区某边防团教导队队长陈星,在静静地守候目标出现。突然,前方丛林闪过一记亮光,陈星迅速据枪、瞄准、击发,出膛的子弹如同长了眼睛,准确命中150米外靶标上只有碗口大小的靶心。

    “好一个‘暗夜猎手’!”报靶后,一同参训的十余名狙击手禁不住暗自喝彩。“暗夜猎手”雅号的由来,不仅因为陈星曾在上级组织的侦察专业比武中多次斩获金牌,更因为他把大家普遍认为最难训的夜间狙击课目练成了自己的拿手绝技。

    2009年6月的一个夜晚,大连某训练基地内一片漆黑。90名狙击手在这里迎来沈阳军区侦察专业比武的“收官战”——夜间狙击课目考核。21时许,陈星和其他队员进入射击地域,他一边调整呼吸让自己放松,一边将注意力集中到脸、耳、手等能够感官周围环境的部位。这一刻,大脑迅速地估算着场内的风向和风速。突然,远处一个间断闪烁、代表“敌”机枪向我阵地进行点射的亮点出现。陈星迅速用左手调整风向风速偏差的密位,5发子弹呼啸而出直中靶标。那次比武,陈星一人斩获协同、精度、夜间等三个狙击课目的金牌,总评成绩第一。

    “作为狙击手,最重要的是练好战场感觉。”陈星告诉记者,战场上狙击手比拼往往是心理的较量。每次训练尤其夜间据枪训练,陈星总是利用一切机会琢磨身边的一草一木,并把身体各部位对周边环境的感知情况记录下来。寒来暑往,陈星渐渐地把风霜雨雪对夜间射击的影响等数据转换成了一种感觉,狙击枪上的分划和密位,则成为他与狙击枪、战场连成一体的纽带。

    “即使给他一把从未摸过的枪,他也能在最短时间内和它形成默契。”陈星所在团领导的话,在2013年7月陈星参加的全军特战比武中得以验证。面对临时下发、从未摸过的新式狙击枪,陈星边射击边调整感觉,最终带领小组取得了1金2银的战绩。

    精兵礼赞

    世上无难事,只要敢登攀。陈星,你化风霜雨雪为战场感知数据、视分划密位为人枪合一纽带,用知识和汗水让子弹在暗夜划出精准的弹道。

 新疆军区某特战旅四连副连长夏力哈尔·布拉提别克——

    用汗水浇铸金牌

    记者孙兴维特约记者毛德海

    精武星路:夏力哈尔·布拉提别克,新疆阿勒泰人,哈萨克族,1986年1月出生,2003年12月入伍,先后被评为“优秀四会教练员”“特战尖兵”,荣立二等功1次、三等功2次。

    雄鹰,是哈萨克人的吉祥物,它有一双锐利的眼睛,以勇猛无畏著称。新疆军区某特战旅四连副连长夏力哈尔·布拉提别克多次在上级组织的比武中夺冠,并于去年8月摘得全军特战比武竞赛城市特种射击课目金牌。战友送他一个雅号——“振翅高飞的雄鹰”。

    该旅官兵知道,从“雏鹰”到“雄鹰”,夏力哈尔洒下了常人难以想像的汗水。

    来到憧憬已久的军营,自小喜欢舞枪弄棒的夏力哈尔对枪的热爱,到了痴迷的程度,就连擦枪后也想法子在兵器室多呆一会儿。然而,夏力哈尔遇到的第一个“拦路虎”是语言障碍。他从书店里买来哈汉双语书籍,利用点滴时间反复学习,并虚心向身边的同志请教。半年后,夏力哈尔不仅可以用汉语写个人总结,熟练进行汉语会话,还能读懂射击训练教材。此时,一本双语词典已被他翻得磨破了边。

    “把每一次训练当成实战。”训练场上,夏力哈尔经常是衣服干了又湿,湿了又干,袖口、衣领、后背上一层盐霜盖着一层盐霜。

    至今,夏力哈尔“眼泪淹死蚊子”的故事仍让战友们津津乐道。2008年夏季的一天,在据枪、瞄准训练中,一只蚊子扑进夏力哈尔的右眼,因教官没喊停,任凭蚊子在眼睛里“挣扎”,他丝毫未动,半小时后蚊子被眼泪冲了出来。结果,他的眼睛肿得只剩下一条缝。凭着这股狠劲和韧劲,夏力哈尔练就了一身特战硬功。

    去年年初,夏力哈尔一路过关斩将,成功入选全军特战比武竞赛集训队。为提高据枪稳定性,他从一开始枪口处挂水壶据枪瞄准1分钟,到后面挂一块大砖头瞄准10分钟……几个月下来,夏力哈尔的手掌、肘部和膝盖上全是厚厚的老茧,有时候手、腿肿得吃饭拿不起筷子、上厕所蹲不下腿。集训考核时,夏力哈尔以4发子弹、用时4秒、命中40环的优异成绩勇夺城市特种射击课目金牌。

    “一人强不算强,我要争取带出更多的特战尖兵。”如今,任排长仅一年就被破格提拔为副连长的夏力哈尔,又瞄准新的目标发起冲锋……

    精兵礼赞

    轻松之时,唯有昨日。夏力哈尔,天山脚下飞来的哈萨克“雄鹰”,以精武践行使命、用汗水浇铸人生,那无痕的弹道就是你矢志军旅划出的青春彩虹。

广州军区某旅装步四连连长贺源

    非专业射手的“专业经”

    记者王雁翔通讯员李翔宇

    精武星路:贺源,湖南溆浦人,苗族,1986年12月出生,2009年7月毕业于国防科技大学,先后被表彰为“全军爱军精武标兵”“全军优秀教练员”,荣立二等功1次,2013年3月当选为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

    “成长为一名优秀狙击手,至少需要几年的艰苦训练,光子弹就要消耗几万发,咱们连长只用半年时间就成为全军‘特等射手’……”听到老兵向刚下连的新战士讲述自己的故事,广州军区某旅装步四连连长贺源摆了摆手,一脸淡然。

    一个传奇故事的背后,必然会有一段不平凡的经历。2010年年底,上级组织狙击手集训。时任排长的贺源怀着好奇报了名。没想到,他第一次拿起狙击枪,竟然5发子弹打出了50环的成绩,并一路过关斩将,闯入集团军集训队。

    但是,痛苦也接踵而至。初春的桂北细雨沥沥,在一次紧急行动中,贺源左脚大拇指受伤,指甲盖坏死掉落,一动,痛得龇牙咧嘴。每天单调重复的高强度训练和随时都有可能被淘汰的心理压力,使贺源的情绪陷入低谷。

    “战士的血性,就在于一往无前的冲锋!”集训队队长赵乾看贺源是个好苗子,就一次次与他聊天,为他鼓劲,帮他调整心态。

    激情复燃,善琢磨的贺源把心思全放到了训练上。风向对射击影响比较大,别人背记风偏修正数据表,他梳理研究自己的风偏修正体会。狙击枪首发弹容易跳弹,他从据枪动作、环境影响、武器性能等方面入手,认真记录、推算、分析,用自创的“时间调整法”克服跳弹的影响。

    为提高据枪稳定性,贺源坚持“垒叠弹壳”训练──在枪管上叠放5枚子弹壳,连续瞄准20分钟,每掉一枚增加10分钟。晚上,他蒙上眼睛,凭感觉将一根细线往小小的针眼里穿,并让人忽然弄出一些声响进行干扰。对此,贺源解释说,他在练性子,急性子的人当不了狙击手。

    “战场上,狙击手没有‘第二枪’。无论任何环境,子弹从你的枪膛里出去,都要像长了眼睛,做到枪左晃左十环、右晃右十环、不晃中心十环。”贺源认为,与人一样,每把枪都是有生命和个性的,只有摸清了它的脾气,射击时才能知道它啥时会有啥变化。

    为期两个多月的集训很快结束,在6个射击课目、10轮考核中,贺源脱颖而出,进入第一期全军非特战专业狙击手集训队。

    “又是一番寒彻骨”。2011年5月中旬,集训考核拉开战幕,面对特设的恶劣战场环境,贺源沉着应对,最后以优异成绩被评为全军“特等射手”。

     精兵礼赞

    练就百步穿杨的狙击硬功,追求人枪合一的忘我境界。贺源,你用激情燃起自身潜能,靠智慧掌控手中利刃,不愧为新型高素质的精武标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