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全民国防教育网_军报:军队国家化是伪命题 有人曲解毛泽东主张
您现在的位置:苏州全民国防教育网 > 时事新闻 > 新闻分类 > 众话国防 > 党政军首长话国防
时事新闻

军报:军队国家化是伪命题 有人曲解毛泽东主张

更新时间:1970-01-01 08:00:00 作者:

 原标题:“军队国家化”是个伪命题

  据解放军报4月11日报道,说到我军的地位和作用,就不能不说到我军的归属。我军自建军以来就是党绝对领导下的人民军队,始终听从党的指挥,正如习主席所指出的,必须“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和制度”。但近年来,有一种观点一直蛊惑人心,这就是所谓的“军队国家化”。这一观点认为,一国之军队,既不应为某些特定社会成员拥有,也不应属于某个政党或集团,而应当“非党化、非政治化”,一切为国家所掌控,实行军令政令统一,唯国家命令是从。

  这个观点乍听貌似有道理。一方面,国家需要军队,只有拥有一支强大力量的军队,国家的主权、安全和发展才有保障;另一方面,国家养育了军队,军队的全部经济支出来自于国家财政收入,军队理所当然地要效忠于国家和人民。

  但是,这个问题对于当今社会主义中国,则是一个伪命题。

  首先,我们必须要搞清政党与国家的关系。就世界大多数国家特别是西方国家而言,政党不过是不同群体争夺利益的载体,一个政党所代表的大都是一个群体或一个阶层的利益,是不能也无法代表整个国家和民族利益的。即使通过选举成为执政党,但也只能代表更多一部分人利益而已。况且,在执政问题上存在着激烈的党派之争(其实质是不同集团的利益之争),可谓是“你方唱罢我登场”,争夺常常处于白热化。在这样一个背景下,政党显然是不能拥有军队的,如果拥有军队,不仅国家和民众的意志无法得以体现,而且在竞争执政地位问题上也无法体现公平,甚至因此而发生武装冲突,国家永无宁日。但是,中国共产党的性质和中国特色社会制度与此完全不一样,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各族人民利益的代表,没有自己一丝一毫的利益,所争取的一切都是整个国家和全体人民的利益,党的意志体现的就是国家的意志、人民的意志。军队服从党的意志,实质就是服从国家的意志、人民的意志。因为有这样一个等同关系,军队理所当然地要服从党的绝对领导,听从党的指挥;也只有听从党的指挥,才能体现作为国家和人民军队的性质。对此,邓小平同志曾指出:“我确信,我们的军队能够始终不渝地坚持自己的性质。这个性质是,党的军队,社会主义国家的军队,人民的军队。”这可以说是对我军性质及归属最科学的概括。由此可见,使我军脱离党的领导的所谓“军队国家化”的言论在社会主义中国是毫无意义的。

 

  从我军履行的使命任务情况看,在战争年代,我军为了民族的独立、人民的解放而英勇作战、流血牺牲;和平时期,为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人民利益提供保障,为维护国家发展提供战略支撑。所有这些职能的发挥,说到底都是为了国家的利益、人民的利益,它既非为一党之所用,也不曾为少数人所役使。我们党的宗旨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党所领导的军队所奉行的宗旨自然也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看一个组织有什么样的属性,不是看它叫什么名称,说什么好听的话语,而主要看它履行什么样的职能和使命。既然我军的一切行动都为了国家为了人民的利益,并为此而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某些人所谓的“军队国家化”的叫嚣还有什么意义呢?

  一定程度上说,“军队国家化”只有在国家党派纷争、你争我夺,没有成为统一的国家、军队归属不清的情况下,才有提出的意义。抗日战争胜利后,国共两党对“建立什么样的国”的问题存在分歧,因而也就必然出现了军队要不要“国家化”的争论。蒋介石为了达到独裁的目的,以“军队国家化”为幌子,要中共交出军队,其实质是要把我党创立的武装力量化为军阀的军队。我们党为了争取和平民主建国的可能,提出了和国民党及其他党派共同建立民主联合政府的主张,实现国家民主化,随后与国民党一起将武装力量交出,归属于国家新政权即联合政府的领导。这也就是1945年9月毛泽东同志在回答路透社记者提问时指出的:“我们完全赞成军队国家化与废止私人拥有军队,这两件事的共同前提就是国家民主化。”毛泽东同志这个主张的背景很清楚,为防止国家分裂或防止个人独裁,应当使军队国家化。可是现在一些人不顾历史背景,把党的领导人在特定历史条件下对“军队国家化”的主张拿到当前来为其错误观点作辩护,这无疑是断章取义、移花接木,是不足为论的。(翟从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