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全民国防教育网_五大颠覆性技术影响国防安全
您现在的位置:苏州全民国防教育网 > 时事新闻 > 新闻分类 > 兵器大观 > 我军武器装备现状
时事新闻

五大颠覆性技术影响国防安全

更新时间:1970-01-01 08:00:00 作者:

 要点提示

  ●如果讲战争制胜的新机理,那就是创新力;信息化军队、智能军队本质上就是创新型军队。

  ●未来反导系统中将出现激光武器,我们所看到的下一代战争,必然是基于自主系统的光战争。

  ●每个变革拐点处,都存在发展道路重新选择的问题,重在把握真正的历史机遇、战略机遇。

  未来战场将产生五大颠覆性技术,引领制胜机理创新

  人类进入了一个创造神话的时代,各类新技术、新技术群纷纷亮相,究竟谁最具“颠覆性”,并能成为变革浪潮的下一个引领者?在确定下一代技术发展重点时,美国防部调研了60多名不同类型的专家,包括未来学家、社会伦理学家、国防政策专家、实验室主管和风险投资家,在经过一系列兵棋推演后他们得出结论:5种技术对未来的颠覆性潜力最为突出,对国防安全可能产生重大影响。

  一是自主式系统,或叫智能军事系统。如已经和正在走向战场的无人机、机器人等无人作战系统,它们正使信息化军队走向高级阶段——智能军队。首先给情报、监视、侦察、体系对抗及反恐作战,带来革命性变化。当前,自主系统的关键支撑技术——机器人、人工智能、软件等在市场的牵动下迅猛发展,为研发体型小巧、造价低廉的自主系统开辟了广阔空间。无人自主系统已受到军事大国高度重视,将其视为争取未来优势的重要砝码。

  二是定向能武器。定向能武器通过毫米波、高功率微波、激光或电磁脉冲产生作战效果。这些技术主要用于替代或改进传统弹药,或用于非致命武器。特别是激光武器,作为一种可隐身、“零飞行”时间的高精度武器,可同时打击多个目标、拥有无限量“弹药”,能大大提高部队和设施的防护力,对抗精确制导武器和多种自主系统具有特殊功效。

  三是网络能力。随着网络空间和现实社会日益密不可分,网络安全的概念已被网际安全概念所取代。对网络空间的战略管理及网络国防建设,正在颠覆着传统的国家安全观。

  四是3D打印技术。这一技术能就地利用可用材料,“打印”武器装备的特定部件,显著改变装备制造流程,提高装备的战术适应性,从而为军事后勤保障带来巨大变革,在根本上影响国防工业。

  五是人体机能改良技术。人体机能包括体能、认知和社会情感功能。人体机能改良技术,是指通过生物科学和遗传基因技术等提高或降低人的机能。

  从哲学高度讲,军队仍然可分为“认知域”和“行动域”两个方面,新技术革命仍然沿着“辅人律”“拟人律”和“协调平衡发展律”的轨迹在创新发展。20世纪前期及其以往的军事变革,都是新技术在“行动域”(机动力、打击力、防护力等)的突破引发的;20世纪后期兴起的军事变革,是新技术在“认知域”的突破引发的。这两个领域里的技术突破,越来越走向协调与平衡创新阶段。在这条平衡创新发展的道路上,智能化自主式系统与定向能武器系统在今后一二十年内,将成为军事变革主潮流。伴随着这个主潮流还会有急速发展的支流。变革浪潮发展到一定时期,原来的主潮流趋于平衡,潜在的发展着的支流逐步打破原有平衡,跃升为主潮流,使军事变革进入到一个更新的时代。所以如果讲战争制胜的新机理,那就是创新力;信息化军队、智能军队本质上就是创新型军队。

 “颠覆性技术”背后的战略思想,对制胜追求更为重要

  新技术引发军事领域的变革,并不是自发的过程,而是一个战略思想选择新技术,使之成为一定时期核心军事能力、并创新“游戏规则”的过程。人始终是军事变革的主体。特别在新技术群大量涌现的当今时代,战略思想的确定才是主要的。

  2011年美国智库“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发布了一份《日渐成熟的军事革命》的报告,强调指出:之前的军事革命产生了新的核心作战能力即基于信息技术的精确打击能力,这一能力的成熟与扩散为21世纪中期的作战方式带来根本变化,美军因此面临着新挑战。这些挑战包括:基于信息技术的精确打击能力对太空与网络空间的依赖加重,使“潜在对手”看到了美军“七寸”;对手大力发展“反介入/区域拒止”精确打击系统,使美军以航母编队为代表的海上生存能力面临挑战;传感器与地对空导弹的快速发展,使美军隐形技术优势受到削弱;在优势战场态势感知基础上的远程精确打击能力的提高,促使地面部队向小型化、轻型化转变,美军未来将面临“杂乱”的战场环境;精确制导武器的不断扩散,使美军向海外投送大规模重型部队将付出惨重代价。报告还指出,基于信息技术的精确打击能力的扩散,使美军必然面临“资产递耗”的战略困境。也就是说,世界上一些新兴力量以发展精确打击能力不断增强对美军的反制,迫使美军作战行动代价不断提高,从而使其部分核心能力成为“递耗资产”。

  这份报告显示,美军正在掀起的下一轮新军事变革浪潮或者说“成熟的军事革命”,在目标性、指向性、针对性上比前一阶段要明确得多。海湾战争后,美军提出新军事变革时,苏联已经解体,美军是在战略对手不明确的情况下,依据新技术的发展提出变革理论与蓝图,针对性差。所以,他们感到是“不成熟的变革”。自从美提出“重返亚洲”,有了明确的针对性、指向性,自然也就显得“成熟”了。因此美国提出的“成熟的新军事变革”,强调要针对“基于信息技术的精确打击能力的扩散”谋划新的“颠覆性技术”。《日渐成熟的军事革命》以中国军队精确打击能力提升为借口,竭力鼓吹“中国威胁论”,明确指出:“中国不断增长的反舰弹道导弹和反舰巡航导弹,可以从空中、水面和水下发射,使进入中国‘介入/区域拒止’范围的美国航母战斗群面临越来越大的危险。”甚至耸人听闻地宣称:“航母主导海洋的时代即将结束。”美军基于这样一种战略设想,着重发展那些高效节约的“颠覆性技术”,莫过于在“大数据”支撑下的自主系统,和以激光武器为代表的包括微波、核电磁脉冲在内的定向能武器的结合。

  “大数据”,是在智能时代获取决策优势的“虚拟作战参谋部”;自主系统即无人作战系统,可保证美军真正实现“零伤亡”;激光武器,可用最低廉的“成本战法”,击败“饱和式导弹攻击”;电磁脉冲,可以通过搞乱对手指挥控制系统,掌握战场主动权。据此可判断,美国未来的导弹防御系统,不会再是导弹对导弹的拦击,而是激光武器对导弹的拦击。我们所看到的下一代战争,必然是基于自主系统的光战争。

  进入21世纪,特别是近年来,西方竞相发展激光武器,呈现出新的变革大势。美国波音公司的“激光复仇者系统”、雷声公司的“激光区域防御系统”、洛·马公司的激光“区域防御反导系统”、德国莱茵金属公司的50千瓦高能激光武器、欧洲导弹系统公司的40千瓦高能激光武器等都已进入使用阶段。专家评论,激光武器发展已步入黄金期。

  后发国家要当心进一步拉大“时代差”

  在近年的新军事变革中,美军由于理论准备基本完成,采取了只做少说的策略。这就给人以假象,似乎“领头羊”不走了,变革止步了。认识上的误解将进一步拉大后发国家军队的“时代差”。

  经济不景气,美军国防费相对减少,还有能力搞军事变革?其实,上世纪90年代初美军提出新军事变革,当时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国防费相对减少。成功的军事变革不在于多花钱,而是选定正确的发展方向。在新产业革命发生时,国家重点发展朝阳产业,会暂时影响经济增长速度,但长远看,战略方向对了,发展才有可持续性。

  在新技术革命持续发生中,新的核心军事能力是不断变化的,信息技术作为引发新军事变革的主要技术,已成为核心军事能力。当这一核心军事能力达到一个“平衡态”时,新的核心军事能力又会争居变革潮流的上游。目前,以激光武器为代表的定向能武器,正在成为引领变革潮流的下一种核心能力。美军在发展智能化装备时,不声不响地积极推进定向能武器,特别是激光武器快速发展。于是就不难理解,在未来的无人化战场上,可能发生的是光战争。美《空海一体战》在未来发展的设计中,提出9个作战方面的倡议,5个组织结构方面的倡议,8个技术装备方面的倡议,都是在为实际的转型作设计。特别在技术装备建设的倡议中,专门列出了“关于定向能武器系统的倡议书”,强调空军和海军一方面要加大用于陆基和海基导弹点防御的定向能武器研发,另一方面空军和海军对成熟的定向能武器系统应当积极采用和部署。这条倡议文字不多,内涵却深不可测。从美2014财年国防预算申请中也可以看出,美军在国防费减少下的务实转型和变革路径。美军之所以没有再对新军事变革大叫大喊,是因为他们希望后发国家的军队在传统的发展道路上加大投入,继续追赶。在技术上已经远远领先的美军,与其比别人跑得更快,倒不如诱导别人跑错路。

  发展道路的不同选择,那才是战略性的非对称。在信息网络建设初期,一些有条件的大国因没有看到信息霸权主义的严重性,及早创建自主可控的互联网,完全依托美国的互联网,也就很容易被美国所监控。既然互联网的总开关在美国,你的计算机如果又使用人家的芯片,在今后的网络战中不论你有多少招,也都是孙猴子在如来佛掌中翻跟斗。我们曾提出过“跨越式发展”的战略口号,因理论准备不充分,却不能回答如何跨越的问题。

  人类几千年的战争史一再证明,最先拥有新技术的一方,容易占有居高临下的优势。只要新技术革命持续发生,新军事变革就不会停步。特别在新产业革命正在兴起之际,军事变革的浪潮或明或暗、或隐或现地存在着。每个变革拐点处,都存在发展道路重新选择的问题,重在把握真正的历史机遇、战略机遇。

  编辑感言

  博伊德如何练剑

  ■周 峰

  被美国前防长拉姆斯菲尔德誉为“孙子以来最伟大的军事思想家”的已故美空军上校约翰·博伊德,是一个行走在战争边缘的人。1945年二战结束之际,19岁的他入伍在驻日美军当了一个小兵。1952年朝鲜战争打到后期,他才获得飞行员资格参战。越南战争发生时,他更是置身战争之外。

  缺乏丰富的实战履历并不妨碍博伊德潜心研究战法。面对当时拼速度、拼高度、拼转弯的空战场,博伊德在训练中总结出“铁板烤鸭”战术:在遭到敌机追击时突然减速拉起,让敌机冲到前头,然后一个鹞子翻身咬住对手。美军以这种战术,在对抗先进的米格系列中竟屡屡得手,真正实现了剑不如人,剑法高于人。

  美军在越南“赢得每一场战斗却输掉了整个战争”,进而刺激博伊德博览勤练提出灵活、敏捷、精确的机动战,提出攻心为上、直捣中心的“毁灭和创建”理论,极大地影响了之后的海湾战争和伊拉克战争。而这些思想最初都源于其对改进战斗机设计和空战战术的研究,可谓由技术而思想。当前,美军着力发展颠覆性技术,亦伴随着作战理论和战略上的深入谋划。作为变革领先者,美军并非像通常所认为的那样只知寻找高技术、唯武器论,而是在锻剑的同时苦练剑法,发展出成套的作战理论。相反,那种以为只要某一重要武器与对手持平甚至超越对手就万事大吉者,才可能真正陷入唯武器论的泥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