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全民国防教育网_日本战犯口述:让新兵看我怎么杀人 日本必须反省
您现在的位置:苏州全民国防教育网 > 时事新闻 > 新闻分类 > 警钟长鸣 > 勿忘国耻
时事新闻

日本战犯口述:让新兵看我怎么杀人 日本必须反省

更新时间:1970-01-01 08:00:00 作者:

   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9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辽宁省社会科学规划基金办公室发布了新中国改造的8名日本战犯史料收集整理研究成果,新华社从8月31日开始播发这8名日本战犯的口述实录。

    2013年7月,辽宁省社会科学规划基金办公室曾组织研究人员赴日本,面对面采访这8名日本战犯。这8名战犯讲述了自己当年在中国所犯罪行、接受教育改造情况,表达了维护中日友好的愿望。

    大河原孝一,1922年生,曾任日军第59师团第53旅团第44大队步兵炮中队伍长。1945年8月,向苏军缴械投降,被关押在苏联远东地区。1950年7月被引渡到中国,关押在抚顺战犯管理所。1956年8月第三批被宽释回国。45岁开始专门从事中日友好工作,历任“中国归还者联络会”全国委员、常任委员、委员长、代表委员等职,1986年当选为日本“中国归还者联络会”副会长。

    以下是他的自述:

    在步兵部队进行杀人训练是平常的手段,我们也不例外地接受了这个训练。通过这个训练,总之,就是要使杀人成为习惯,这是一个教育方法。所以,一有机会,不论在何时何地就拿着枪,不论有没有理由,杀死中国人。

    我在(1943年)11月24日的作战中,在农民家里住的时候就杀死了一个农民,没有任何理由用枪杀死了他。开始是想让新兵干,但看到他们害怕得不行,我就拿起枪,如平常训练那样,让新兵一边看,我一边杀死了这个农民。

    我想补充一下,归国后,我对中国人犯下的滔天罪行,(向中国人)谢罪时,首先最重要的就是明确说明了这件事,我的罪孽深重、愚蠢至极,我对人类的认识、对社会的认识是盲目的,做这件事是多么的愚蠢,而且这是绝对不应该做的事情,我把这作为重点向人们诉说。归国后到现在,在我被问起关于战争的事情时,我就想重点说这件事,我想述说这件事,最悲惨的地方在哪里。

    这个罪责是很深重的,这样的事情是绝对不能轻视的。而对这个问题的轻视,在日本社会许多地方都存在。我希望能意识到这一点,并为之呼吁。

    我认为必须反对战争,对战争进行反省。这场战争是侵略战争,必须明确承认日本是侵略者,不管怎么样,日本是侵略者,必须首先承认。日本战后是怎样承认的,在这一点上,日本是非常暧昧的,没有明确承认。反省战争是侵略战争,日本犯了罪,对这个问题的承认,只是几个人,通过两三个军人在东京审判中被判处死刑。除此之外,都没有受到惩罚,没有人明确地承担责任。战争责任在于谁?没有明确什么样的责任者?该负什么样的责任?都没有明确。所以,中归联与年轻人一起为了明确战争责任而一直努力到今天。

    我个人不用说,也不断与朋友们一起进行了一些活动,做了些什么,比如现在的证言或者写书,把自己亲身的经历写成一本书,为了让更多人看到将其出版发行,还有电影什么的,还接访了一些中国客人,又亲身到当年的加害地进行实地具体说明,讲解当年在那里做了什么。我与有共同志向的朋友们互相合作,我还与家庭主妇进行交流,使她们对孩子进行教育,对孩子们讲述战争,讲述父辈们战争的事情,讲述过去对中国犯下的这些罪行,决不能再发动战争。总之利用各种机会进行了反省、反侵略、日中友好的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