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全民国防教育网_新兵疑问为何坚持党指挥枪 军队能不能国家化
您现在的位置:苏州全民国防教育网 > 时事新闻 > 新闻分类 > 军事数据库 > 名家讲座
时事新闻

新兵疑问为何坚持党指挥枪 军队能不能国家化

更新时间:1970-01-01 08:00:00 作者:

 “本军是共产党的军队,是贫苦工农的化身,我们誓为工农利益奋斗……”

  再访古田,记者看到当年红四军发布的《敬告士兵群众》书,其开宗明义,鲜明指出了我军归谁领导。

  “红旗跃过汀江,直下龙岩上杭。”在中国革命生死关头,“思想建党、政治建军”拉直了高悬在古田曙光小学上空一个个硕大的问号——革命道路怎么走?武装斗争怎么搞?人民军队怎么建?党的建设怎么抓?

  从此,军旗跟着党旗走,万里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军魂融入血脉,人民军队从胜利走向胜利。

  今天,天下大势、周边局势、军事态势、安全形势波诡云谲。意识形态领域斗争尖锐复杂,敌对势力企图对我“西化”“分化”,将人民军队从党的旗帜下拉出去。

  回望古田,展望强军征途,我们面临的挑战前所未有,需要我们以更大的勇气正视现实,回答好这一时代课题!

  人民军队党缔造,军旗永远跟着党旗走,无数革命先烈的鲜血染红了八一军旗的底色——

  党指挥枪,这一真理不是天上掉下来的

  “为什么要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

  近年来,一批又一批官兵带着这个问题走进古田,走进历史深处寻找答案。

  红军何去何从?红旗究竟能打多久?古田会议前夕,种种迷茫和困惑让红军停下疲惫而杂乱的脚步。

  “党指挥枪这个真理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而是与种种错误思想‘斗’出来的!”古田会议纪念馆原馆长傅柒生说,古田会议及其决议是同各种错误思想倾向作斗争的产物。当时,红军内部单纯军事观点、极端民主化、非组织观点和流寇主义等盛行,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最终确立了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

  “真理也是打出来的,是无数革命先烈的血换来的!”一位党史专家说,一场接一场的大仗恶仗无不证明:坚持这个真理,我们就打胜仗;背离这个真理,就会打败仗。

  “拔足再濯,已非前水。”85年过去了,国际国内环境发生深刻变化,战争形态深刻演变,我军武器装备发展迅速,尤其是兵员结构发生了深刻变化。数据显示,中国共产党8600多万党员中35岁以下年轻人近1/4,80后、90后已成为军队主体……

  他们是信息网络时代长大的一代,也是敌人意欲“扳倒”的一代、寄予“希望”的一代。他们大多数从校门到营门,缺少严峻复杂环境下的锻炼;他们没有经历过战场血与火的洗礼,很难深刻理解血雨腥风中淬炼出来的真理。

  捧读《古田会议决议》,海军某训练基地政委夏春宏心情久久难以平静,脑海里一直回响着几名刚入伍新兵的提问:“很多国家都是政府管军队,我们为什么不能军队国家化呢?”

  该基地一项调查显示,57%的新兵对为何要坚持党指挥枪的原则知之不多。夏春宏告诉记者,这几年,类似问题常常从一些年轻官兵嘴里冒出。

  问号从何而来,因何而生?

  一位师政委打开手机,向记者展示了一个个“段子”。他告诉记者,一场意识形态领域的“上甘岭战役”早已经打响,“问号”背后有一双双阴险的推手,妄图动摇我们的理想信念,改变我军的红色基因,打开钢铁长城的缺口!

  陈永安,空军工程大学学员,刚入学时曾一度认为网上那些对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不理解的声音“有道理”。如今,陈永安已是学校优秀党员。他给同学们上的一堂党课生动而具体,勾连过去、直面现实:近代以来,无数志士仁人前仆后继、不懈探索,寻找救国救民道路,却在很长时间内都抱憾而终。正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缔造了人民军队,建立了新中国。历史已经证明,中国不能照搬别人的模式,没有一支党领导下的人民军队,便没有人民的一切。

  接受采访时,陈永安深有体会,想想过去自己的言行,是对党史军史知之不深,对党指挥枪的重要性理解不够。用别人居心叵测的圈套给自己的思想套圈,不上当才怪!

  第二炮兵某部政委汪利平说,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十分复杂,对那些精心制作的思想麻药、挖下的政治陷阱,务必高度警惕。

  “面对这些明枪暗箭,就要旗帜鲜明,针锋相对,用真理打败邪说。”北海舰队航空兵部队政委陈学斌说,传承古田会议精神,就要勇于同不良思潮和错误思想倾向作斗争!敢不敢亮剑、会不会亮剑,攸关中国梦强军梦能不能实现……

  心中没有信仰这根“定海神针”,就不可能有坚决听党指挥的定力。打赢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习主席给我们指出了克敌制胜的法宝——“要把红色基因融入官兵血脉,让红色基因代代相传。”

  无论战时还是平时,党指挥枪的原则绝不能动摇——

  党的绝对领导,“绝对”二字比泰山还重

  寻根古田,三军部队官兵对这一真理更加心明眼亮:

  什么是中国国情?中国最大的国情就是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什么是中国特色?中国最大的特色就是中国共产党人坚定地走自己的路。

  我军实行的是党委统一的集体领导下的首长分工负责制。一位将军形象地说:“党指挥枪,就是在外不让别人说了算,在内不让个人说了算。”

  亲历古田会议前前后后的罗荣桓元帅曾说:“我们不像旧军队,也不像外国,我军有特点,历来就是反对‘我’的,用只是用‘我们’,我们主张集体领导,这是个很好的传统。”

  党的绝对领导,“绝对”二字比泰山还重。正是凭着这个好传统,无论血火纷飞的战斗岁月,还是险象环生的重大事件面前,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和制度从来没有动摇过。

  某潜艇基地军史馆。在几张泛黄的纸上,记者看到一份从深海大洋带回的临时党委会讨论记录。孤军前出、远离基地、直面对手,几十年来,正是靠着临时党委的集体决策、集体领导,“国之重器”一次次经受住严峻考验,出色完成党和人民赋予的使命任务。

  “随着军队组织结构调整、部队遂行任务频繁,集体决策节奏加快了,党委议事难度加大了。”一些同志说,目前有的单位党委核心领导作用和支部战斗堡垒作用弱化的现象值得警惕:

  ——只有“我”,没“我们”。有的班子缺乏民主氛围,一些军政主官搞“一言堂”,只见首长临机处置,忽视党委集体决策;有的班子成员把分管当“专管”,不让他人插手,也听不进别人意见,谁分管就得按谁的意思办,分工变成“分家”。

  ——有“我们”,却没“我”。有的怕得罪人,不敢说;有的事不关己,不愿说;有的专业不懂、情况不熟,不会说。

  ——此“我们”,非“我们”。某团野外驻训几个月,没开过一次党委常委会,议训、议管、议教等几乎全由行政交班会代替。受到上级批评时,一名团领导不解:“参加交班会的全都是党员干部,不就等于是集体领导了吗?”

  1931年,由于王明“左”倾冒险主义的影响,赣南会议作出《关于红军问题决议案》,取消了红军党委制,以政治委员“一长制”代替了党委集体领导,结果使红军付出惨痛代价……某航空兵师政治部主任汪玉说:“历史一再证明,离开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前进的路上就会出岔子,就会掉进万丈深渊。”

  “党委集体领导的刚性任何时候不能打折扣。”不少部队领导谈到,当前,党组织建设遇到许多新情况,党组织功能发挥面临许多新问题,各级党组织迫切需要提高把方向、抓大事的能力,确保党的绝对领导绝对实现。

  听党指挥,绝不允许打折扣、做选择、搞变通——

  军令政令畅通,检验党性原则的一把尺子

  “一切行动听指挥!”

  毛泽东带秋收起义部队上井冈山前强调它,古田会议决议重申了它……寥寥7个字,道出了人民军队发展壮大的一个重要奥秘。

  采访路上,听到这样一个故事:有的干部一边讲要坚决反“四风”,一边却又公款吃喝,只不过是名目变了、地点改了……有的认为:就是吃点喝点,绝不是不听招呼,让我上战场,肯定第一个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

  “纯属瞎扯!”某部纪检部门领导反问道,在党纪军纪面前,这些人平时连“嘴”都管不住,还敢妄谈战时绝对听指挥?

  “党指挥枪是具体的。”某部政委王冰川说,如果口号喊得震天响,党的决策部署却执行不好、落实不下,口是心非,言行不一,说忠诚于党肯定是伪忠诚。

  走进南京军区某旅“党支部建设模范红三连”连史馆,记者看到这样一幕悲怆的场景:

  中央红军与红四方面军会师后,张国焘挟兵自重,先是对中央决策说三道四、对中央指示推三阻四,后又宣布另立“临时中央”。结果,造成三连的先辈们三过草地……一个人的错误主张,让红军遭受重大牺牲。

  “牢记血的教训,一代代三连官兵将党指挥枪信念融入血脉。”该旅政委魏海鹏介绍,仅近10年来,他们旅就经历了两次重大体制编制调整,数千官兵或转业、或复员、或交流,但无一人讲条件、提要求。

  一位集团军领导说,这些看似执行力的问题,实质上是军令政令是否畅通,听不听招呼、听不听指挥的问题。

  “和平建设时期,怎样检验部队是否坚持了党的领导?就要看这些啊!”这句朴实话,其中有着深刻的内涵。

  座谈中,不少官兵谈到,一些干部在工作中出彩的抢“绣球”、难干的踢“皮球”,打折扣、做选择、搞变通的现象屡见不鲜。

  把听招呼、守规矩天天喊在嘴上,落实到行动中却变了味、走了样,是什么在削弱制度落实的刚性?

  落不落实,先看对自己有没有利。一位营房处长说,有些人分房时跑得比兔子快,清房时动作比蜗牛还慢。还有的单位本位主义思想严重,应对上级检查想尽办法掩盖问题。

  落不落实,先看上级盯得紧不紧。有的“为官不为”,看上级“脸色”行事,不推不动、推了才动,表态很快、行动很慢。

  落不落实,先看别人干不干。有时一项新的政策法规出台后,不少人存有观望心态、投机心理,看左邻右舍有什么动静,你不干我也不干。

  平时尚且如此,战时怎能步调一致取得胜利?

  “党指挥枪没有平时、战时之分,不存在小事、大事之别。”武警安徽省总队政治部主任董联星表示,服从命令听指挥就是要“上纲上线”。听党指挥,对每一名党员都不存在例外,它是一把尺子,一把检验每名党员党性原则的尺子。

  听招呼、守规矩,领导干部是关键。走访三军部队,正值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收官之际,各级领导以上率下,以向我看齐的姿态听意见、摆问题、管自身、抓督查,发挥示范作用,在清房、清车、清人等问题上交出了实实在在的整改成绩单。

  绝对忠诚、绝对纯洁、绝对可靠,既要有听党指挥的政治自觉,也要有听党指挥的实际能力——

  党需要指挥一支战之必胜的“枪”

  “枪听我的,我听党的!”“艇由我驾驭,我听党指挥!”

  从古田出发,记者在部队屡屡看到这样的标语。

  这些字句饱含赤诚,让人热血贲张。但静心一想,绝对忠诚、绝对纯洁、绝对可靠的背后,我们有没有践行“三个绝对”的能力——“枪”能否指哪打哪、弹无虚发?“艇”能否深潜大洋、决胜千里?

  既要有听党指挥的政治自觉,也要有听党指挥的实际能力。谈起“党指挥枪”如何实现,某潜艇基地政委张伯硕话语坚决:“枪”行不行,最终要在战场上见分晓!

  纵览国际国内形势,习主席深刻指出:我军现代化水平与国家安全需求相比差距还很大,与世界先进军事水平相比差距还很大。我军打现代化战争能力不够,各级干部指挥现代化战争能力不够。

  “我们能够做到召之即来,但能否做到来之能战、战之必胜?”一位将军沉重地说,“能力之问”的背后,是“党指挥枪”的现实之忧——

  有的部队把“首战用我,用我必胜”挂在嘴上,但遇到急难险重任务却有时冲不上去,关键时刻“掉链子”;有的单位决心书贴满了墙,但真正能克敌制胜的战法招数没几个,徒有杀“敌”之心,却无杀“敌”之力。

  军队是要打仗的。某基地司令员车永哲指出:世界新军事革命迅猛发展,一觉醒来都会差对手一大截,更可怕的是“和平积习”在部队仍有市场,这对军队核心能力建设是一大“硬伤”。

  “守不忘战,将之任也;训练有备,兵之事也。”党需要指挥一支战之必胜的“枪”。

  十八大以来,围绕实现党在新形势下的强军目标,军委、总部出台了一系列大抓战斗力建设的举措。

  聚焦“能力之问”,全军深入开展战斗力标准大讨论,引导官兵强化战斗队思想,全部心思向打仗聚焦,各项工作向打仗用劲,不断推动战斗力标准在党委领导工作中立起来、落下去。

  解决“能力之问”,三军实战化演训如火如荼。去年,全军举行近40场实战化联合作战、体系作战和对抗演习演练活动;今年,数十场陆空联合战斗、远海实兵对抗等大型军演又陆续登场。

  旭日初升,大地流金。距古田百里之遥的一处演兵场上,狼烟升腾,某红军师跨区机动先头部队刚刚抵达。逶迤群山中,一支支劲旅正全力开进在当年红军走过的地方。

  “金星闪耀在军旗上,我们的原则是党指挥枪……”歌声响起,唱出三军将士的共同誓言:守住“命根子”,练硬“枪杆子”,撑起国家“腰杆子”。

  这是历史的回声,这是现实的回答,这是未来的召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