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全民国防教育网_讲述南海舰队陆战旅的故事:老兵不让看伤疤
您现在的位置:苏州全民国防教育网 > 时事新闻 > 新闻分类 > 军人风采 > 子弟兵风采
时事新闻

讲述南海舰队陆战旅的故事:老兵不让看伤疤

更新时间:1970-01-01 08:00:00 作者:

   新年的南海舰队某军港,海面波澜不惊。记者一行来到某登陆舰支队采访,一个老兵的故事让人心中腾起阵阵波浪。

    车刚停稳,几名战士迎了上来,一位四级军士长从记者手里接过行李,记者心里一惊:老兵左手小拇指三截少了两截……看到记者追问的眼神,老兵一下子把手缩了回去。

    采访开始了,再三追问之下,断指老兵讲出了一段震撼人心的往事——

    他叫李刚,当新兵时一次随舰出海训练,途中遇上大风浪。当时,他右手拎着一桶柴油爬铁梯,舰猛地一晃,他脚下一滑,左手下意识抓紧护栏,谁想小拇指被卡在了护栏缝隙里,当时就被扯掉了两节手指。由于远离后方医院,断指失血时间过长,错过了再植机会……

    此后,每次休假回家,李刚都多了一个心事:要么把手插在衣袋里,要么小心翼翼地蜷着左手,连吃饭也不敢端碗,扒拉几口匆匆离桌。好在每次休假时间都不长,家人竟然没有发现。

    直到6年后那次探亲,母亲突然注意到儿子的手,心疼的眼泪一下子就淌出来了:“孩子,你咋瞒着妈!”

    “妈,没啥,左手小拇指残缺对生活影响很小……”面对母亲,李刚咽下的那后半句话,如今他对记者说了出来:“当兵训练哪有不磕磕碰碰的?哪天打起仗来,还要拼命呢!”

    他说得轻松,但记者心里明镜一般:老兵有苦有累从不说,流血牺牲也不怕,最怕的是亲人的担忧!

    在老兵们看来,伤疤标志着军人的血性,更象征着战士的荣誉。某海军陆战旅三级军士长吴明军伸出双手,缝过3针以上的伤疤就有三四个。这位负责装甲车辆维修的老兵,常年蜷缩在狭窄的空间里修车,一趴就是几个小时,周围都是铁家伙,遇到紧急抢修任务,流血破皮是常事儿。他说:“没这些伤疤,哪能学到修理保障的真本事?”

    “伤疤有什么好看的?”四级军士长肖泽华快人快语:“谁也不是天生就会跳伞、潜水、攀绝壁。但学习这些战斗技能,不付出代价能行吗?”肖泽华不让看伤疤,记者一时无语。转念一想,道理虽然是这么说,其实哪有这么轻松?更何况,有些老兵心里的伤疤,比身体上的伤疤更深、更痛。

    来到昆仑山舰采访,记者和满屋子老兵都聊过了,就剩一个老兵没有发言。“徐兴刚,说说吧……”领导点他的名,他却摇了摇头。战友们七嘴八舌,替他讲出了一段让人唏嘘的往事——

    一次,徐兴刚随舰执行任务,妻子一天夜晚突发急病去世。当时,女儿只有4岁,还以为妈妈睡着了。一天过去了,孩子无论怎么摇晃妈妈,妈妈都不醒。孩子怎么总在哭?邻居跑过来看,才知道原委,含着眼泪抱起哭哑了的孩子……

    这位在海上漂泊了20万海里的老兵,无论走千里走万里,也抚不平心里这道愧疚的伤疤。如今每次回老家探亲,他都要到妻子的坟前坐一会儿,跟她说说话。他说:“过去,陪她的时间太少太少了……”

    “明天要参加个考核。”这是南海舰队某陆战旅原副政委陈继红留给妻子的最后一句话。去年12月19日上午,陈继红在训练考核中一马当先,却在冲到终点的瞬间倒下,不幸牺牲。

    400米障碍,42岁的陈继红跑了2分10秒!该旅政治部副主任颜新国抹把眼泪,说:“按照陈副政委的年龄,能跑3分钟就很好了,他却跑出这个成绩!”

    “陈副政委太拼了!”官兵们记得他许多事儿:两次参加国庆首都大阅兵,虽然腰部一直有老伤,但作为海军陆战方队的指挥员,他纹丝不动一站就是2小时;率队参加第九批亚丁湾护航任务,他在海上漂泊了大半年后回来,与妻子女儿相聚了不到20天,就接到出航任务。这一走,又是大半年……

    追悼会上,女儿在灵柩前念了一封写给爸爸的信:“爸爸,现在你可以好好休息了。当兵的苦和累,你从来都没有跟我说过。如今想好好听听,你却永远不会跟我说了……来世,我们还是一家人,请好好跟我说说当兵的故事!”

    女儿的话,揉碎了在场所有老兵的心。军人家庭聚少离多的酸楚,是他们心里永远的伤疤!一家不圆万家圆的奉献,又是军人心中永远的自豪!

    军港之夜,望着满天星斗,记者耳畔仿佛响起熟悉的旋律:“风平浪静的日子,你不会认识我……花好月圆的时刻,你不会留心我……你不认识我,我也不寂寞;你不熟悉我,我也还是我。假如一天风雨来,风雨会显出我军人的本色……”

    (本报南海某军港1月4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