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全民国防教育网_专访越战一等功英雄:冲!死也死在越军阵地上
您现在的位置:苏州全民国防教育网 > 时事新闻 > 新闻分类 > 军人风采 > 英模风采
时事新闻

专访越战一等功英雄:冲!死也死在越军阵地上

更新时间:1970-01-01 08:00:00 作者:

 

  【环球军事报道】“为了祖国不惜血染战旗”。1月21日上午,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视察第14集团军,当回忆起这支部队烈士王建川在战场上写给母亲的诗时,这样称赞他的军人血性。王建川烈士荣立过三等功,于1984年4月28日在中越边境战争中牺牲,年仅19岁。30多年过去了,那场战争的硝烟已远,当年为国挥洒热血的青年们也渐渐老去,然而他们的声音并未在和平年代里消逝。曾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勇擒战俘、荣立一等功的付铁祥23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平静地回忆起战争年代与战友写遗书、搞潜伏、摸敌情、抓俘虏的细节。他希望能和当年出生入死的老战友再联系上,叙叙旧。

  遗书:“若回不去,家里不要向国家要求什么”

  “头七祭!老军长张万年将军千古。中国人民解放军43军127师师属侦察连付铁祥向您敬礼!!!”1月20日,52岁的付铁祥在微博上抒发了对老军长的哀思。付铁祥当年所在的部队是43军127师师属侦察连,43军也是张万年将军曾经带过的部队。付铁祥的微博认证信息中写着“昵称:铁军祥哥”“1963年11月10日生”“扛过枪,打过仗!”“前中原石油勘探局采油四厂治保大队 政工干事”“所在地:河南 濮阳”等内容。前些天,“铁军祥哥”的微博还叫“巍岳钦禹”,他在上面晒出当年的军功章,与网友分享当年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的经历。当《环球时报》记者电话采访付铁祥时,他平淡地说,抓越南俘虏时,他是副班长,两年前调离工作岗位,现在是采油工。曾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荣立一等功的付铁祥一口河南话,给记者的印象是很爽快:“那就简单唠两句呗!这不是(参加立功战斗)都30周年了吗,正好回忆回忆自己的过去。”

  付铁祥1980年入伍。1984年7月,他所在的43军127师师属侦察连接到上级命令开赴战区。前线给付铁祥的第一印象就是“比较紧张”,付铁祥描述说:“当时是从昆明开到文山州麻栗坡县,者阴山区域晚上经常能听到炮声,越军还经常骚扰百姓,动不动就把家里的牛、鸡给搞跑了,还有给村子附近埋地雷,炸伤种地的村民。”前线的见闻点燃了战士们的斗志,据付铁祥回忆:“刚到前线,前期主要是侦察熟悉环境和练兵。这期间,我们都写了血书坚决要求参加战斗,真用匕首把手割破写的,当时都没有感觉到疼。”

  付铁祥第一次执行任务是在1984年10月,那天上级命令组织一个侦察小分队到敌人高地侦察敌情。“我在出发前写了遗书,大概意思就是让父母注意身体,家里还有3个弟弟和妹妹可以尽孝,儿子出来当兵是国家需要,如果回不去,也让家里人不要难过,更不要向国家要求什么东西。现在想起来那第一封遗书,还挺难过的。”幸运的是,这次任务完成得比较顺利,小分队深入敌后十公里,发现了越军的屯兵点,还发现了弹药库、粮仓之类的物资,“大米、白面,都是从山后头运上去的”。付铁祥说,这算是前期目标侦察,主要是为日后的作战打基础。

  付铁祥在微博里也描述了战友们“赴死”前的心理:“那天命令下来,大家的神情或凝重,或故作轻松。有的把私藏的香烟都掏出来,抽烟的时候,有的人手抖,好在都理解,谁都没有笑话谁,大家似乎心照不宣,和电视上一些慷慨激昂的感觉相去甚远,甚至还感觉有点尴尬,说真的,这种气氛对人真是一种折磨。”在《环球时报》记者再次问到那时的情景时,付铁祥笑了笑:“那时候也有胆小的,肯定也怕,不过后来经过动员,士气很快就上来了。”至于那封遗书,付铁祥说:“打完仗,想着就没用了,也就撕掉了。”

生死搏斗:深入敌营以一敌四

  时间拉回到1985年初的一天,22岁的付铁祥头一回去执行捕俘任务。“往前冲吧,死也死在越军的阵地上,死在半山腰就亏了。”自称“动作有点快”的付铁祥有一瞬间发现同组的5个人还没有跟上来时先是一惊,但很快闪出这样的念头。从凌晨开始,付铁祥和战友们在山里潜伏了9个小时,等的就是早上9时这个敌人最容易松懈的时间点。

  付铁祥描述说:“我一直匍匐到山顶,在前方五六十米的地方,看见一个越军背对着我在站岗,这个越军士兵左侧有个洞,周围还用石头垒了个围墙,观察了一会儿,没有越军出来。我悄悄运动到站岗越军身后,一个锁喉把他放倒,他想挣脱,我就死掐他的脖子,直到感觉他快没气了,先用急救巾把他嘴塞住,翻过他的身子给他戴上手铐。然后我就接近洞口,听到有越军的动静,犹豫了一下,很快下决心了,我也不管了,冲吧!在洞口看见有4个越军在睡觉,这时候看到身后的战友也已经上来,我一摆手,就第一个冲进洞了。”

  接下来的不到十秒,让付铁祥记忆犹新。付铁祥向《环球时报》记者讲了自己写下的那场惊心动魄的搏斗细节:“越军只有一张床,是横着睡的,我一下扑到3个越军的身上,左右手各抓一个,身体下面压一个,随后第4个越军惊醒了,我松开左手的越军,把他往我松开的那个越军身上压,那货(原文如此—编者注)挣扎,我朝他脸上就打,当时他鼻子就流血了。就是这短短几秒钟,我右手边的越军挣脱了,翻过身掐住我的脖子,我起身用后脑勺顶了他一下,他大叫一声被甩在旁边,左手边的越军挣脱拿枪,我上去就抓住他的枪,在抓住枪管使劲往旁边闪的时候,枪响了,万幸的是子弹只是穿过我的袖口。我两下把那货甩倒,把枪夺下用枪托照那货头上就打,这时有一个越军起身,手里拿了一把匕首,从我身侧刺来,我本能地一个侧踹,将他踢倒,然后用枪托揍他。这时候战友已经冲进来,我让一个战友铐上我正打的那个越军时,一个越军又拿到了枪,对着我们开枪,冲上去夺枪的一排长张先爽左腿中弹,那个越军当时就被击毙,而另外两个吓瘫了,一声不吭。”付铁祥用河南方言说:“要不是张先爽冲上去,我们几个都毁了。”

  端掉“狼窝”,也只完成了一半任务,撤离过程也一样惊险。付铁祥说:“因为响枪了,当时也顾不上给受伤的战友包扎,拖着他就往外走,身体太沉根本走不动。这时候,远处越军的子弹往这边打过来,嗖嗖的,为了活命,我就抱着他顺着山坡往下滚,没想到越军阵地正面有地雷,我们往下滚的时候,触发了几颗地雷,爆炸声就在耳边,幸运的是由于翻滚的速度快,倒没有给我们造成什么伤害。”

  付铁祥因勇闯敌营以一敌四荣立战功。他在微博中晒出的一份立功喜报上写的时间是“一九八五年七月十七日”。当《环球时报》记者问,再回想那场战斗有什么感觉时,付铁祥的回答很实在:“后怕,真是后怕。”据付铁祥回忆,受伤的排长张先爽后来被记了二等功,很早之前听人说他在武汉的一家钢铁企业工作。付铁祥表示:“要是能和当年出生入死的老战友再联系上,叙叙旧,那当然好了。”

军中腐败分子:让人非常痛心

    “那时候在外当兵好几年了,光想回家,部队让我挑选工作单位,我就到了离我老家滑县很近的中原油田,能守着父母尽孝。”现在的付铁祥,是中原油田的一名采油工人,经常在野外作业,经历过生死后,谈及现在的生活他很满意:“野外条件是艰苦一点,但比以前好多了。”

  工作之余,付铁祥在微博上晒出自己当年的军功章和奖状,这些证书承载了这名老兵30年前的荣耀。《环球时报》记者注意到一份授奖文件中注明“付铁祥享受省部级荣誉”,一些网友误认为是“省部级待遇”,谈到这里,付铁祥也表示哭笑不得:“这是个荣誉称号,当时单位分房子,想着让武装部开一个荣誉证明,希望能加分,但因为地方和军队是两套系统,最后也没成。”

  近期的军队反腐,也让这名出生入死的老兵非常关注。付铁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战士在前方流血,那些腐败分子却贪图享受,很痛心!坚决拥护党中央的决定。”付铁祥没有告诉记者此前用的“巍岳钦禹”这个微博用户名是什么意思,只是说“随便起着玩儿的”。而在一条比较新的微博里,他这样写道:“为了表示哥宝刀未老,果断改‘巍岳钦禹’为‘铁军祥哥’。”按照这把“未老宝刀”的说法,老战友们几年前在郑州聚过一次,但现在聚的很少,也就是逢年过节打个电话。▲【环球时报记者 范凌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