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全民国防教育网_夜袭浒墅关 熊熊烈火焚日寇
您现在的位置:苏州全民国防教育网 > 时事新闻 > 新闻分类 > 苏州军志 > 大事记
时事新闻

夜袭浒墅关 熊熊烈火焚日寇

更新时间:1970-01-01 08:00:00 作者:


夜袭浒墅关纪念碑全景。 □詹晓平 摄
 


    1937年,日军大举侵华,苏州沦陷后,浒墅关火车站成了日军运兵和转运后勤物资的重要节点。1939年5月,叶飞率“江抗”东进,开辟苏(州)常(熟)太(仓)抗日游击根据地。为了扩大东进影响,江抗总指挥部决定袭击浒墅关火车站——

    红色遗址名片·夜袭浒墅关纪念碑

    夜袭浒墅关纪念碑,位于苏州高新区(虎丘区)浒墅关镇浒墅关火车站铁路西侧。1939年6月24日夜,江抗部队从无锡梅村出发,兵分三路,一路抢占东桥镇,一路攻击黄埭伪军,一路直插浒墅关。夜袭浒墅关的江抗二路部队,毙伤日军警备队长等30余人,烧毁营房2座,炸毁铁路道轨100多米,迫使沪宁线中断3天。

    1995年9月,苏州市郊区人民政府、上海铁路分局苏州车务段在距离当时作战地点不到150米的地方,建立了纪念碑以志纪念。

    江南名镇浒墅关,既是千年古镇,又是京杭大运河交通要冲的关隘。浒墅关素以草席著名,有风的日子,柔软修长的席草会翻起阵阵波浪,水田里雪白的鹭鸶被惊起,向远处葱郁的山林飞去,就像傍晚的微风吹落一树的梨花。

    浒墅关火车站旁就有一大片席草,每逢收获的季节,附近的百姓采摘完席草后,会到车站里坐一坐,喝口水。一些乘坐普通列车的游客,也会在这里进进出出。但自2005年客运业务停止后,该站全部封闭,除留守的工作人员外,再也无人光顾。

    如今,浒墅关火车站已经淡出人们的视线,而静静伫立在浒墅关火车站内一片松柏中央的“夜袭浒墅关纪念碑”显得有些寂寞。不过,每年清明前后,镇上的学校都会组织学生到纪念碑前凭吊曾在夜袭浒墅关战斗中牺牲的烈士,缅怀革命先辈的丰功伟绩。

    实地侦察 江抗战士扮成兄妹

    1939年5月1日,新四军第一支队六团团长叶飞率六团1000多名战士从镇江茅山地区出发,以“江南抗日义勇军”(简称“江抗”)的名义东进,开辟苏(州)常(熟)太(仓)抗日游击根据地。浒墅关是沪宁铁路和京杭大运河的关隘,驻有日军警备队30多人。江抗总指挥部为了扩大东进影响,决定袭击浒墅关火车站。

    浒墅关东离苏州20余华里,西距无锡40余华里,周围的黄埭、望亭、枫桥等地均有日伪据守,火车站是日伪的重要枢纽和据点。

    曾参加夜袭浒墅关的李关玉曾写过有关这次战斗的回忆录,她写到,1939年6月20日,“江抗”总指挥部决定派作战参谋周达明和她化装成兄妹去浒墅关实地侦察。周达明曾任江南特委军事部长,而她则原是浒墅关白马涧小学女教师,熟悉当地情况。

    6月21日,在浒墅关一个僻静的茶馆里,李关玉找来以前的同事徐双林,向周达明介绍了浒墅关车站的日军驻守位置及交通等情况,并画了一张草图,随后还进行了实地勘察。周达明了解到,车站驻有日军警备队约30人,小队长叫大丸内。车站靠东有木屋3间,驻有日军小队长和士兵10余人,门口设一个岗哨,中间是月台和票房、站长室等业务用房4间,靠西建有木平房6—7间,四面有砖头围墙,墙上有枪眼,驻有日军一个班,墙外设一个岗哨。

    我军围营 日寇小队长被生擒

    “江抗”总指挥部听取了周达明的侦察汇报后,决定兵分几路:一路抢占东桥镇,扫清道路;另一路攻击黄埭镇伪军,牵制敌人;第三路由一支队攻击浒墅关。

    据曾参与编撰《浒墅关志》的殷岩星老人介绍,6月24日傍晚,部队冒着绵绵细雨,向浒墅关方向进发,到东桥镇,参谋周后荣率领侦察排解决了警察所,抓获了伪镇长和巡官等5人。

    担任主攻的一支队三个连在接近浒墅关时,一连往东警戒,三连往西警戒,二连逼近车站。时过半夜,只见5个巡逻的日军往车站方向走去,指导员吴立批带领二排悄悄尾随进站。连长吴立夏带领一排随向导越过铁路,摸到了日军小队长住的营房,迅即把3间木结构的营房包围起来。吴立夏向里一望,中间屋里没有住人,东西两间屋里住有日军,此时,日军已全部进入梦乡。

    吴立夏当即命令机枪手王明荣在大门口架好机枪,约定以两响手榴弹声为攻击信号。部署妥当后,吴立夏想把手榴弹从窗口投掷进去。谁知,被铁丝网挡住了。他转身进入到中间屋里,向鬼子住的两间房子各丢了一枚手榴弹。

    殷岩星说,战斗打响后,一排战士连续向敌人住的房子投了20多枚手榴弹,正巧碰到汽油桶和弹药箱,引发大火。日军赤身就往外跑,又被机枪火力压了回去。不一会,左边木屋倒塌下来,插在屋顶的太阳旗也坠入火中。此时,突然从右边一间木屋的窗口跳出身穿白色衬衫的警备队长大丸,旋即被两名战士生擒。捆绑时,一名战士的手腕被他咬伤,另一名战士被他踢倒,眼看他要挣脱逃跑,战士们当场把他击毙。

    指导员吴立批带领二排摸进营房大门后,隐藏在门墙边。门边正好放着一挺歪把子轻机枪,二排长爬过去就提了过来。此时,一个睡得稀里糊涂的日军跑出来小便,大家赶快紧贴墙壁隐蔽好。当攻击信号响后,二排战士迅即向里屋投入了一枚枚复仇的手榴弹,整个营房陷入一片火海之中。

    经过半个多小时战斗,歼灭日军警备队长以下30多人。一排长陈阿德和侦察参谋周后荣在战斗中英勇牺牲。

    浒墅关镇宣传办负责人詹晓平告诉记者,歼灭战的第二天,驻扎在苏州的日伪军200多人,乘着装甲车赶赴浒墅关增援,当他们气急败坏地追到东桥时,“江抗”已渡河过去。日军怕中埋伏,不敢贸然渡河,只好悻悻而归。

    浒墅关火车站战斗胜利的消息,像疾风迅雷一样传开,上海各大报纸纷纷刊登了这一振奋人心的消息。这一歼灭战的胜利,震撼了敌人,照亮了京沪线人民的心,振奋了抗日情绪,在东路地区掀起了新的抗日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