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全民国防教育网_专家:个别大国放纵日扩军 不妨想想珍珠港硝烟
您现在的位置:苏州全民国防教育网 > 时事新闻 > 新闻分类 > 军事数据库 > 名家讲座
时事新闻

专家:个别大国放纵日扩军 不妨想想珍珠港硝烟

更新时间:1970-01-01 08:00:00 作者:

 历史是最好的清醒剂 ——二战胜利成果不容歪曲和否定

  伸张正义,二战胜利成果成为战后世界和平的“安全锁”

  “对全世界来说,审判的意义并不在于它怎样忠实地解释过去,它的价值在于怎样认真地儆戒未来。”

  纽伦堡审判结束后,首席检察官、美国人杰克逊如此评价这场审判的意义。纽伦堡审判和东京审判,是盟国对法西斯政权罪孽深重的战犯进行的正义审判,也是人类历史上首次将战犯押上国际法庭,使其受到应有的惩处,不仅伸张了国际正义,也对法西斯势力形成了极大震慑和打击。

 

  事实上,纽伦堡审判和东京审判只是二战胜利成果的一个部分。在此之外,二战进行中和结束后,国际社会通过了《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联合国宪章》等重要国际法文件,维护了受害国领土主权等核心权益,对法西斯罪行进行清算,并通过一系列制度设计为战后世界和平上了一道“安全锁”。

  ——消灭法西斯、根除侵略祸患,引导战争发动国走向和平之路

  战后,盟国对德国进行了全面改造:解除德国全部武装,控制可用于军事生产的德国工业;消灭纳粹党及其附属机构,解散纳粹组织;分散德国经济,并在意识形态和文化领域铲除法西斯主义的影响。在远东,盟国对日本也进行了一系列非军事化、民主化改革:解除日军武装,解散大本营、参谋本部等军事机构,禁止与军事有关的生产和科研;解散法西斯团体,开除法西斯分子的公职;解散财阀、实行土地改革和文化教育改革。尤其是,1946年11月公布了《日本国宪法》,其中第九条规定日本“永远放弃作为国家权力发动的战争、武力威胁或使用武力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这部和平宪法促使日本告别军国主义、走向和平之路。

  ——剥夺“剥夺者”、坚持“物归原主”,为处理战后领土主权问题提供依据

  《开罗宣言》明确宣布:“三国之宗旨在剥夺日本自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以后在太平洋所夺得的或占领之一切岛屿,在使日本所窃取于中国之领土,例如满洲、台湾、澎湖群岛等,归还中华民国。”《波茨坦公告》再次确认:“开罗宣言之条件必将实施,而日本之主权必将限于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国及吾人所决定其他小岛。”《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等重要国际法文件,维护了包括中国等战争受害者的权益,是处理战后领土主权问题的基础、前提以及根本依据,是普遍公认的国际法。

  ——摧毁殖民体系、消除大战根源,不断壮大和平力量

  二战胜利后,一浪高过一浪的民族独立运动和民族解放运动,不断给殖民者以沉重的打击。20世纪70年代,殖民主义体系彻底瓦解。占世界土地面积2/3、世界人口3/4的100多个发展中国家组成的第三世界,不仅成为反对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的主力军,也成为维护世界和平的重要力量。

  ——确立国际关系新准则、集体安全新机制,防止新的世界大战爆发

  1945年10月24日,《联合国宪章》生效,联合国宣告诞生。《联合国宪章》将“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确定为联合国的首要宗旨,确立了“和平解决国际争端”“禁止以武力相威胁或使用武力”以及“不干涉内政”等反映和平、民主和进步潮流的国际关系准则与理念,确立了以“大国合作”“大国一致”为核心的集体安全机制。战后70年来没有发生新的世界大战,联合国这个国际组织的创举,发挥了重要作用。

  颠倒是非,否认二战胜利成果危害世界稳定

  遗憾的是,从二战结束的那一天起,扭曲、淡忘和否定这些胜利成果的现象时有出现。这一点,在日本当局身上体现得尤为突出。

  二战后,随着美苏冷战的加剧,美国为扶植日本对抗中、苏,并未彻底铲除日本的法西斯残余,使日本在战后不仅未能认真反省过去的侵略史,反而对多数胜利成果提出质疑或否定,直至在否定二战胜利成果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否认过去日本发动战争的侵略性质。近年来,日右翼势力肆意妄为,颠倒是非、混淆黑白,积极为日本对外侵略战争翻案。如,2011年日本右翼团体“新历史教科书编撰会”编写的历史教科书称:“太平洋战争是旨在为日本求生存和自卫而战的大东亚战争”;2014年印度总理莫迪访日,日本又大肆宣传其参加二战的正义性,声称建立大东亚共荣圈,为的是将亚洲各国从欧美殖民统治中“解放”出来……种种这些否认侵略战争性质、推脱战争责任甚至美化侵略战争的言行,是对人类良知和国际正义的公然践踏。

  ——挑战《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等国际法规性文件。2012年9月,日本政府无视二战以来一系列国际法规文件对钓鱼岛主权归属的规定,宣布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国有化”,挑起中日岛屿争端,并蓄意混淆国际视听。实际上,钓鱼岛问题,不仅是领土主权归属问题,还关系到反法西斯战争胜利成果要不要捍卫、《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等国际法要不要维护、《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要不要遵守的原则性问题。

  ——质疑或否认东京审判。从20世纪50年代岸信介担任首相开始,日本国内就出现了一股质疑或否定东京审判的思潮。最近20多年,日本国内更是充斥着东京审判是“战胜国对战败国的审判”“违反国际法的审判”等声音。小泉和安倍等日本政要不仅质疑“东京审判”,而且多次参拜供奉有14名二战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安倍身穿作战服头戴钢盔登上日本新型坦克等挑衅举动,使正视历史的人无不视之为“最危险的人物”。

  ——企图通过修改和平宪法重获战争权力。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日本寻找各种借口扩张军事实力,把现行的“和平宪法”一步步架空。2007年将防卫厅升格为防卫省;2014年4月,安倍内阁通过“防卫装备转移三原则”,实质上废除了实施近半个世纪的禁止出口武器及相关技术的原则;2014年7月1日,通过了修改宪法解释、有限解禁集体自卫权的内阁决议案;2015年4月27日,日美通过新的防卫合作指针,再度为日本自卫队“走向世界”松绑。

  铭记历史,坚定不移维护世界和平

  “正视历史是和解的前提,无视过去就看不到现在。”2015年3月,德国总理默克尔访日时曾如此告诫安倍政府。在正视二战历史、清算法西斯罪行上,德国堪称日本的榜样。当年,西德总理勃兰特在波兰犹太人遇难者纪念碑前那永载史册的一跪,使得德国人从此真正站了起来,也使德国重新赢得了欧洲和世界的接受与尊重。

  二战结束以来,人类社会一直分享着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成果,沐浴着用几千万人生命换来的和平阳光。今天,团结国际社会共同捍卫来之不易的二战胜利成果,是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的最好纪念。这种纪念,并非是对特定国家和民族的拷问,而是通过对反人类罪行的不断鞭笞,来警示人们不忘战争带来的深重灾难,防止悲剧重演,更是为了提醒国际社会共同捍卫二战胜利成果和国际公平正义,警惕粉饰军国主义和法西斯主义的复活倾向。

  历史证明,绥靖主义是纵容战争的愚蠢政策。在二战爆发阶段,美、英、法几个大国不仅未能团结一致、携手应敌,担负起捍卫世界和平的大国责任,反而从各自私利出发,企图以牺牲弱小国家利益为代价,求得一时苟安,甚至还幻想从法西斯侵略扩张中坐收渔利。这种绥靖行径,在反法西斯战争初期的历史上留下了极不光彩的记录,其结果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前事不忘、后事之师。面对日本右翼势力抬头、否认二战历史、突破战后体制、重新扩军备战的图谋,个别大国采取姑息养奸、放任利用的态度,企图玩弄借力打力、离岸制衡那一套霸权策略,实质上是绥靖主义的沉渣泛起。养虎者必遗患,玩火者必自焚,这是必须谨记的历史铁律——如果自以为得计,不妨想想70多年前珍珠港的浓浓硝烟。

  “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也是最好的清醒剂。”二战胜利一条弥足珍贵的经验,就是遏制战争、打赢战争必须以强大的国力军力为支撑作保证。当今世界,和平发展合作共赢已成为不可阻挡的时代潮流,但战争的根源并未根除,霸权主义、冷战思维、强权政治依然存在,军国主义阴魂不散。维护二战胜利成果,必须坚定不移地壮大维护和平的力量。今天,我们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目的就是铭记历史、警示未来、珍爱和平、强国强军。中国人民必须牢记国家被侵略、民族被凌辱、尊严被践踏、发展进程被打断的惨痛历史,必须加快建设与我国国际地位相称、与国家安全和发展利益相适应的巩固国防和强大军队,为国家和平发展营造有利战略态势,为世界和平稳定提供坚强力量支撑。(军事科学院副院长 何 雷)

上篇:

下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