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全民国防教育网_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启示录之二
您现在的位置:苏州全民国防教育网 > 时事新闻 > 新闻分类 > 警钟长鸣 > 勿忘国耻
时事新闻

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启示录之二

更新时间:1970-01-01 08:00:00 作者:

 弱肉强食、丛林法则不是人类共存之道。穷兵黩武、强权独霸不是人类和平之策。赢者通吃、零和博弈不是人类发展之路。和平而不是战争,合作而不是对抗,共赢而不是零和,才是人类社会和平、进步、发展的永恒主题。

    ——习近平 

 

    70年前,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赢得了近代以来中国反抗外敌侵略的第一次完全胜利。中国不仅赢得了战争,也赢得了屹立世界民族之林的自信,成长起大国担当的脊梁,开启了中华民族复兴崛起的伟大新征程。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 近代以来陷入深重危机的中华民族长期孤军奋战在救亡图存的路上

    近代中国是一曲悲歌。1840年大英帝国军舰的一声炮响,“迫使天朝帝国与地上的世界接触”。

    在西方人眼中,这是一个“老大”的帝国,在“过去的2000年里,有1800年中国在世界国内生产总值中所占的比例都要超过任何一个欧洲国家。直至1820年,中国在世界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仍大于30%,超过了西欧、东欧和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总和”。这是中华民族曾经创造的辉煌,一个至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超越的辉煌。然而,历史却告诉我们这样一个真理:一个国家是否强大不能单就经济总量大小而定。

    历史有如命运轮回。数千年的文明嬗变,无论是游牧民族与农耕民族的冲突,还是基督文明与伊斯兰文明的对抗,贯穿始终的都是征服与暴力。这一次是东西方两大板块的碰撞,震撼前所未有,结果是东方从属于西方。

    一部中国近代史就是一部列强联手制华的历史。中国“闭关锁国”的大门被轰开的那一刻,列强蜂拥而至,不管是单个的还是合伙的,结果无非是签约、割地、赔款。最后是八国联军一起上,行将消亡的清王朝无可奈何地发出“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彻底任人宰割。

    谁会是中国的救世主?面对列强鲸吞蚕食、瓜分豆剖,晚清统治者也曾寄托一丝希望于“以夷制夷”“于法越之役,则欲嗾英德以制法;于中日之役,则欲嗾俄英以制日;于胶州之役,则又欲嗾俄英法以制德。”结果呢?“卒之未尝一收其效,而往往因此之故,所失滋多。胶州、旅顺、大连、威海卫、广州湾、九龙之事,不得不谓此政策为之厉阶也。”梁启超对此抨击道,“若今日之中国,而言联某国联某国,无论人未必联我,即使联我,亦不啻为其国之奴隶而已矣,鱼肉而已矣。”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这就是近代中国“与虎谋皮”的真实写照。

    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中国尝试搭乘欧洲大战的便车,抬升国际地位,向德国宣战,派遣14万华工支援欧洲战场。协约国为拉中国参战,许诺“保证中国会取得大国的地位”。然而战后,身为战胜国的中国收获的只是将八国联军侵华牌坊改成了“公理战胜强权”的纪念碑。在列强分赃的巴黎和会上,中国摆脱不了任人摆布的命运,德国侵华权益转手给了日本,好比从强盗的左手交给了右手。

    那一刻,中国的命运似乎被凝固了,中国仍然是国际舞台上一个边缘化的角色,继续挣扎在反抗侵略的救亡图存、民族自强的路上。

  抵抗日本法西斯侵略,中国率先擎起捍卫人类正义的大旗,站在了世界历史的潮头

    日本是中国一衣带水的邻邦,近代与中国一样遭受西方炮舰的叩关,经明治维新,脱亚入欧,跻身列强行列。同为亚洲民族,中日两国本应携手共进。然而,日本却追随西方列强的脚步走上对外扩张的道路,以武力谋国家的发展,“开拓万里之波涛,布国威于四方”,首先将侵略矛头对准近邻中国和朝鲜,意欲“失之欧洲,取之亚洲”。日本思想家福泽谕吉对此直言不讳:“对待支那、朝鲜之办法,不必因其为邻邦而稍有顾虑,只能按西洋人对待此类国家之办法对待之。”甲午一战,中国惨败,日本割占台湾,攫取2亿3千万两白银赔款。甲午之殇,成为中华民族挥之不去的痛,一时之间,“四万万人齐下泪,天涯何处是神州”。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日本军国主义野心膨胀,与德国、意大利结成法西斯阵营,沆瀣一气,意欲颠覆既有国际秩序、重新瓜分世界、共同主宰世界,分别成为东西方战争策源地。日本的野心是要变中国为其独占的殖民地,进而吞并亚洲、称霸世界。时为日本首相的田中义一向日本天皇提交所谓“满蒙积极政策”的秘密文件,即《田中奏折》,提出:“欲征服支那,必先征服满蒙;如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支那。”1931年,日本发动了九一八事变,侵占中国东北;1937年,发动七七事变,开始全面侵华。中华民族到了亡国灭种的最危险时刻。

    在人类命运面临转折的历史关头,那些所谓的战后国际秩序的维护者,那些有能力将法西斯侵略制止在萌芽阶段的西方大国踌躇观望,作壁上观,盘算着制造“东方的慕尼黑”。慕尼黑阴谋,那是大国以牺牲弱小民族为代价,避战自保、祸水他引,对法西斯侵略势力绥靖妥协的代名词。

    历史似乎在考验积贫积弱的中国,能否承载起拯救人类文明、保卫世界和平的重担?中国人有“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责任担当,在面对人类共同敌人面前,中华民族“不独求民族之解放,不独求领土主权之完整,实亦为全世界各国之共同安全而战也”,这是当时中国政府向世界反侵略大会揭发日寇侵华暴行的电文。羸弱的中国肩膀毅然决然地扛起了反抗法西斯侵略的义旗。

    今天,让世人铭记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伟大地位与意义,是义不容辞的历史责任!

    别忘了,是东方中国,开辟了世界上第一个反法西斯战场,揭开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序幕。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开展时间最早、持续时间最长,抗击了日本军国主义的主要兵力,对日本侵略者的彻底覆灭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别忘了,是中国抗战,在战略上策应和支持了盟国作战,配合了欧洲战场和太平洋战场的战略行动,制约和打乱了日本法西斯和德意法西斯战略配合的企图。

    别忘了,是中华民族,以伤亡3500万人的巨大民族牺牲,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作出巨大贡献。从1931年到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的10年中,中国以劣质武器独力抵抗穷凶极恶的日本法西斯进攻。

    宁可把自己淹没在血泊中,绝不向恶势力投降。这是中华民族与侵略者一战到底的血性!

    “这里如果战胜,其他任何地方都会战胜。世界如此美好,值得为它一战”,这是《丧钟为谁而鸣》里主人公乔顿面对法西斯进攻前的想法,同样代表了东方中国的心声。

    我们的敌人是世界性的敌人,中国的抗战是世界性的抗战

    人必自重而后人重之。一个人如此,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亦然,抗战的中国展示了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能力,也赢得了世界的尊重。正如梁启超所说,“夫天下未有徒恃人而可以自存者。泰西外交家,亦尝汲汲焉与他国联盟,然必我有可以自立之道,然后,可以致人而不致于人。”

    中国成为“一个合格的反法西斯主义国家”“中国人民的英勇抵抗赢得了美国和英国的敬佩”,这是著名历史学者入江昭在《剑桥中华民国史》里的表述,“自1931年以来,中国人第一次能感到他们真正是全球性联盟的一部分。”

    从此,“伟大的中国抗战,不但是中国的事,东方的事,也是世界的事”,“我们的敌人是世界性的敌人,中国的抗战是世界性的抗战”。

    中国不再孤军奋战。2000多名苏联飞行员参加了援华志愿飞行队,他们有如“武汉上空的鹰”,与日寇厮杀在中国的天空。陈纳德率领美国“飞虎队”,转战中缅印战场,开辟喜马拉雅“驼峰”航线,将战略物资源源不断输往中国战场。更有不远万里前来中国救死扶伤的白求恩、柯棣华等外国医护人员。“不同肤色、不同民族、不同国籍的民众凝聚成牢不可破的命运共同体,筑起力挽狂澜的钢铁长城”。

    在人类共同敌人面前,中国同样展现了“铁肩担道义”的中华风范,彰显泱泱大国的使命担当。

    中华民族自古就有与周边国家守望相助的传统,明朝有援朝抗倭,近代则有援越抗法。中国再一次成为东方各民族解放的旗手和中心,成为朝鲜、越南等周边国家反法西斯力量的庇护所和集结地,为这些国家和地区的反法西斯斗争和民族解放运动培养了大批骨干。当时,韩国临时政府主席金九致书中国国民政府:“韩国之独立及全世界弱小民族之完全解放,全赖贵国对日宣战及获得光荣的最后胜利而完成。”

    2014年,中国国家博物馆“正义的胜利——纪念第二次世界大战75周年”展览,有一面写着中英文字的锦旗,上书“中西人民联合起来!打倒人类公敌——法西斯蒂!”落款人为朱德、周恩来、彭德怀。这是中国共产党赠给支援西班牙反法西斯斗争的国际纵队中国支队同志的锦旗。中国有100多人参加了国际纵队,其中许多人为西班牙人民的民族解放事业牺牲。

    历史镜头转到1942年的滇缅战场。10万中国远征军“壮怀激越,奉命远征,别父母,抛妻孥,执干戈卫社稷,挽长弓射天狼”,开始了自甲午战争后的第一次远征。当时的《大公报》指出:“此次出国作战,不仅在捍卫祖国,而且在争取盟邦胜利,保障人类和平。”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是在中国抗战处于极大困难时期实施的作战行动,目的是稳定缅甸战场形势,支援英军作战。此刻,缅甸战局已十分恶劣、英军在日军的猛攻下完全丧失了战斗意志。中国远征军取得仁安羌大捷,救出深陷日军围困的7000多英缅军队,创造了“亚洲的敦刻尔克奇迹”。后因战局逆转,中国远征军败走野人山,陷于绝境,以坚韧不拔之精神,努力不懈,牺牲虽巨,终于突出重围,充分体现了中华民族不屈不挠的民族精神。从1943年10月到1945年3月,中国军队根据同盟国反攻作战计划,先后发起缅北、滇西进攻战役。最终,在缅甸战场上,自夸精锐的日本陆军被他们一向所轻视的中国军队打垮。

    从列强联手制华到世界与中国联手制日,近代中国奋斗了100年。这是中华民族自强不息、殊死抗争的百年。1942年,美国总统罗斯福在发表对美国民众的广播演说时已然看到了中国抗战的价值:“我们没有忘记,中国人民在这次战争中是首先站起来同侵略者战斗的;在将来,一个仍然不可战胜的中国将不仅在东亚,而且在全世界,起到维护和平和繁荣的适当作用。”

  中国重新确立起世界大国地位,肩负起大国担当的责任

    中国的大国地位不是靠他人的恩赐,而是靠抗战赢得的。美国学者费正清指出:“由于日本侵略以及其他国家的卷入,中国从一个软弱的战争牺牲者,转化为一个世界大国,一个确立稳定、和平局面的伙伴。”

    1942年1月,中国以四大国身份在《联合国家宣言》上签字,世界反法西斯联盟正式成立。1943年10月30日,中国与美英苏三大国一起签署《关于普遍安全的宣言》,表明“中国与其他大国一起联合参与推进战争进程、建立和平组织与战后国际合作机制的权利与责任得到了承认”。11月下旬,中国政府领导人参加了开罗会议并与美英共同签署发表《开罗宣言》。1945年4月,中国同美国、英国、苏联共同发起旧金山会议,共商建立联合国,制定并签署《联合国宪章》。7月26日,中美英三国发表《波茨坦公告》,促令日本军国主义无条件投降。在世界反法西斯联盟走向胜利的重要关键点上,都能听到中国的脚步声。战后,中国成为联合国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

    正因如此,1945年4月,毛泽东在《论联合政府》中讲:“中国是全世界参加反法西斯战争的五个最大的国家之一,是在亚洲大陆上反对日本侵略者的主要国家。中国人民不但在抗日战争中起了极大的作用,而且在保障战后世界和平上将起极大的作用,在保障东方和平上则将起决定的作用。”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以中国为代表的亚非发展中国家的兴起,标志着维护世界和平力量的增长。尽管西方百般阻挠,遏制新中国,但从此以后,重大的国际问题,特别是亚洲问题,没有中国的参加,是不可能得到解决的。毛泽东指出:中国人民有这么一条,和平是赞成的,战争也不怕,两样都可以干。新中国坚持正义,在解决国际争端中开始发挥举足轻重的作用,真正发挥大国担当的重任。

    日内瓦会议是新中国成立后首次以五大国身份参加讨论国际问题的会议,中国以协商与和解的精神,促成《日内瓦会议最后宣言》和《印度支那停战协定》。1954年4月21日,《人民日报》发表《争取巩固亚洲及世界和平的使命》指出:“所有参加会议的国家尤其是对维护世界和平事业负有特别责任的大国之间将有可能在互相尊重的平等地位上,根据亚洲各国的切身利益及世界和平的共同利益达成协议。因此,日内瓦会议标志着各大国以协商方式解决国际争端、共同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的努力的一个起点。”

    在冷战对抗取代战时合作,大国争霸威胁世界和平的年代,中国的声音显得更加珍贵。

    ——1954年,周恩来首次提出,并得到印度、缅甸共同倡导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成为指导国家间关系的基本准则。

    ——1955年,中国与其他亚非国家携手合作,在万隆会议上共同倡导了以和平共处、求同存异为核心的万隆精神。

    ——1971年10月25日,中国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1974年4月10日,邓小平代表中国政府在联合国大会上向全世界做出永远不称霸、永远不搞扩张的庄严承诺。

    中国主持正义、捍卫和平的伟大精神得到国际上有识之士的赞赏。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柬埔寨前国王西哈努克在《怀念中国》的歌曲中这样赞道:你是一个大国,毫不自私傲慢,待人谦逊有礼,不论大小,平等相待。你捍卫各国人民自由、独立、平等,维护人类和平!

    如今,迅速崛起的中国,已经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一个愈益强大、更加自信的中国正全方位地、以更加积极的姿态参与国际事务,向世界展示中国负责任、愿担当大国的形象,每天都在创造新的历史。

    ——亚丁湾,索马里“非洲之角”,中国海上护航、打击海盗,确保海上通道畅通,维护了中国和国际社会的经济利益。

    ——中国海军和平方舟医院船,多次赴海外执行人道主义医疗救助,成为承载中国情谊的天使。

    ——中国援助西非抗击埃博拉疫情,展开一场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军卫生战线最大规模的援外行动,为世界有效控制埃博拉病毒作出突出贡献。

    ——临沂舰协助15个国家的279名公民撤离局势日益混乱和危险的也门,其中有来自英国、德国等西方发达国家的公民。

    ——尼泊尔发生强烈地震后,中国派出8支救援力量赴尼抗震救灾,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出境实施国际人道主义救援行动规模最大的一次。

    ——积极参与联合国维和行动,为世界撑起和平的蓝天。目前,中国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派出兵力最多的国家。数千名军事维和人员同时在11个任务区遂行任务。这既彰显了中国对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的重视,也体现了中国作为负责任大国的国际担当。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发布报告称“中国的维和部队是联合国任务部队中水平最专业、效率最高、训练最有素和最守纪律的队伍”。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说:“我对中国维和人员所做的工作感到非常自豪,正是他们让这个世界变得和平、安全和自由。”

    这是传承历史,也是超越历史。中国为世界担当,世界为中国点赞。

 构建命运共同体——思考人类未来的“中国主张”

    吾人如不终止战争,战争必终止吾人。这是西方智者的预言。

    20世纪,“人类两度身历惨不堪言之战祸”。哲学家康德在其《论永久和平》中说,永久和平最终将以两种方式中的一种降临:或者由于人类的洞察力,或者因为在巨大的冲突和灾难面前,除了永久和平人类别无他选。

    1914年8月4日午夜,英国和德国开战的那天晚上,英国外交大臣爱德华·格雷慨叹:“整个欧洲的灯光都要熄灭了,我们此生将不会再看到它们亮起来了。”为和平留下最后一束光,否则人类永远沉沦于黑暗。

    70年前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的最大遗产就是,人类数千年来,第一次实现了对战争与和平理念的共识。

    在人类的历史上一直有消弭战争、倡导和平的思想与实践,如古希腊的奥林匹克“神圣休战”,中世纪的神命休战。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战胜国成立国际联盟,签署《非战公约》。然而,无论是上帝也好,国联也罢,人类总是与和平渐行渐远。

    只有真正把握历史的命脉,才能理性地看到历史的未来。

    中国民主革命的先行者孙中山先生说:“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和平、发展、合作、共赢是战后国际社会70年发展进步的永恒主题与不竭动力。当今世界,人类生活在不同文化、种族、肤色、宗教和不同社会制度所组成的世界里,各国人民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运共同体。

    “推动构建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推动国际秩序和国际体系朝着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发展,推动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这是中国领导人总揽世界大势提出的一个“中国主张”。

    构建命运共同体核心就是:合作共赢。命运共同体不仅是中国的需要,也是人类的需要。中国梦与世界梦是相通的。习主席指出:实现中国梦不仅造福中国人民,而且造福世界人民。我们将始终不渝走和平发展道路,始终不渝奉行互利共赢的开放战略,不仅致力于中国自身发展,也强调对世界的责任和贡献;不仅造福中国人民,而且造福世界人民。实现中国梦给世界带来的是和平,不是动荡;是机遇,不是威胁。

    美美与共,天下大同。

    (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和百科研究部副研究员李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