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全民国防教育网_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启示录之三
您现在的位置:苏州全民国防教育网 > 时事新闻 > 新闻分类 > 警钟长鸣 > 勿忘国耻
时事新闻

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启示录之三

更新时间:1970-01-01 08:00:00 作者:

历史无言,我们的意志不朽

 在那个血雨腥风的年代,抗击侵略、救亡图存成为中国各党派、各民族、各阶级、各阶层、各团体以及海外华侨华人的共同意志。在中国共产党倡导建立的以国共合作为基础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旗帜下,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老幼,全国人民义无反顾投身到抗击日本侵略者的洪流之中。

  ——习近平

  抗日战争,是决定中华民族命运之战。败之,则亡国灭种当“奴隶”!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我们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一首雄壮、激昂的义勇军进行曲,唱出了亿万民众的心声,也揭示了华夏儿女为民族复兴、社会进步而勇往直前的满腔激情。

  抗倭十四载,血战乾坤赤。抗日战争,打出了中华民族的民族意志和精神气概。“精神为主人,形骸为屋舍;主人渐贫穷,屋舍亦颓谢。”一个民族只有从精神上站立起来、强大起来,才永不颓谢。

  这一次,日本鬼子打错了算盘……

  泱泱古国,沧海桑田。我们曾经有过国力强大的盛世辉煌;我们更有着国运衰微的痛楚记忆。

  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门前,矗立着一座巨大的台历状建筑物——“残历碑”,上面密布着千疮百孔的弹痕,隐约可见无数个骷髅,如同千万个冤魂在呐喊,在呼号,在诉说着那段创痛深刻的历史。1931年9月18日夜,日本驻中国东北的侵略军——关东军自行炸毁沈阳北郊柳条湖附近南满铁路的一段路轨,反诬中国军队破坏铁路,并以此为借口,突然袭击中国军队驻地北大营和沈阳城,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

  “九一八”事变,是日本帝国主义长期以来推行对华侵略扩张政策的必然结果,是它企图变中国为其独占殖民地而采取的重要步骤。

  日本自1868年明治维新之后,随着经济的发展,国力迅速提高,其以“国权扩张论”为主要内容的军国主义“大陆政策”逐渐形成,提出有必要在“独立主权以上扩张国权”,主张“当今燃眉之急是与其内张十尺之自由,不如外伸一尺之国权”;主张对待中国、朝鲜之方式,要不必因邻国之故而特别友善,应按西洋人之对待之法予以处置;主张强兵优先,成立参谋总部,扩大军队规模,以年财政预算支出总数的1/4为军费,以中国为目标发展海军新型武器装备;刺探情报,制定侵朝、侵华作战方案,等等。随着日本军力的迅速增大,日本帝国主义对外侵略扩张的步伐不断加快。1879年“废琉置县”、吞并琉球,1894年对中国发动甲午战争,1910年强行吞并朝鲜半岛,1931年制造“九一八事变”侵占中国东北……

  6年后的7月7日,随着卢沟桥畔一声枪响,日本发动蓄谋已久的全面侵华战争。与过去所不同的是,这次侵略战争不以割地赔款为目的,而是要“灭亡中国、绝我族类”。

  铁蹄下,“满腔悲苦,一言难尽”。“七七事变”后不久,《大公报》记者士焯在见闻中写道:“他们(日本鬼子)向长辛店地方索要少女一百名,经当局请求后,他们反说‘亡国的人民,还顾什么廉耻!’三家店一老妇,年已届六十,被敌军轮奸而死。此种行为,实非人类所有。五六岁的小孩在街中心疾走,被敌人以枪射杀……”

  屈辱,刺痛民族自尊!企图鲸吞中国的日本侵略者,促使全国各族人民觉醒、团结、凝聚。 一位大学校长曾经这样激励抗日将士:“经我们血染的山河,一定为我们所有。民族的生存和荣誉,只有靠自己民族的头颅和鲜血才可保持”。

  历史是彰显民族团结的一面镜子。一个万众一心的民族,具有攻坚克难、战胜强敌的强大力量。国家孱弱,社会动乱,人心涣散,军队官兵厌战,是不可能赢得战争胜利的。强胜弱败,这是军事斗争的基本规律。

  1894年中日甲午海战之初,大厦将倾,江山风雨飘摇,清廷醉生梦死、苟且偷安,把刚筹措的数百万两海军经费,挪来为慈禧修园贺寿;海上决战,“定远”“镇远”两舰主炮只有3枚炮弹,军费吃紧,大小官员却贪腐成风,大肆捞钱;旅顺陷落,血流成河,尸积如山,前线告急,官府贴出告示,许诺“助官抗日,可免三年钱粮”,但百姓置身局外,鲜有人响应。

  “是故吾国民之大患,在于不知国家为何物。”当时多少人感叹,对于一个缺乏国家意识的民族,有何忧患可言,有何担当可言,又有何希望可言?!

  “七七事变”后,日本鬼子想“少少出点兵力,企图吓溃我们”,曾叫嚣:“三个月解决支那事变。”二战时的法国,在纳粹进攻面前,几个星期就被全部占领。

  然而,这一次,日本鬼子打错了算盘……

  长城内外,抗日烽火点燃了每一个中国人的意志和灵魂

  中华民族以和为贵,中国比日本强大过上千年,一直善待邻邦。但是“和”不是跪拜强权,不是失尊受辱。

  日本侵略者小觑了拥有五千年文明的中华民族。中华文化中的浩然之气,至大至刚,造就了一代又一代的豪杰,任何侵略者都休想亡我中华。

  “九一八事变”时南京政府实行不抵抗政策,口号便是“彼有强权,我有公理”,期盼的是国际干预。事变第二天即9月19日,中国便向国际联盟报告日本入侵。国联在1个月内曾三次提出双方撤兵的要求,对这一本身并不公正的要求,日本置之不理。当时驻国联的中国代表顾维钧曾悲痛的回忆:当他向各国代表逐个求援时,得到的最令他无地自容的回答是:“你们自己都不抵抗,怎么能期望别人替你对付日本?”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中国人民吸取了“九一八”的教训后,在中国共产党高举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旗帜下,终于发出了愤怒的吼声,1937年的卢沟桥事变,停止了妥协退让,从青纱帐到万山丛中,中华大地到处燃起了抗日烽火,原始的大刀也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所有中国人,不分老幼、无论尊卑,都是守土人!”抗日英雄如天上繁星、大海浪花,不胜枚举。他们舍身驱敌,浴血奋战,永照汗青。

  听到日军全面侵华的隆隆炮声,目睹侵略者的铁蹄肆意践踏祖国美好的河山,具有强烈爱国热情的华夏子孙义愤填膺,血性激发,停止内战、抗击日寇的呼唤,掀起了一个又一个团结抗日的高潮。

  “九一八”事变后,中国共产党代表全民族的利益,连续发表宣言和作出决议,号召全国人民“以民族革命战争,驱逐日本帝国主义出中国”。东北人民和东北军部分爱国官兵在中国共产党的影响、协助或领导下,基于民族义愤,纷纷奋起组织抗日义勇军,开展抗日游击战争。

  1935年以后,中国共产党多次向蒋介石传递信息,希望团结抗日。当时,东北军的爱国将士积极要求抗日,蒋介石为了控制东北军,亲自到西安,先游华山,两天后宣布“剿共”计划。蒋介石的行径遭到爱国将领张学良、杨虎城的反对,张学良、杨虎城对蒋介石多次诤谏无效后,果断动用武力。1936年12月12日,张学良将军在陕西临潼华清池扣留了蒋介石;杨虎城将军在西安扣留了蒋鼎文、陈诚等国民党军政要员。12月25日,朱德到陕北保安县看望红军大学的学员时,有的人出于对反动派的仇恨,提出要杀蒋介石。朱德对大家说:西安发生的这件大事,这是蒋介石反共反人民的必然结果,是蒋介石“攘外必先安内”反动政策的下场。

  “西安事变”后,张学良、杨虎城当即宣布取消“西北剿匪总部”。中共中央以国家民族利益为重,摒弃前嫌,派周恩来等赴西安参加谈判,提出“停止‘剿共’政策、联合红军抗日”“与同情中国抗日的国家建立合作关系”等为内容的六项协议。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终于在周恩来会见被扣留的蒋介石,蒋介石接受停止内战、联共抗日的条件后,和平解决。这是推动民族团结的一个枢纽。从国内战争走向抗日民族战争,这个重大历史转折点,是凝聚民族力量的一个闪光点。

  一个民族在灾难中凝聚的力量,是不可战胜的力量; 从苦难中获得的财富,是最宝贵的财富。

  面对民族生死存亡的危机,中国人民的爱国热情像火山一样迸发出来。面对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压迫,中华民族达到了空前的觉醒、空前的团结和英勇无畏。在中国共产党倡导建立的以国共合作为基础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旗帜下,长城内外、大江上下,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老幼,众志成城、共御外侮,为民族而战,为祖国而战,为尊严而战,汇聚气势磅礴的无穷力量,筑起坚不可摧的血肉长城。

  日军发动侵华战争,中日民族矛盾上升为主要矛盾,团结一心,抵御外侮上升为中华民族的共同意志。1937年8月中下旬,周恩来、朱德等赴南京参加国防会议,进行多次国共谈判。鉴于日军进攻上海的严峻形势,国民党急望红军早日出师抗击日军。8月22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宣布红军主力部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下辖三个师,每师1.5万人。25日,中共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发出改编命令,宣布朱德担任第八路军总指挥,彭德怀任副总指挥,叶剑英任参谋长,左权任副参谋长,任弼时任政治部主任,并按照国民党军队的编制下辖第一一五师,第一二○师,第一二九师和总部特务团。10月12日,国民政府宣布南方8省的红军和游击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四军(简称新四军),叶挺任军长、项英任副军长,下辖第1、第2、第3、第4支队。

  万众一心,联合抗日,这缓解了国内矛盾,凝聚了中国人民的军心士气。短短几个月,红军主力部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红军将士收起红军帽,把红五星换成青天白日帽徽,穿上了一身国民党的军装,战斗在抗日前线。为了中华民族抗击日寇的大业,红军和国民党军队这两个整整打了10年仗的冤家对头,站在同一条战壕里了。八路军和新四军改编后,陆续开赴华北和华中抗日前线作战,极大地壮大了中国抗击日寇的力量。

  民族危难时刻,工农红军改编。一面抗日旗帜,召唤人民子弟兵与国民党军队并肩作战。

  一个民族要独立,要生存,要发展,强烈的民族自尊心须臾不可或缺。在中日之间这个“决死的战争”中,生存还是毁灭,独立还是亡国,要自由还是当奴隶,是每一个政党、每一位国民都不得不面临的严峻问题。在中华民族面临亡国灭种危机的紧要关头,国共两党摒弃前嫌,携手合作,平型关捷报频传,昆仑关杀声震天,无不令敌胆战心惊。

  平型关战斗档案里记载着这样一个感人故事。从晋西南到晋北,敞篷的火车每到一处,人们听说八路军上前线打鬼子,“脸上露出希望的微笑”,“成包成包的芝麻饼、糖果等往车厢里抛”;流亡学生冒雨挤在月台“把自己仅有的一件大衣、一条围巾、一副手套送给战士”,战士们热泪盈眶,振臂高呼“头可断,血可流,宁死不做亡国奴!”

  在中华民族面临亡国灭种的紧要关头,华夏同胞猛然觉醒,奋起抗击。长城内外,大江南北,熊熊燃烧的抗日烽火点燃了每一个中国人的意志和灵魂!

  正义的革命的战争,其力量是很大的

  马克思主义战争观认为,物质因素决定着战争胜负的可能性,精神因素则是将这种可能性变为现实性的决定因素。

  新中国刚刚成立,抗美援朝战场,美军一个军拥有坦克430辆,志愿军6个军没有一辆坦克,完全处于劣势的志愿军却打赢了一场“绝对不可能赢”的战争。

  是什么让志愿军所向披靡?毛泽东的答案是“美军不行,钢多气少”,而我们是“钢少气多”。

  中国抗日战争是为实现民族解放而进行的战争,全民族的政治动员是夺取战争胜利最基本的条件。抗日战争的伟力之最深厚的根源,存在于中华民族之中,真正有力量的是中华民族的团结奋斗,而不是日本侵略军。动员起全民族的力量,就能弥补抗日战场上武器装备劣势等等的不足。

  中国共产党相信和依靠人民群众在战争中的历史主体作用。抗战一开始,党中央就认识到只有人民战争,才能打败日本,由此确定了“放手发动群众,壮大人民力量”的基本方针,呼吁全国军队和全国人民总动员,军力和民力相结合,筑成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坚固长城。全民族不分党派阶层,“有力出力,有钱出钱,有枪出枪,有知识出知识”,形成了全民皆兵、全民抗战的壮举和伟业。人民充实了源源不断参加抗战的雄厚兵力,到抗战胜利前夕,仅民兵就达到220万人以上;人民组成了支援保障抗战的人力大军,全面抗战期间征募壮丁1335万人;人民提供了支持抗战到底的不竭物力,许多民族资本企业尽其所有保证战争物资需要。

  抗日战争是为人民利益而战斗,就要实行代表绝大多数人民利益的奋斗纲领和基本政策。夺取抗日战争胜利,必须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阶级、阶层和社会集团,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矛盾,结成最广泛的统一战线,使抗日战争获得最广泛的国内社会基础和国际同情援助,最大限度地孤立日本和打击日军。反之,没有巩固的抗日统一战线,就难以团结全民族的力量,就会削弱对侵略军的打击力度。1941年1月,国民党顽固派掀起第二次反共高潮,制造了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严峻关头,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力量迅速揭露国民党顽固派的阴谋,得到各族人民和广大爱国侨胞的支持和同情,取得了政治上的主动。皖南事变后新四军的迅速发展表明,抗日得人心,爱国得人心。维护民族团结,是人心所向,大势所趋。

  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东方战场,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民族独立的抗争。共产党领导的敌后战场,与国民党领导的正面战场配合策应,激发民族力量的战斗精神,创造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历史的奇迹。

  在华北战场,第一战区部队对沿平汉、津浦铁路线南侵的日军,实行节节抗击。第二战区部队在平绥铁路东段同进犯的日军展开激战。八路军第115师在平型关附近伏击日军,首战告捷,歼日军精锐第5师一部1000余人,鼓舞了全国军民的斗志。1937年冬至1938年春,日军在华北对中国军队发起大规模“围攻”。徐州会战前后,为策应正面战场友军的作战,八路军在平汉、津浦铁路北段、邯郸至长治公路、临汾至大宁公路积极开展破袭战和伏击战,先后取得神头岭、响堂铺、午城井沟等战斗的胜利。1938年4月下旬,八路军主力陆续向冀、鲁、豫三省平原发展,协同当地人民抗日武装,广泛开展游击战争,先后创建了冀南、豫北、冀鲁边、冀中、冀东等抗日根据地。

  在华中战场,第三战区部队面对日本侵略军在武器装备上的强大优势,许多官兵凭着一腔爱国热情,不怕牺牲,拼死作战,在一个基本没有设防的大城市周围与日寇展开淞沪会战,一度取得了一些鼓舞人心的胜利。中国空军的勇敢精神和辉煌战绩,震撼敌胆。这种胜利,是民族精神的反映,是爱国力量的呼唤。在强敌进攻面前,中国军民浴血奋战三个月,迫使日军转移战略主攻方向,打破了日军三个月灭亡中国的迷梦,为中国沿海工业内迁赢得了时间。新四军于皖南、皖中、苏南和豫东地区,积极开展游击战争,取得蒋家河口、韦岗等多次战斗的胜利,创建了抗日根据地。

  在日本侵略者的杀戮面前,无数中华民族优秀儿女抱定了“我们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的决心,抱定了无所畏惧、抗战到底的信念和斗志。他们或沥血孤营,或横刀敌阵,或裂身银汉,或碎首沙场,或毁家纾难。血战的勇气,慑匪寇而泣鬼神;无畏的抗争,动苍穹而震寰宇。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充分展示了中国人民不畏强暴、血战到底的英雄气概。

  面对强敌,中国军队敢于亮剑。平型关大捷,给日本侵略者当头一棒,宣告了“日本皇军不可战胜”神话的破灭;百团大战,振奋了全国军民的抗战信心。川军某师在师长王铭章率领下,面对5倍之敌血战不退,最后血洒沙场。毛主席特赠挽联:“奋战守孤城,视死如归,是革命军人本色;决心歼强敌,以身殉国,为中华民族增光。”

  面对强敌,中国军人敢于牺牲。将士们用血肉之躯,弥补武器装备上的差距,常常是整营、整连战死。中日军人伤亡比例高达5∶1,真可谓“一寸山河一寸血”!不论是游击战,还是淞沪会战、太原会战和反攻滇西,中国军人都打得惨烈而悲壮。

  万众一心的民族意志是力量的源泉,是增强军队战斗力的重要支柱。毛泽东深刻指出:“正义的革命的战争,其力量是很大的。”

  对一个节日最好的纪念,就是完成我们未竟的事业

  “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否认罪责就意味着重犯。”

  2014年2月27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以高票审议通过了《关于确定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的决定》和《关于设立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的决定》。以国家立法的形式确定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设立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是全民族高度共识之下的国家行为,是在国家制度和法理的层面上所能赋予重大历史事件和纪念活动的最高规格,充分表明了中国人民维护国家主权、领土完整的坚强决心和反对侵略战争、捍卫人类尊严、维护世界和平的坚定立场。

  丘吉尔说:“你能看到多远的过去,就能看到多远的未来。”铭记历史,不是为了延续仇恨,是为了珍惜和平、维护和平。

  历史不容忘记,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取得了抗战胜利。回望屈辱悲壮的中国近代史,面对帝国主义列强对中国的疯狂侵略,虽有无数仁人志士奋起反抗,但最后都以失败告终。抗日战争的胜利,彻底扭转了百年来中华民族落后挨打的局面。中国共产党于危难之际挺身而出,积极倡导并推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建立,全国军民众志成城,共赴国难。在中华民族反抗外敌的历史上,从来没有像抗日战争那样,民族觉醒如此深刻,社会动员如此广泛,战斗意志如此坚强。

  历史不容忘记,那些为了抗战胜利而英勇牺牲的爱国将士。无论是共产党员,还是国民党中的爱国将士,四万万五千万各族同胞,空前团结,意志如磐。面对日寇屠刀,父老乡亲,兄弟姐妹,手臂相挽,誓死抗击。2014年9月1日,民政部发出公告,公布第一批在抗日战争中顽强奋战、为国捐躯的3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引人注目的是,名录中隶属国民革命军系统的共有94人,占到总数近1/3。这充分说明,不管是共产党员还是国民党的官兵,也不管是将军还是士兵,只要是为国家和民族利益舍生忘死,都会享有应有的尊敬和荣誉。

  历史无言,精神意志不朽;时光荏苒,英名浩气长存。

  抗日战争的胜利表明,战争力量是动态的,随着时势发展和主观指导者的能动性而发生变化。国家利益,民族振兴,都是凝聚人心、积蓄物力的一面鲜艳旗帜。

  抗日战争的胜利揭示,中国社会的发展是由进步力量所主导的,中国人民为实现世界和平作出了不可磨灭的伟大贡献。中华民族走向伟大复兴的进程不可阻挡。

  抗日战争的胜利启迪,在维护国家整体利益的大局下,促进各族团结,凝聚各类力量,是中华民族从胜利走向胜利的保证。万众一心,众志成城,是推动民族复兴的动力之源。

  “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

  习主席深刻指出,“中华民族的昨天,可以说是‘雄关漫道真如铁’”;“中华民族的今天,正可谓‘人间正道是沧桑’”;“ 中华民族的明天,可以说是‘长风破浪会有时’。” 当今时代,尽管国际风云变幻,安全威胁多样,但我们深刻总结历史经验,不断进行艰辛探索,坚持深化改革,增强经济实力,找到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正确道路,迈开了朝着民族复兴的目标奋勇前进的步伐。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也更需要“众志成城”!

  100年前,孙中山在檀香山和香港建立“兴中会”时提出了“振兴中华”的口号。100年来,这一宏愿始终是燃烧在一代代中华儿女心中熊熊不息的火焰。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是无数革命先驱孜孜以求的理想,是当代中国人不可推卸的历史使命。

  列宁说,对一个节日最好的纪念,就是完成我们未竟的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