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全民国防教育网_[60年的路]苏州美术馆:沧浪亭畔的艺术之宫
您现在的位置:苏州全民国防教育网 > 时事新闻 > 新闻分类 > 苏州军志 > 大事记
时事新闻

[60年的路]苏州美术馆:沧浪亭畔的艺术之宫

更新时间:1970-01-01 08:00:00 作者:

 

               1928年,当时沧浪亭大门,左右各挂“苏州美术馆”和“苏州美术专科学校”牌子。 (资料图片)

  苏州城南,沧浪亭畔,矗立着一座希腊式建筑——苏州美术馆。八十多年来,饮沧浪之水,与沧浪为邻,就是这座由十四根爱奥尼亚大廊柱撑起的罗马大楼,见证了苏州美术文化事业的一路发展。

  说起苏州美术馆,那一定要和苏州美术专科学校联系起来。苏州美专创办于1922年,由颜文樑先生创办,是历史最悠久的美术学校之一。在创办之初,还没有我们现在的苏州美术馆,是借用县立中学的余屋作为学生校舍(在今沧浪亭对面)。1927年,吴县公益局,拨名胜区沧浪亭为美专校舍,并在学校内创办苏州美术馆,成为中国有史以来第一座以政府命名的美术馆。苏州美术馆副馆长杨文涛介绍到,当时沧浪亭大门,左右各挂一块牌子,一块是苏州美术专科学校,一块是苏州美术馆,黑底白字。

 

当年的苏州美术馆。(资料图片)

  美术专科学校老校友,92岁高龄的苏州画家尢玉淇老先生,回忆起在苏州美专就读的那一段学生生活,将之描述为他毕生难忘,最最美好的岁月。尢老回忆,沿河的那座希腊式艺术之宫里,内壁上都画着富丽堂皇,色彩艳丽的壁画。展厅内有颜文樑校长在罗浮宫内临摹的巨幅油画《罗拉》,宿醉未醒的样子,为欣赏者带来了一个绯色的梦。在陈列室的对面,是法国式的素描大教室,一尊尊大型的石膏制的希腊神像,栩栩如生。尢老说:“我就在这个大教室里,手执木炭条,刻画着石膏像的轮廓,明暗。”

  尢老所说的这座艺术之宫,就是1932年,颜文樑得到邑人吴子深资助,在沧浪亭园内建成的希腊式新型教学大楼。大楼宏伟宽敞,分教室、办公室、石膏室、陈列室、实习室等,共五十间。教室分为大型国画教室,大型人体写生教室,理论教室,音乐教室,钢琴教室等等。在底层内也有不少教室和高班同学单间的油画室。尢老说:“我曾看到后来大师级的画家李宗津,在里面全神贯注的画着油画的神态。”当时,沧浪亭西偏沿河一带,陈列室有数百平方米,除常年陈列当代中国画家的中西作品外,为使学生临摹起见,另辟专室,陈列中国古代名画,其中有张宗苍的山水立轴,和陶绍源临王维的《辋川图》长卷等,也是当时其他美术学校缺少的。如今,这些教室都作为美术馆的陈列馆置放展品,地下室作为普通市民参加美术培训地点。

  尢老说,那时走在美术馆的走廊里,或许还会闻到调色板上的油味。校内还有两艘划船,供学生荡漾。课余之暇,独自划到沿河的钓鱼台下,或看书,或仰望蓝天白云,一边还听着钢琴室里传来的钢琴声。如此情景,让人感觉,这里只有对艺术执着的追求,没有贪与欲。圣洁的情感,将这里染成高纯度美的境界。

  后因抗日战争等一系列原因,美术馆闭馆,美专也辗转其他地方招生办校。1952年,苏州美专与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山东大学艺术系合并,定名为华东艺术专科学校(即今天的南京艺术学院),校址设无锡。虽然苏州美专不在了,令人遗憾,但1979年12月成立的苏州美专校友会,也让美专的老校友们有了再相聚的机会。

 现在的苏州美术馆。

  1997年,苏州美术馆正式复馆,十四根爱奥尼亚大廊柱依然矗立着,60多年来,艺术之宫似乎一点改变也没有,而美术馆的建设和管理开始走上了正规化和现代化的轨道。据了解,当年美术馆的大部分展品都被移走了,现在美术馆的展品,除了有当年颜文樑捐赠的各时期画作,还有各种画展、画家的捐赠,而美术馆也会利用收藏经费,通过拍卖行拍得画作收藏。目前,苏州美术馆有典藏300余件。

  杨文涛说,近代的美术馆是研究美术艺术,当代的美术馆应该参与到美术艺术中。美术馆本身要打破坐等观众上门的被动形式,要有“创新”和“创兴”的能力。苏州美术馆以研究、典藏、展览陈列、教育、交流、服务等为六大主要功能,以“近现代美术,苏州本土美术,中国当代艺术”为学术研究和收藏的定位,突出强调学术建设的意识和公共服务的意识。

  今年7月18日,在原苏州美专校址、现苏州美术馆揭幕苏州美专建校86周年纪念画展,来自京、沪、浙、苏、粤等近10个省、市的苏州美专校友和他们的亲属200多人齐聚于此。苏州美专的校友和已过世的美专师生的家属拿出了各自的藏品,苏州美术馆、广州名人档案馆等机构也提供了部分藏品。展览共展出62位画家的国画、油画、水彩、水粉、素描、版画和雕塑等作品126件。62位画家中有57位为苏州美专校友、5位与苏州美专有着密切的关联。

  作为苏州市重要文化标志性工程,2008年苏州确立建设美术馆新馆,2010年,在人民路桃花坞将会有一座粉墙黛瓦的新美术馆座落。而沧浪亭畔的罗马大楼将会作为颜文樑纪念馆以及学术性研究地沿用下去,继续发挥它的余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