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全民国防教育网_汤斌与苏州
您现在的位置:苏州全民国防教育网 > 时事新闻 > 新闻分类 > 苏州军志 > 名人录
时事新闻

汤斌与苏州

更新时间:1970-01-01 08:00:00 作者:

     在苏州市地方志办公室编纂出版的《老苏州·百年旧影》画册(江苏人民出版社 1999年 9月版)上,有一帧“民不能忘”牌坊的照片,文字说明这样记述:“在胥门接官厅。为纪念清康熙年间江苏巡抚汤斌而建”。

     那么,苏州百姓为什么要专门建此牌坊纪念汤斌呢 ?原来,汤斌是睢州 (今属河南 )人,清顺治九年进士,康熙二十三年由内阁学士擢升为江苏巡抚。在他巡抚江苏的短短两年里,他凭着勤政爱民的为官之道,获得了苏州人民的爱戴,在离京赴任前的辞别仪式上,康熙帝意味深长地说,江南风俗向来奢靡,讼狱繁多,因为你耐得了清苦,所以特派你去当巡抚,希望有所变革。并赐鞍马、彩缎、白金、御书,可见恩威有加,寄予厚望。

     上任伊始,汤斌从整顿吏治入手,首先清理了多年来堆积如山的文案。在清理过程中,他发现苏松地区的州县官吏很不知自爱,上级官员常以下级官吏的缺点或失误作为索贿的筹码牟利,下级官吏稍有不满或馈礼不足即遭罢免,敢怒而不敢言。于是,他召集所属府州县的官吏,告诫他们不得收受属下馈礼,取消了一些乱摊派,令一些有小过的官吏改过自新,并严惩了重大的贪官污吏以镇效尤,他自己也屏绝一切请托,以身作则。从此,江苏吏治廓然大清,不管是奉使进京的官员,还是往来过客,江苏驿站始终不超过“斗粟”之费。

    作为一名封疆大吏,汤斌非常关注民间疾苦。长期以来,江南殷富的名声在外,沉重的赋税使百姓不堪重负,纷纷外逃,一些州县的官吏也常因不能按时完税而遭革职查办。康熙十九年,江苏又遇大面积水灾,更加重了欠赋额度。汤斌到任后,查知实情,当即据实奏报,恳请皇上免除灾欠积赋减轻赋额,放宽官员的考成标准,豁免因避赋外逃的人丁,整肃了各驿站的弊端。先后奏免赋额数十万两。淮、扬、徐及江西、湖广水灾,他都毫不犹豫地发粮赈灾,而且都先发后奏,解救了亿万灾民的生活困难。百姓为感谢汤巡抚的再生之德,意欲为他建立生祠膜拜,而他却极力阻止。

     在苏州两年,汤斌做的另一件深得民心的大事就是禁毁上方山的五通神。自古以来,苏州多迎神赛会和淫祀邪说,而上方山的五通神更是其中翘楚。一些奸巫淫尼大施宣扬五通神的法力,稍有不敬,就会兴妖作怪,甚至弄得家破人亡。因此,百姓人人害怕惹祸上身,只好经常去顶礼膜拜,以图消灾。苏州有句老话叫做“上方山的阴债还勿清”,上代“借”的阴债,下代还得还。百姓深受其害,却敢怒而不敢言。汤斌来苏后,立义仓、复社学,重修泰伯庙,以继承圣学为己任,多次到学宫亲自为诸生讲《孝经》,希望革除陋习,化俗于敦。

     据史志记载,为破除迷信,汤斌到上方山用绳索系于自己的脖子,将五通神的塑像抛入湖中,并纵火焚毁了庙宇,奏请取缔了全省 370多处类似淫祀。几天后,汤斌乘船过石湖,突然间,有两个木偶从水底浮出跃入船中,一干随从吓得浑身抖擞,不知如何是好,而汤斌却不为所动,叫手下不要慌张,静静守候,不一会儿,便抓获了两名装神弄鬼的家伙。经审问,得知他们是受妖巫指使,威吓汤巡抚,图谋复兴五通神的。不料,这位汤巡抚硬是个不信邪的人物。据说,有人曾在上方山掘得一块石碑,上面刻着“肉山酒海遇汤而败”八字,是仙人张三丰所书的预言。

     汤斌居吴深得民心,政绩显赫。他天性淡泊,为官以不扰民为准则。他生活节俭是出了名的,终年以韭菜、豆腐羹下饭,荤腥鱼鸡从不进入衙署,以至民间谚语称之为“豆腐汤”,既指汤斌节俭的饮食,又道出了百姓对他清正廉洁的褒扬和肯定。

     康熙二十五年,汤斌擢升为礼部尚书掌詹事府事。当地百姓听说汤斌要离苏赴京,数万人为之罢市 6天,天天到巡抚衙门痛哭挽留。汤斌动身赴任时,除了随身衣被外,别无他物。

     苏城百姓怀着依依不舍的心情,抚老携幼奔走相送,自苏州城一直到江北,一路上,送行的人千里不绝,直到汤斌渡过淮河为止。为了纪念汤斌,苏州胥门接官厅便有了“民不能忘”这座石牌坊。康熙二十六年,汤斌过世后,苏州百姓又在郡学之西为他建祠,肖像祀之。雍正十二年,奉旨崇祀贤良祠,乾隆元年,汤斌被追谥为文正。道光三年奉旨从祠文庙,道光八年巡抚陶澍在沧浪亭西创建五百名贤祠,将汤文正斌遗像刻石祀之。另外,在虎丘西面也曾有过汤文正公祠,在穹窿山藏书庙内,也供祀汤斌。可见,为民办好事,老百姓是不会忘记的。

     这座牌坊耸立在苏州近三个世纪,直到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才遭拆除。如今,知道“豆腐汤”故事的人也许已经不多了,但苏州人民并没有将这位清正廉洁、勤政爱民的好巡抚遗忘。将它载入世纪珍藏品《老苏州》画册。

     这则故事给人的启示是:为官一任,就得造福一方;勤政爱民,准获百姓称道;勤俭节约,则“民不能忘”。金杯银杯不及老百姓的口碑。
 

上篇:在苏州“革命”的程德全

下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