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全民国防教育网_程德全 末代江苏巡抚“挑瓦革命”
您现在的位置:苏州全民国防教育网 > 时事新闻 > 新闻分类 > 苏州军志 > 名人录
时事新闻

程德全 末代江苏巡抚“挑瓦革命”

更新时间:1970-01-01 08:00:00 作者:

程德全像。

坐落在书院巷内的江苏巡抚衙门旧址。  记者 徐志强 摄

  沧浪区书院巷20号,江苏巡抚衙门旧址。 100年前的11月15日,江苏巡抚程德全受革命力量的推动,在此用竹竿挑去巡抚衙门上的几块瓦片,宣布江苏省脱离清廷独立。至此,作为江苏省城所在地的苏州,不费一枪一弹就赢得了光复——

  沧浪区书院巷20号,江苏巡抚衙门旧址,如今是苏州卫生职业技术学校的所在。这两天,告别了国庆长假的宁静,此地重又迎来琅琅书声。

  就在100年前,江苏末任巡抚程德全受革命力量的推动,在此用竹竿挑去巡抚衙门上的几块瓦片,宣布江苏省脱离清廷独立。至此,作为江苏省城所在地的苏州,不费一枪一弹,革命成功。“程德全选择与清王朝决裂,在封疆大吏中率先反戈一击,由清政府任命的江苏巡抚一变而为反正后的江苏都督,绝非亡命徒的孤注一掷,也不是头脑发热情况下的一时冲动,”苏州大学历史学系教授王玉贵告诉记者。

  王玉贵是前不久刚出版的《苏省辛亥年》系列丛书之一的《挑瓦革命的末代江苏巡抚程德全》的作者。他认为,历史上对程德全的评价有过不同的版本,但总体上他是一个与时俱进的人物。他为官清廉、关注国家命运、民众疾苦,总是力所能及地捍卫国家主权、保护民众利益。

  程德全是四川云阳人(今属重庆市),字本良,别字纯如,号雪楼,出生于太平天国运动正如火如荼的19世纪60年代初,殁于20世纪30年代初期,是中国近代大部分磨难的亲历者。出身于乡村知识分子家庭的程德全,家境贫寒,父亲是秀才,他从小跟着父亲读书识字。光绪十六年(1890年),程德全告别家人,出川游历至京城,在四川会馆住下后入国子监肄业。和他的前辈诸如曾国藩、李鸿章、左宗棠、胡林翼等人一样,程德全属于在实干中崛起的高官。为官前,他是一名科举落榜生,这在科举取仕的封建社会算是罕见。 1905年,清政府任命勤勉工作多年的程德全为署理黑龙江将军。两年后,又破格任命他为署理黑龙江巡抚。end#>

        在结束了长达十余年的黑龙江从政经历之后,程德全于1910年调任江苏巡抚,来到苏州。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从而拉开了埋葬清王朝的序幕。武昌起义爆发后不久,首义士兵就占领了武汉三镇,成立了湖北军政府。面对突如其来的武装革命,各地督抚的表现很不一样。大致可分为如下几种:一是潜逃,以两广总督张鸣岐、两江总督张人骏为代表;二是被杀,以四川总督赵尔丰、湖广总督端方为代表;三是自杀,以闽浙总督松寿为代表;四是顺应时代潮流,宣布反正。

  关于程德全在辛亥革命中的表现,言人人殊。革命党人说他在新军进城之际,从“梦中惊起,罔知所措”;其家仆则说他仅用竹竿挑去巡抚衙门上的几块瓦片,以示革命必须破坏,就从清朝的巡抚摇身一变而为民国的都督;以往的教科书则说他投机革命。在研究了大量史料之后,王玉贵认为,实干起家的程德全由于没有耀眼的科举经历,加之“挑瓦革命”又不够暴力,历史也没有获得太多的高评,因此其受关注的程度明显低于革命特征十分鲜明的蔡锷等名人,这就导致其历史面目不够清晰。

  王玉贵介绍说,1911年11月3日上午,上海发动反清起义,当日下午宣布光复。上海光复后,派出50多人组成的民军乘专列,于1911年11月14日赶到苏州,会同枫桥新军营代表前往巡抚衙门,争取程德全反正。15日下午,在上海的苏、松、常、镇、太五属绅民代表于江苏省教育总会举行会议,公推代表去苏州劝程德全起义。但当他们达到苏州时,发现苏州已经易帜,满街到处都挂上了象征革命的白旗。

  原来,苏城绅商在得知上海光复的消息后,以人民生命财产和全城商业关系重大为由,推民团绅董潘祖谦、商会总理尤先甲、自治所董江衡、教育会代表孔昭晋、钱业代表庞天笙等先后拜见程德全,请他采取措施予以保全苏城的安全。江苏督练公所总办张伯纯也对程德全说,目前土崩之势已成,要想持危扶倾,恐怕难以做到,如果一旦有变,只有顺乎人心以保全地方安全,才是上策。

  当时,在宦海沉浮的程德全已看透了清王朝的腐朽本质,与其一起陆沉,不如反戈一击,使地方免受糜烂,百姓免遭戕害。程德全当场表示:“此举我亦赞成,但务必秋毫无犯,勿扰百姓。 ”并让孔昭晋起草保护条例。当天夜里,程召集布政使以下及协统、督练处总会办会议于抚署大堂,程发表演说,欲宣告独立。

  其间还有一个小插曲。时任提法使兼布政使的左宗棠之子左孝同以为不可。督练公所科长章驾时拔刀相向,怒目视左,气氛一时变得十分紧张。提学使樊恭煦见状,当即起身打圆场,会议于是作出决定,于天明后公开宣布独立,并推程德全为都督。当天夜间,程德全便命衙役准备了一根长竹竿,到大堂屋檐下举竿挑落几块檐瓦,同时在巡抚衙门前挂起“民国军政府江苏都督府”的招牌,正式宣布江苏省独立。程德全本人也由江苏巡抚,一变而成为江苏都督。 15日,新军马队、步队、工程队、辎重队偕民军先后进城,一律臂缠白布,各城门均由新军把守,来往行人只准徒手出入。新军进城之后,排队前往抚署,面见程德全,进呈“江苏都督之印”。“程德全最终选择倾向革命一边,主动宣布反正,是一种值得充分肯定的果敢行为。 ”王玉贵说,在苏州光复过程中,程德全虽不是主动筹划,但也没有盲目效忠清廷。在武昌起义刚爆发之际,他希望清廷能迅速采取断然措施,扑灭革命之火,然后立即进行实质性变革,挽狂澜于将倒。但随着革命形势的飞速发展,他还是顺势而变,宣布苏州光复,并出兵参与进攻南京的军事行动。程德全最终选择了倾向革命一边,从而不仅使地方免遭军事行动所带来的糜烂。由于苏州作为省城在江苏省,以及东南地区、乃至全国的特殊地位,程德全的主动反正其导向意义显得非常重要,江苏省的光复影响并带动了整个东南地区的局势转换。

  与其他许多地方在革命前后纷纷出现混乱、滥杀无辜,甚至革命阵营很快发生分裂、出现流血事件相比,苏州宣布光复后,总体上显得是秩序井然,民众照常生产生活、商人照常买卖营业、官府照常升堂办公,只不过辫子被剪了、女人裹起的小脚放了、黄龙旗被白旗和象征五族共和的五色旗所取代、老爷大人的称呼被同志所取代。

  古城苏州的历史就此掀开了新的一页。

上篇:

下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