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全民国防教育网_提升我国军力的动因与路径
您现在的位置:苏州全民国防教育网 > 时事新闻 > 新闻分类 > 众话国防 > 党政军首长话国防
时事新闻

提升我国军力的动因与路径

更新时间:1970-01-01 08:00:00 作者:

    编者按温家宝总理在全国人大第十一届五次会议上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涉及到国防和军队建设部分,既有国防费两位数增长,也有对军队改革的要求,还有对思想政治建设的强调,这些必然地引起国内外媒体和公众的关注和热议,更引发部队官兵的思考。3月13日,记者参加了国防大学基本系一队一班学员进行座谈讨论。我们听一下这些中高级领导干部是如何理解政府工作报告,尤其是思考什么和如何思考。

    只有实现军力长足发展,才能担负起维护世界和平的责任

    杨国华(总参陆航部某部部长):与往年相似,政府工作报告涉及国防和军队建设部分总要引起国内外的关注,尤其是涉及经费投入,总被西方媒体炒作一番。既然这是一个绕不开的问题,我们就予以辨析和回答。很早以前,我就注意到美国人强调中国是“利益攸关方”,我们承认自己是利益攸关方,否则中国领导人在国际场合一再强调建设和谐世界的问题,也就是会越来越多地承担国际责任的问题。这里的问题是,作为利益攸关方,我们就必须一起关注世界最大的利益是什么?是和平和安宁。由此又决定着,只要维护了这一最大利益,就属于承担了攸关方的责任。那么,怎样才算承担起大国应有的责任,也就是西方人所说的利益攸关方,我想除了推动世界经济发展,也一定包括军事,毕竟今天的世界并不太平。所以,我们讨论问题首先找到统一的价值坐标,弄清问题的本质。

    王 玮(二炮某部办公室主任):我同意班长杨国华的观点,目前西方世界总有中国不能当“搭便车者”的声音,甚至美英等国的政要还提出和邀请中国出兵阿富汗。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维护世界和平需要有中国的力量介入。当然,我们有自己的原则和对责任的理解。这就有一个问题需要思考,承担一定责任是要有一定的能力作基础。每年两会关于涉及国防费的增长,西方媒体就说三道四,一些政客就重弹“中国威胁”的老调,这是不合逻辑的。西方一方面希望我们能力低低的,一方面又要求我们履行他们所谓的责任,这是自相矛盾的。所以,西方不能双重标准,尤其不能出现逻辑上的混乱,要真正把中国作为和平力量,作为伙伴。

    廖永红(某集团军步兵师师长):我们还可以从另一个逻辑起点上看问题。纵观世界历史,横看现实世界,你不会看到一个大国只发展经济而不发展军力,换句话说,没有一个大国愿意且就是采取失衡的方式当跛脚鸭。国家就是一部机器,同时遵循规律,如果坚持让中国违规律,即使不能给人带来灾难,至少会给自己带来问题。如果进行对比,中国的国防投入看似很大,但与美国相比,我们还是偏低的,有限的,美国2012财年军费预算6900亿美元,中国到今年的预算才突破1000亿美元。说句绝对的话,即使某一天我国的国防费与美国持平,也无法与其相提并论,国防建设也有一个积累的过程,不是一年有了大投入就发生质的变化。我讲这些数字不过是想说明,看中国要客观公正,不能以偏概全,更不能戴着有色眼镜。如果中国拥有一艘训练用的航母也要百般指责,忘记了美国停泊港口待拆解的航母就达四艘之多,就太缺少说服力了。

    只有建设起强大的军队,才能有效履行党和人民赋予的使命任务

    闵 捷(湖北省武汉警备区政委):上面几位同志站在国际视野谈中国发展军力之必然和必要,很有说服力。实际上,即使完全站在自身发展的角度讲,同样必要。今天中国的发展正在步入科学发展的轨道,越来越强调我们的发展决不会失衡和违规律。道理不难理解,科学发展观是我党从实践中总结出来的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既然这一科学理论源于实践,是治党治国治军的指导理论,在当前和今后很长时间内都将发挥特别重要的作用,那么,我们制订发展战略和具体规划,都一定按照科学发展的理论进行。换言之,国家的每一项重大决策,都是建立于科学发展观的思想基础之上。比如医疗、教育,也包括国防和军队建设,这是过去很长时间里属于欠账太多的领域,同时又必须加强的领域,非此不足以提升党的执政成效,提高执政能力。简单地说,在中国经济总量已经达到世界第二的情况下,加大国防和军队建设的投入,实在不应当成为大惊小怪的事情。

    马哲文(空军某训练基地政委):沿着大家的思路,我认为,更为明确的是,国防投入是与这支军队担负的使命任务紧密联系的,或者说是使命任务决定的。政府工作报告强调了军队应履行的使命任务,其中包括传统的使命任务,也有新生的使命任务。自从胡主席赋予我军新的历史使命后,军队的全面建设便紧盯履行使命任务的能力展开。这无疑对军队的建设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上面几位同志说得好,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大国地位的确立,或者说世界政治生态的变化,我们确有一个担负更多国际责任的问题,事实上20多年来我们已经担负了大量的国际责任,比如中国已经是世界大国中派出维和人员和批次最多的国家之一。另一方面,党和人民对军队有更高的期待和要求,突出的是非战争条件下的军事行动,这是在抗灾救灾优良传统基础上的新发展、新要求。使命任务拓展了,环境条件变化了,都需要军队提升战斗力,这就涉及到加大经济投入。

    李卫国(某集团军高炮旅政委):作为部队的带兵人,通过到校来进行专业知识的学习,结合实践,愈来愈深刻地感受到,党和国家重视国防和军队建设,不断加大投入的必要,既深刻揭示了富国与强军的辩证关系,又符合我们逐步提升的国际地位。应当承认,近些年来军队建设确实发生了巨大变化,武器装备较过去有了很大的跃升,官兵素质也有了很大提高,武器装备的改善是国民经济发展惠及国防的结果,大学生入伍当兵是国民教育惠及军队的结果。所有这些所意味的是,我们已经跳过了“忍耐”的阶段,进入良性循环。这些都是科学发展观这一科学理论指导的结果。我作为一名共和国的军人在为我军发展自豪的同时,也深切感受到,我们的投入和发展仍然处于基础阶段,与我们担负更大更多的国际责任,保证和谐世界理念落到实处,与军队在国家建设中所处的地位相比,与党和人民对军队建设的要求相比,特别是与西方发展国家相比,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加强国防和军队建设的思路和途径

    马立新(海军潜艇某支队长):报告强调“积极稳妥地实施国防和军队改革”,这需要引起我们特别的关注。这一提法和要求,至少包含着几个方面的重要思想:一个是要改革。“积极”两个字已经透出改革的必要和必然。中国几十年取得的成绩已经说明,只有改革才能克服矛盾,才能科学发展,才能取得更大的成绩。改革是主旋律,改革也是全领域全方位的事情。为什么本次两会改革成为重要话题之一,原因即在于此。其次,要稳妥地推进改革。中国的改革已经由经济领域进入政治领域,也就是由浅水区进入深水区,这就加大了改革的难度,经济体制改革搞错了可以调头,政治体制改革搞错了无法调头,这就是稳定的必要。那么,军队改革怎样才能保证改革走在是科学发展的轨道上?很重要的是按照胡主席为我们确立的以科学发展为主题,以加快转变战斗力生成模式为主线。再次,要保证军队改革的成效,很重要的是明确检验标准,我认为邓小平“三个有利于”中包含的方法论和价值观在这里仍然适用。

    秦树桐(某集团军政治部副主任):政府工作报告再次强调“加强思想政治建设,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和人民军队的根本宗旨。”我觉得这是国防和军队建设改革的最根本、最重要的立足点、出发点和落脚点。我们必须看到,我军与西方军队差异很大,西方军队是由宗教信仰支撑着其精神系统,比如我们熟悉的一个电影镜头,即将走上战场,牧师带领官兵祷告。我军的牺牲精神源自哪里?显然不是靠宗教信仰,只能是共产主义理想信念铸就的精神大厦,在今天这样的一个时代背景下,如何才能巩固精神大厦?靠党的理论武装,就是坚持党的绝对领导和人民军队的性质宗旨。试想,如果我们这支军队把党的创新理论从精神系统中排除出去,我们靠什么来激发精神力量?!当然,理论武装并不是符号化的,或抽象的几个条条,而应当生动而又极富时代感的内容和方式方法。具体说我们要保证改革不迷航,至少在精神方面需要大力发展先进军事文化,继续深化培育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

    公方彬(国防大学军队政治工作教研室副主任):除了大家讲到的是改革要有正确的思路和正确的方向、科学的方法途径,强调增强软实力,我想大家还没有来得及说的一定是硬实力。报告所强调的,“全面加强军队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建设,不断提高以打赢信息化条件下局部战争能力为核心的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的能力。” 具体明确的“加快全面建设现代后勤步伐。大力提高国防科技和武器装备自主创新能力。着力培养高素质新型军事人才。积极稳妥地实施国防和军队改革。”落到实处,就是发展硬实力。正如马克思在强调理论重要的时候,也明确指出:“批判的武器当然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物质力量只能用物质力量来摧毁”。军队是要打仗的,如何才能保证打胜仗?多种因素中最带有基础性的是手段,是物质基础,因此我们必须从提升战斗力的角度来进行改革。回到国防和军队建设投入上讲,我们有一个最大限度用好宝贵资金的问题,这是全国人民的劳动成果,我们没有不高效运用的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