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全民国防教育网_郭继卫:亚洲正在形成史上最悲催的"军事战略自虐区"
您现在的位置:苏州全民国防教育网 > 时事新闻 > 新闻分类 > 众话国防 > 社会各界话国防
时事新闻

郭继卫:亚洲正在形成史上最悲催的"军事战略自虐区"

更新时间:1970-01-01 08:00:00 作者:

    车轮的芯儿叫“轴”,车轮的圈儿叫“辋”。轴辋关系常被比作地缘关系。新的军事斗争正在发生“地缘关系革命”,地域同盟之“轴”正在被利益关联之“辋”取代。若是某一方被遏制之辋套牢,那么当是虽未战已输棋了。

    既然是在地球上打仗,就永远也离不开关于地缘的军事战略。

    在中国的春秋战国时代,社会进步的剧烈变革造就了天时地利的奇思妙想,形成了色彩斑斓的军事战略风云际会。诸如“远交近攻”、“围魏救赵”、“声东击西”、“假道伐虢”……种种招术计谋,体现出战争各方在地理环境下精心运筹的明争暗斗。而究其核心要义,不外乎相距越近的国家,彼此影响与牵制的兴致越高。具体表现为精于争夺毗邻国家或地区的领土与主权,重在以周边为着眼点处理远近地缘关系,从而形成制约力由大到小的辐散式地理同心圆。这也是“中国”──中央帝国的含义。

    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后,围绕“轴心国”的建立,战争中地缘政治的重要性被演绎得淋漓尽致。轴心国的得名,源自于1936年墨索里尼在《德意同盟条约》签订后不久的一次得意洋洋的演说:“柏林和罗马的垂直线不是壁垒,而是轴心。”柏林和罗马在同一经度线上,因此,人们十分形象地把法西斯同盟称为“轴心国”。

    在这之后,轴心转动起来,德国开始了野心勃勃的领土扩张运动,1938年3月12日正式宣布兼并同文同种的奥地利,当德军铁骑开进奥地利的时候,在“一个民族,一个帝国,一个元首”的口号下,奥地利成了“第三帝国”下辖的一个省。

    英国和法国是老奸巨滑的战略玩家,作为“一战”的战胜国,他们一手炮制了对德国战车严格限速的《凡尔赛条约》,而这时,他们打错了地缘算盘,以为可以免费地坐山观虎斗,把祸水引向东边的苏联。英法这种靠纵容野心而遏制他国的政策刺激了希特勒的胃口,德国不久就占领了整个捷克斯洛伐克,而后又是波兰。一时间,法国、丹麦、挪威、荷兰、比利时、卢森堡、希腊、捷克斯洛伐克、波兰等皆被德国军靴踢踏着,随“轴心”起舞。

    到了冷战时期,以意识形态斗争为基础的军事对抗更是把地缘争夺发挥到了极致,在人类历史上,还不曾有过 “北约”、“华约”两个庞大的国际性武装集团进行如此尖锐的全面对抗。假如我们在地图上把冷战的双方阵营涂以两种不同的颜色,就会发现地球像一只半红半绿的吊诡的苹果——这是人类的悲哀。

    有史以来,几乎所有的军事对峙都是以地理结构上连片结盟,形成共转之轴为特征的。我们可以将其想像为一个石碾子,军事体系的强大,体现在“轴”的粗壮威猛;军事安全的稳固,取决于同盟的个数与面积。这其中就有了一个悖论:轴细则难堪重负;轴粗则功效降低。

    想维持一只巨大且沉重的石碾子运转起来,要有牛一般的力气。同样,军事之轴的维护也必然付出极高的战略代价。你要给人家当保镖、当打手、当警察,还得在形式上表现出听招呼守纪律尊重人的样子。美军在伊拉克与阿富汗,从得意洋洋的占领军,到疲于奔命的撤离者,尝够了甜酸苦辣的个中滋味儿。从这个角度看,奥巴马政府做出结束战争的决定是一次重要的觉醒,向太平洋的战略重心转变——地点的转移、特别是方式的转换——将成为新的军事结构出现的标志性事件。

    新世纪前后,现代化、信息化、全球化……一轮接着一轮的历史潮流在深刻改变着传统地缘关系特征的一切。靠地理上你争我夺来求得主权与领土平安的意愿,正在被全新的非传统安全观取替,利益关系从未曾像现在这样冲破地缘的束缚,去完全开放地选择与更换它的情人。历史上、或地理上、或制度上的“原配”与“宿敌”,顷刻间重新洗牌。

    亚洲国度像是一把彼此不愿串联的珍珠。事实证明,亚洲各国之间的世交经不起任何挑唆与插足。本来亚洲诸国多有经历殖民地半殖民地时代受奴役的历史,这应当是内部团结共同致富的思想基础,亚洲的发展对区内并无不利,也不存在明显的利益对立。不幸的是,亚洲的经济全球化进程却成了猜忌与不信任的“n年之痒”。这里有地球上最高的山峰,最深的海洋,最密的人口,比这更难以琢磨的是它的最复杂的地缘性隔阂。

    美国前任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用“轮辐模式”来表述“二战”以后数十年的亚洲安全构架:辐条代表各个亚洲国家,而轴心则是远方的美国,美国与这些辐条国家建立了一系列双边联盟,而亚洲国家之间却充满了怀疑防备,并没有大多合作。

    伴着这种“远邦亲于近邻”的冷淡,亚洲军事发起了高烧。越南2010年的军费开支比2005年增长了172.8%,印度尼西亚增长了106%,泰国增长了96.7%。在世界经济持续低迷的形势下,亚洲已成为武器装备购买最为旺盛的地区。2005至2009期间全球主要武器转让国依然是美国居首,仅2011年的军售额就达到348亿美元,其中68%销往亚太地区国家,比2010年增加近29个百分点。而接受武器转让的一方当中亚太地区独占鳌头,占全球的41%(SIPRI年鉴2010),其中印度7%、韩国6%、马来西亚3%、日本2%、印度尼西亚1%、越南1%、中国台湾1%。2010年,新加坡从美国购买的武器量占美国当时武器总出口量的10%,从2008年的2500万美元跃升2010年的7.19亿美元。英国智库国际战略研究所近日(3月7日)发布报告称,欧洲今年军费支出可能将被亚洲超过。自船坚炮利的欧洲开启现代史以来,这还是第一次。

    最近东南亚一些国家的军火采购表明,这一区域正在形成一种反应式的竞购,从而发展成为具有新特征的军备竞赛。这个世界上新的火药桶不仅在快速增加它的TNT当量,更呈现出“献媚于外”——将个体利益与域外的美国捆绑,而与周边搭建樊篱——的怪现象。此地流行为了另一半球的大佬美国而舞之妆之:一种媚态的武装。对于大部分东亚国家,这好比是尚未脱贫的牛车又背负了上交给西方大国的军火赋税。

    从历史角度看,美国在东南亚的军事战略曾经遭受了重大失败,如越战的败走,从菲律宾苏比克海军基地、克拉克空军基地撤出等等。而时至今日,一次“东山再起”开始了:在2012年1月5日奥巴马宣称的美国国防战略调整方案中,大幅降低了欧洲“以轴为主”的军事存在,而大力强化了亚洲“以辋为主”的军事压力。与此同时,也在积极建立“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的自由贸易机制(Trans -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TPP)。经济和军事的勾连,合成了一种结构性的战略革新。

    严格来说,美国在亚洲不是要形成一组轮辐,而是构建了一圈轮辋,使之具备一同转动的完整功能。于是军事关系形成了一种质变:“轴”靠“辐”站立起来,石碾子变身单车轮儿。从力学原理上,其轻巧与灵便显而易见,而且,这组轮辐越致密,也就越结实;轮和轴的半径相差越大,也就越省力。“国”的概念没那么贵重了,惘的“圈子”才要紧得很。当然,我们也可以很容易区分碾子与轮子的不同:碾子的共转靠得是朝某个方向的推滚,而轮子的成形在于向一个核心的提拉;碾子的困难之处是运转,轮子的复杂之处是维修;碾子别“硬碰硬”,轮子别“辐不齐”;碾子怕坎儿,轮子怕刺儿。

    欧洲作为历经两次世界大战的大国群组,深知共同安全机制的重要。面对经济全球化的冲击,又在安全盟邦的保证下创建了欧盟这一经济一体化机制,“安”保“经”,“经”促“安”,很大程度上抵制了美国的制衡。说简单点儿,美国想要转动欧洲可没那么轻松。

    与欧洲不同的是,亚洲各经济强国“政冷经热”,在缺乏安全机制的前提下,任何经贸往来都是毫无抗御风浪能力的。

    于是,亚洲诸多“轮辋国家”无论经济怎么活跃,它的政治与军事命脉却被牢牢掌握在美国手里,始终没能取得与经济成功相对应的国际政治地位。正如同中了“牵魂术”一般,兀自平添了本区域冲突恶化的风险,却心甘情愿地陪葬了亚洲强化自身地位的权力。除了那些霸权大国的阴谋玩家,谁也弄不明白素来并无深仇大恨的一个区域何以会如此这般地兄弟阋于墙。由此发展下去不难设想,亚洲正在形成自身历史上最悲催的军事战略自虐区。

    包赢不亏的庄家是美国。抓石油丰富的中东不如抓经贸兴旺的东南亚。钱可以买来石油,而这里的经济与市场不仅可以安稳地赚到大钱,还可以无风险地赚到国内支持率和选票。这将较之他们先前在中东的直接蹚进战争泥淖要聪明和省力得多。显然,他们也从中东与东亚民族与宗教特征差别之间,找到了更有效的渗透策略。

    就中国而言,必须看穿“线偶游戏”的伎俩和毗邻交往规则的嬗变。如果不能有效解决“破辋”与“建辋”问题,就可能会在陈旧的地缘观念之下趋于交困。这不得不催人警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