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全民国防教育网_现代战事
您现在的位置:苏州全民国防教育网 > 时事新闻 > 新闻分类 > 苏州军志 > 战事
时事新闻

现代战事

更新时间:1970-01-01 08:00:00 作者:

一、齐

 

民国13年(19249月,江苏军阀齐燮元(苏军)与浙江军阀卢永祥(浙军)为了各自利益而发生交战,这次战争,又称“江浙战争”。上海为齐、卢两军争夺的焦点。

93日,苏军右路由昆山挺进黄渡,与浙沪联军相遇,苏军连续发起攻击,均被 浙军击退。战至9日,浙军防线已由黄渡伸展至安亭以西。4日,苏军左路由太仓向浏河浙军防线发起猛攻,一度占据浏河镇,5日浙军调兵反攻,又将浏河镇夺回,于是攻防双方遂对峙于浏河两岸,展开拉锯战。

其间,浙军欲绕道太湖以宜兴方向进击苏军,亦遭苏军 抵抗,浙军受挫,奉命撤退。

10912日,青浦、嘉定、南翔、浏河等地相继为苏军攻占。13日,卢永祥被迫下令停战,自己逃往日本。14日苏军进入上海,浙军残部为齐燮元收编。历时一个多月的江浙军阀混战,至此乃告结束。

军阀混战,百姓涂炭,浏河镇尤遭巨大损失:闹市区的庙前街(今新东街)、河南街(今中心南街)、浮桥弄(今中心北街)所有商店、民房千余间全部被毁,群众流离失所,家破人亡。据报载,这次战祸,太仓县受灾户达1.9万家,死209人,伤350人,财产损失1480万元。昆山等周边地区的百姓亦深受其害。

 

 

二、国民革命军北伐抵苏

   

苏州群众热烈欢迎北伐军入城

民国15年(19267月,国民革命军从广东分三路出师北伐。民国16年初,国民革命军东路收复福建、浙江后,3月从杭州向上海进发,北伐军21师奉命向苏州挺进。31721师前锋抵达吴江南20余里的龙王庙,与直系军阀部队陆军第71326团交火,两军相持,激战3小时。18日,国民革命军主力部队参战,13旅旅长上官云相见势不妙,于11时逃回苏州,所部溃离逃往周庄,21师攻克吴江松陵镇。是日,直鲁联军第一混成团聂天宾部、第8165旅赵亭宝部纷纷逃离苏州。19日,第3107旅常之英部由苏州逃至无锡。20日午后,上官云相率旅部及部分部队由水路经江阴逃至江北;所属26团在夹浦桥、尹山等地被击败后于当晚7时半分成两路,一路坐船逃往江北,一路搭车逃往昆山;所属25团由吴江撤回苏州,驻枫桥,后被北伐军收编。21日,北伐军26军一部在浏河一带击溃军阀部队,是日晚8时半,国民革命军第21师师部及所属616263团在师长严重率领下由盘门入城。6162团驻苏州城内,63团开赴常熟,追剿北逃之军阀部队残部。22日,北伐军26111个先遣营,不费一枪一弹收复昆山、太仓。3232163团陈诚部两个营挺进常熟,分头追剿军阀残部。326,常熟境内军阀势力全被消灭。27日,北伐军东路先遣军李明扬部抵达常熟。至此,北伐军用了近一个月时间,肃清军阀残余,收复全境。

 

 

三、后塍、杨舍暴动

 

民国16年(1928412日,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反共政变后,中共江苏各级地方党组织受到严重破坏,大批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惨遭杀害。在严重白色恐怖之际,中共江苏省委于是年6月在上海正式成立。省委在尔后的革命斗争实践中,积极进行组织恢复工作,并依据斗争形势的发展及各地区的社会特点,积极组织领导农民运动,同国民党反动派展开针锋相对的武装斗争。

 

第一次后塍暴动

民国17年(19281115日,中共江阴县委书记钱振标和县委委员茅学勤等率领150余人的农民暴动队伍,在江阴后塍地区(今属张家港市)举行秋收暴动。当晚攻入后塍镇,解除警察第3分局、禁烟检验所的武装,缴获毛瑟枪9支,毙伤数人。16日凌晨3时许,起义农民,向沙洲东北地区撤离。后塍暴动首战告捷。清晨,国民党江阴警察局长率警察队会同江阴驻军第13军的2个连,赶赴后塍、顾山等地“追剿”,逮走茅学勤父母及农民等16人。但茅学勤仍率领农民暴动队伍继续在乡间进行游击活动。

 

第二次后塍暴动

民国18年(19291220日,中共江阴县委为反击国民党反动派制造的白色恐怖,并营救在长寿朱家巷被捕的党员骨干朱松寿、茅学思、张老四等3人,钱学标、茅学勤连夜组织3000余人的农民暴动队伍,于次日凌晨3时许,袭击后塍镇。先由武装主力百余人,攻打警察分局,缴获部分枪支,毙伤警察多名,接着冲入关押朱松寿等人的光华电厂,救出朱松寿等3人,并放火烧毁电厂。暴动队员与国民党军警激战达两小时之久,至清晨,起义队伍分路撤回。

 

杨舍暴动

民国19年(1930226日,中共江苏省委特派员钱振标和江阴县委主要成员茅学勤、陈叔璇、朱松寿,从陈家仓、长寿一带调集700余农暴队员,在天黑以后分三路猛攻杨舍镇(今属张家港市)警察局和缉私盐局,缴获七八支步枪和一些子弹,并烧毁警察局房屋。当江阴县警察局警察和国民党江阴驻军1个排赶来报复时,起义农民已胜利撤走。

 

 

第三次后塍暴动

民国20年(1931330日,中共江阴县委委员茅学勤、朱松寿等人,为营救被 驻后塍镇国民党军警捕去的周庄刘长巷24名农民,组织和带领沙洲东西乡农民队伍 3000余人,举行第三次后塍农民暴动。中午,暴动农民先攻入周庄(后塍镇西南约10里),将该地通向县城的电话线全部切断,并围攻驻周庄的军警。当晚,茅学勤又组织兵力,分两路猛攻后塍镇警察局,激战1小时,当场击毙代分局长(巡官)1人,警察2人、士兵3人,缴获步枪7支。这时江阴县警察局长率援军60余人,向后塍镇东南面包抄上来,致使农暴队伍腹背受敌,战斗持续到次日凌晨3时半,农民军60余人牺牲、多人受伤,不支后退,向长江边转移,起义失败。

由于江阴地区农民连续暴动,引起国民党军事当局的注意,遂调集兵力,增防江阴,并扩大地主武装和商团,对起义农民大举“清剿”,白色恐怖加剧。因此,江阴地区共产党员和农暴骨干遂采取分散坚持、隐蔽斗争的策略继续进行活动。

 

 

四、国民党军与日军的战斗

 

(一)“一·二八”抗日战争与苏州

 

十九路军在太仓浏河召开军事会议。

 

民国21年(1932)初,日本军队在上海挑起事端,“一·二八”淞沪抗日战争爆发,第十九路军不顾蒋介石对日妥协政策,在沪坚持抗战。苏州乃京沪线要冲,为十九路军后方。早在124,第十九路军司令蔡廷锴等将领即来苏召集驻苏将领举行紧急军事会议,传达23日所发密

令,准备抵抗日军进攻。与会各将领一致表示反对不抵抗,拥护团结抗日。淞沪抗战爆发后,由驻苏60师后方主任陈心禄兼任十九路军驻苏办事处主任,负责安置散兵、查捕汉奸等治安事宜。同时,组织军警联合办事处和地方治安委员会维持后方治安。

 

淞沪抗日战争期间,日军空袭中国军队淞沪全线之后路,破坏苏州、杭州两飞机场。仅217日至311日的24天内,日机在苏州侦察、投弹、扫射、袭扰53架次。222日下午4时半,日机6架袭苏,时任中国飞行教官的美国飞行员萧特,由沪驾机追踪,与日机激战于苏郊上空,重创日机一架,击毙敌指挥官大尉小谷,重创敌指挥机铳手一等航空兵佐佐木,萧终因寡众悬殊,坐机被击中而坠,英勇献身。23日上午8时半,日机9架袭击苏州机场,投弹12枚,炸坏中国飞机3架,机枪扫射打死打伤平民多人,损坏房层多处。

31日,日军在太仓浏河七丫口登陆。由于国民党当局实行不抵抗政策,十九路军得不到后援,不得不退至黄渡、方泰镇、嘉定、太仓第二道防线。苏州支援前线,收容伤兵的任务加重。是日,中国红十字会救护队第七支队由真如移至南翔。3日再移苏州,以桃花坞钱业公会为医院办公处。4日在留园设院收容伤兵。至10日,苏地伤兵1000余人分批送南京疗养。55日,国民党当局同日本签订丧权辱国的《淞沪停战协定》。528日,苏州军民在公共体育场举行淞沪抗日阵亡将士追悼大会。苏州人民为纪念十九路军的抗日业绩,于民国22年(1933)初在虎丘山致爽阁下,安葬淞沪抗战中牺牲的十九路军将士7名,名为“国魂冢”。同年4月,爱国人士李根源将在苏州抢救不及而殉难的十九路军将士78具遗骸葬于吴县善人桥北马冈山麓,建墓立碑为“英雄冢”。

 

(二)日军侵占苏州

 

民国26年(1937)七七事变爆发后,89日,日海军在沪挑起事端,13日日军向驻沪中国军队发起进攻。15日,京沪警备司令张治中发表《告京沪区民众书》通电抗战。816日,张治中、冯玉祥等高级将领在苏州西善长巷大中旅馆具体研究抗日事宜。然情报被日军得悉,是日晨6时半起,日机23架次在道前街、西善长巷、朱家园一带狂轰滥炸,张、冯等幸免于难。大中旅馆被毁,西善长巷附近遭受严重破坏。同日,守卫洋关机场的保安人员用高炮击中日本“木更津航空队”飞机飞行员,日机即坠毁于机场。

据有关资料统计,自816日至10月末,日机先后来苏轰炸达130余架次,阊门、金门、葑门、齐门、石路、道前街、观前街、沧浪亭、火车站等处均受到严重破坏。1112日日军侵占上海,14日侵占太仓,15日侵占昆山。17日起日军分两路向苏州进犯,一路由杭州湾金山卫登陆,沿苏嘉铁路由吴江扑向苏州,另一路于13日由常熟白茆口登陆西侵。18日,中国守军千余人在孙家浜狙击由京沪线西侵的日军,晚10时,孙家浜失守,19日常熟沦陷。时苏州城内中国军队第50师、53师约4万人散乱地向无锡撤退。据1940年出版的日文版《华中现势》载,19371119日上午9时,日军第9师团富士井部由平门入城,中国守军第88师马超群部在平门东侧进行狙击,下午日军第10军团海劳原部由娄门入城,中国零散守军在张香桥附近进行狙击,下午4时中国守军撤离苏州,苏州被日军侵占。

 

 

五、新四军与日军的战斗

 

(一)“江抗”与日军的战斗

 

19395月中旬,江南抗日义勇军(简称“江抗”)副总指挥吴焜率“江抗”22个营到达阳澄湖地区,在常熟“民抗”和新六梯团配合下,分兵三路发起一系列战斗:一路攻梅林,拨除伪军小陆兴据点,俘获伪部所有人员和枪支。一路攻何村,击溃伪军赵培德部。一路经珍门、沈家市至周江口,收编吉品之、李桂生部100余人。530日,吴焜率部回师无锡梅村,途经黄土塘遭遇日军,毙伤日军30人。这是江抗东进给日军的首次打击。

5月下旬,“江抗”总指挥部与江南特派员张英抵吴县渭塘(今相城区)地区,依靠当地党支部发动群众破坏苏常公路。61日夜,“江抗”与永昌、贤圣等地“农抗会”、“青抗会”会员手持锄头、铁锹和煤油、棉胎,渡过元和塘,用煤油、棉胎焚烧桥栏、桥面,挥镐破路,毁坏苏常公路渭塘以北路面10余公里,烧毁桥梁7座,使公路瘫痪3个月,在同闻讯赶来的日军交战中,无1人伤亡。

19395月,江南抗日义勇军第45支队东进到达无锡梅村,为鼓舞苏南东路地区军民抗日斗志,决定对日本侵略军进行一次有影响的战斗。

浒墅关离梅村不远,又处京(南京)沪铁路和大运河的要冲,东距苏州20余里,西距无锡40余里,周边黄埭、望亭、枫桥均是日伪据点,驻兵不多,守备较松。620日前后,作战参谋周达明等化装到浒墅关实地侦察,绘制实地草图。浒墅关火车站仅驻有警备队约30人,小队长大丸内。“江抗”指挥部制订作战方案,决定由“江抗”4路负责望亭警戒,阻击无锡增援之敌,3路攻打黄埭伪军,2路主攻浒墅关火车站,并由中共无锡县委派人在后宅地区组织担架队和运输队,中共浒墅关镇地下组织派联络员和向导。624日傍晚,阴雨绵绵,“江抗”部队从梅村渡过蠡河,到达东桥镇。侦察参谋周后荣率侦察排按计划打下镇警察所,抓获伪镇长金菊生和巡官顾忠等5人。指挥部即设在东桥镇。“江抗”2路到达浒墅关后,按原计划展开。2连逼近车站,指导员吴立批带2排尾随敌巡逻队后,隐蔽在西南大门墙边。连长吴立夏带1排随向导包围日军小队长住的营房。战斗打响后手榴弹在汽油桶和弹药箱上爆炸,日军在睡梦中惊醒乱叫,有的当场炸死烧伤,有的赤身外逃被机枪击毙。日军小队长山本被当场击毙。战斗半个多小时,全歼站内守敌20余人,并炸毁铁路道轨100多米。战斗中参谋周后荣和一排长陈阿德光荣牺牲。同时 “江抗”3路也击溃黄埭伪江苏省水警2纵队第2大队王海宴部,在东桥与21支队会合,渡过蠡河安全返回梅村。京沪铁路因此3天未通车。

721,队长何克希率“江抗”2支队400余人袭击昆山周墅、蓬朗等部分伪军,缴获步枪8支,抓获伪警察7人。826,“江抗”2路、3路会师后返回途中,在太仓陈家湾与日军交火,击毙日军8人,伤2人。

193910月初,因时势变化“江抗”奉命西撤。10月下旬中共东南局派杨浩庐、周达明等返回常熟,重建“江抗”。

19391227日凌晨,流动在常熟横泾曹家浜的“江抗”后方医院,突遭昆山日伪军的包围,章立、许桂森等8人被日军杀害。

活跃在阳澄湖畔的新“江抗”坚持水网地区战斗

 

194028清晨(大年初一)日军小队长斋藤率部,在伪装成渔船的掩护下,乘着晨雾对阳澄湖畔洋沟溇村“江抗”宿营地发起偷袭。“新江抗”在夏光、杨浩庐指挥下,奋起自卫反击。特务连率先抢占有利地形和屋顶制高点,进行反击。敌我双方逐屋争夺,战斗异常激烈。“新江抗”其余部队,迅即分兵包抄。1连迅速迂回,插向村东头,封锁小木桥,以机枪射击敌人。日军小队长斋藤被击中,重伤致毙,敌人旋即仓皇撤退。这次战斗共毙日伪军20余人。“新江抗”褚学潜等17人牺牲,副司令杨浩庐等10余人负伤。

 

1940年,中共东南局和新四军军部继1940年初派何克希、吴仲超到东路后,又于3月下旬派新四军第3支队副司令谭震林到东路,于42325日,谭震林组织召开徐市会议。徐市会议第三天,据点日伪军80余人游弋至会议所在地江家宅基附近北港庙,哨兵鸣枪报警,谭震林令戴克林率“江抗”1支队迎战,又命陈挺率“江抗”特务连从白茆东岸渡河增援,前后夹击,命樊道余率教导队阻击支塘援敌,迫日军退缩北港庙内,用机枪死死封锁开阔地带。此时,谭震林下令撤出战斗。这一仗共毙伤日伪军30余人,“江抗”、“民抗”战士牺牲3人,伤6人。

6月初,何克希、夏光、陈挺率领“江抗”2支队由常熟旧家市也进入太仓北部,一路打据点,抓汉奸。65,太仓、沙溪、浏河、茜泾日伪军200余人,水陆并进,数路出动,向正在转移的2支队围截。“江抗”2支队与日伪军3次展开交火,共毙伤敌人60余人,2支队伤亡30余人。

521日至618日近1个月的时间里,“江抗”与日伪军作战9次,毙伤敌一百拾余人,”江抗”伤亡60多人。巩固了苏常基地,开辟了昆嘉太新区。

 

(二)反日军“清乡”围剿斗争

 

“清乡”是日本侵略军在频繁军事扫荡遭到失败后,企图以军事清剿、政治伪化、经济掠夺、思想奴化相结合的手段,彻底肃清占领区的抗战势力,由点线占领扩大为全地区殖民统治。

苏南是日伪最早进行“清乡”的地区。从19417月至1943年底,日伪在京沪杭地区先后进行了九期“清乡”。其中有七期在苏南境内:194179月在吴县、太仓、昆山、常熟进行的苏州地区第一期“清乡”;1941912月在江阴、无锡进行的苏州地区第二期“清乡”;19422月至6月在江阴、无锡、武进三县交界地区和吴县、昆山、无锡三县铁路以南部分进行苏州地区第三期“清乡”;19429月~19432月在南汇、奉贤、北桥三区进行的上海地区第一期“清乡”;1943310月在崇明、嘉定、宝山三区进行的上海地区第二期“清乡”以及同时在镇江、丹阳、扬中、武进、无锡五县进行的镇江地区“清乡”和在锡南、苏西进行的苏州地区第四期“清乡”。

抗日游击战争在京沪铁路两侧蓬勃发展,使得日伪无法恣意掠夺这里丰富的财力、物力资源,使得汪伪政权成为“威令不出南京城”的傀儡,加上新四军第6师、中共江南区党委等领导机关设在东路地区,这便是日伪首先对苏南特别是对东路地区“清乡”的原因。1941618,日伪签订了《关于苏州地区“清乡”工作之协定》(见附录),规定“日本方面主要担任作战及封锁事项,中国方面主要担任政治工作”。参加“清乡”的汪伪军队、保安队、警察等“均受当地日军调遣”。日军使用的部队是第十三军下辖的10个大队共3500人,伪军、警察和税警参加“清乡”的共有13594人,步枪9000支,轻机枪256挺,重机枪33挺,迫击炮1门。日伪定于71开始对苏常太地区“清乡”。其部署是:(一)以优势兵力从水陆两路实行大范围的封锁,在公路、河道两旁筑起竹篱笆,重点地段架设电网和铁丝网。(二)进行分割占领,实行分进合击,以伪军负责封锁、巡逻和守备,日军担任搜索和进攻。先“清”苏州和太仓两县,然后合击常熟。(三)以篦梳式搜索寻找新四军作战,以伏击和包围搜捕化整为零的部队及地方工作人员。

19416月中旬,新四军第18旅成立苏常太军政分会,旅政治部主任张英任书记。以542营、警卫2团共600人组成反“清乡”部队,对外号称55团。根据上级指示,部队采取在“清乡区”内坚持斗争的方针,以连为单位分布在苏州、常熟、太仓三县的中心区活动。6月下旬,军政分会在苏州县东唐市召开“清乡区”县区干部扩大会,部署反“清乡”工作,号召干部群众坚持原地斗争两个月,粉碎敌人的“清乡”。

7月上旬,日伪在“清乡区”增筑大量据点,对苏常太地区实行分割占领。同时在市镇村庄编组保甲,清查户口,召开“清乡”大会,进行反共宣传以动摇分化群众。为打乱敌人部署,苏常太军民主动攻击日伪据点。712前,在太仓的连队袭击方家浜据点,由于日伪军队火力强,未能攻下据点,在撤退途中又遭到敌人堵截。715,日伪军队在完成对市镇的占领搜查后,利用汉奸叛徒带路,向乡村扩展,到处关押毒打与新四军有关系的群众,直至烧毁房屋,迫使老百姓不敢掩护新四军和党政干部。在战况日趋严重之际,“反清乡”部队还是没迅速组织突围,仍然强调化整为零、原地坚持。由于交通遭日伪军封锁,各处的战斗小组联系困难,形成各自为战、无法配合的被动局面。警卫2团组织股长黄之平率一个连队在常熟陆岗桥抗击敌人,掩护部队渡河突围,自己身陷敌人重围之中。当日军小队长上前来捕捉他时,黄之平拉响最后一颗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苏州县“抗联会”主席徐青萍在唐市区坚持斗争,宣传鼓舞群众,7月下旬因奸细告发被捕。徐青萍大义凛然,怒斥敌人,从容就义。7月下旬,部队根据上级指示布置突围,地方党政干部也分头向澄锡虞、上海等地撤退。542营在到常熟集结途中渡白茆塘时与敌遭遇,团参谋长王明星身负重伤,仍坚持与2营营长张友林一起组织部队抗击敌人,在第二天的战斗中同时牺牲。8月初,在“清乡区”内分散坚持的200多名干部战士分批突破福山塘附近的封锁线,到达澄锡虞地区。大多数外地干部也在群众掩护下,经历艰辛突围出“清乡区”。

为配合苏常太“反清乡”斗争,新四军第1852团第2营南进太湖,接连攻克苏西的寺桥、白马涧等伪军据点,威胁苏州城。54团第1营攻克无锡近郊的西胶山、严埭等据点,51团袭击江阴西门外伪军,18旅教导大队和警卫1团在沙洲连续攻击日伪据点,坚持外线作战。但终因力量悬殊,未能从根本上粉碎日伪“清乡”计划。

1941814,新四军军部指出:敌对苏南“清乡”是分区“清乡”性质,6师各旅、团应以分区转移应付“清乡”。在原地只留秘密工作同志打埋伏,保持联络或完全不留,待“清乡”过后再转原地工作。江南区党委、6师师部及时总结苏常太“反清乡”经验教训,遵照上级指示,部署澄锡虞地区反“清乡”斗争。路东特委有计划地撤退面目公开的党政干部,在苏中靖江建立江南办事处和江南干部大队。同时在澄锡虞地区建立地下党组织,布置各县地下党派员和区联络员采用秘密工作方式,做好长期坚持斗争的准备。8月下旬,根据斗争形势的发展,6师师部率第18旅主力越过锡澄公路“清乡”封锁线,转移到澄西、丹北地区。地方党政机关在公开发布《告东路地区人民书》之后,也撤离“清乡区”。

9月初,6师师部决定在沙洲建立“反清乡”斗争桥头堡,逐步恢复澄锡虞地区。将江南保安司令部警卫团整编为三个连返回沙洲地区,并加强沙洲县、区两级领导力量。922日,苏州地区第二期“清乡”正式开始,日伪集中优势兵力对沙洲地区进行篦梳式扫荡。“反清乡”部队战斗频繁,难以立足,便分头撤离“清乡区”。警卫1团政委曹德辉,参谋长陈新一等数十人在“反清乡”战斗中英勇牺牲。

正当东路军民紧张“反清乡”之际,国民党忠救军教导1团在投敌顽军掩护下由铁路以南推进到澄锡虞地区,与原来盘踞这里的忠救军澄锡虞行动总队合流,疯狂破坏根据地建设,捕杀中共地方党政干部,在常熟按鸷山、江阴祝塘、璜塘等地挑起五次磨擦战斗,牵制18旅“反清乡”斗争力量。9月上旬,忠救军教导1团窜至澄武锡地区,与忠救军教导2团、教导第2总队汇合,占领秦皇山、焦溪镇、石堰山一线,继续制造磨擦,并一度侵占申港,企图切断新四军长江南北的交通线。18旅派代表与其谈判,呼吁团结抗日,为顽方所拒绝。922日,顽军以两个团的兵力进攻18旅驻地。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谭震林指挥第18旅奋起反击,歼灭顽军百余人,击毙忠救军教导第2总队司令梅明章,取得了西石桥反顽战斗的胜利。第18旅在丹北地区积极配合地方武装打击日伪军,连续攻克西夏墅、石桥、朱定岗、孟河、访仙桥伪军据点。916日,扬中伪警察大队200余人窜至武进县荫沙口一带扫荡,1851团、54团和第四行政区保安司令部特务大队各一部在扬中、武进两县警卫营配合下全歼敌人,缴获机枪一挺、长短枪百余支。反扫荡、反顽战斗的胜利,为部署澄武锡地区“反清乡”斗争赢得了时间。

194110月,新四军军部对6师行动方针作了重要指示:第16旅的任务是尽可能地在江南坚持,打破敌人的“清乡”,并将“反清乡”斗争的经验转告各地,还要注意与2师、7师打通联系,以便在必要时转移部队;18旅向铁路以南转移,因在目前的形势下与顽军争夺很难奏效,江北有广大地区足够6师部队转移;在路西地区必须布置秘密党组织、地方武装及打入伪军内部的工作,确保长江南北之交通线;沙洲地区的部队和党组织暂时撤离,待日伪“清乡”结束后再秘密回去工作;切实调查清楚苏常太的情形,以便再去进行秘密活动。遵照军部指示,6师师部率18旅于年底之前到达苏中江都、高邮、宝应地区,担负起开辟新区的任务。撤离前,18旅发表《告江南同胞书》。(《告江南同胞书》参阅附录)。

 

(三)各地游击队与日伪军的战斗

 

1945814日半夜,苏中第六分区司令包厚昌率2个连和锡东县警卫连共300多人向荡口进发,天亮后战斗打响,很快解决了老义庄、新义庄的伪军和警察。伪军连部凭水泥楼房顽抗,缺乏攻坚作战手段的新四军,先后以集束手榴弹和煤油火攻未破,为防敌人增援暂时撤出战斗。天黑后,伪军仓惶向苏州逃窜,荡口镇为新四军收复。

苏中第六行政公署专员任天石于8月下旬到达常熟,将六分区特务234人,与苏常太武工队长枪队合并组建为1个连。加上南下支援的东南警卫团5连组建为苏常昆太警卫团。830日晚,警卫团在太仓县大队配合下,对璜泾伪军、警发起攻击。任天石、陈刚亲临前线,指挥作战。由警卫团1连任主攻,攻打伪保安队队部;2连攻打伪警察署;太仓县大队负责阻击沙溪援敌。午夜,战斗打响,激战3个多小时,击毙伪军中队长以下3人,伤20余人。伪县长唐剑勋急电任援道,报告新四军千余人攻打璜泾,要求增补弹药,但为时已晚。翌晨,伪军弃阵逃往沙溪。31日上午,收复璜泾。太仓县县长浦太福于当天下午在璜泾召开群众大会,欢庆胜利。璜泾镇的收复,拨除插在常熟、太仓间的最后一个据点,把两块根据地连接起来。

随后,常熟县梅福区武工队于9月上旬攻打兴隆桥伪军据点,迫使伪军向常熟县城撤逃。11日下午,常熟县东横区武工队分南北两路夹击唐市镇伪军据点,交火近4个小时。至晚,伪军趁黑夜遁去,敌碉堡当晚被烧毁。翌日拂晓,警卫团2连和东横区武工队部分武装进驻唐市镇。929日夜,由警卫团1连主攻盘踞谢桥的保安队仲炳炎部,2连和梅福区武工队分别阻击打援。警卫团1连于午夜发起猛击,战士们在机枪掩护下,强行跃上屋顶,施行火攻,毙伤伪军10多人。战斗直至天明,为防敌人南北两路增援,警卫团旋即撤出战斗。仲炳炎部仓皇撤逃,龟缩进常熟城。

在苏中第六地委领导下,沙洲县委、县政府率领县、区武工队主动出击,收复敌据点。护漕港驻有伪江阴县保安大队第4中队,队长房耀章与两面派乡长施正荣交往甚密,县委即一面布置县、区武工队包围据点,开展军事攻势;一面派施正荣与房联络。在共产党政策感召下,房耀章率部投降,缴出步枪70多支及一批弹药。接着,县、区武工队又迅速赶到十一圩港,准备收缴伪军屈重光部的武装,屈已弃军逃跑,众伪军也逃散,武工队顺利收复十一圩港。

沙洲县武工队积极打击拒绝投降的日军,忠救军孙留宝部竟占领后塍,阻止武工队收复。武工队分兵两路,一面进攻,一面打援,将忠救军驱走。不日,忠救军又卷土重来,再占后塍,并向侦察排突袭。时在沙洲的苏中第六军分区司令包厚昌率部驰援,忠救军仓惶南逃,后塍终为新四军收复。

 

附录:侵华日军在苏州的暴行

日本侵略者自侵入苏州的第一天,即行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对苏州人民犯下了滔天罪行。

首批进入苏州城的日军,用利斧劈开商店、学校、居民住宅的大门,见东西就抢。成捆的丝绸布匹、鸭绒被、名贵字画、工艺品及各种日用品几乎均被抢走。有的撬开银行、机关的保险箱,抢走来不及转移的巨额现金。有的用卡车装走成套的红木家具。连日来,“每一家银行、每一户店铺和每一家住宅,都已门户洞开,日本兵进进出出,川流不息,好象是一群群的蚂蚁”。整个城被糟蹋得不象样子。东吴大学是当时苏州最高学府,竟被日本占辟为伤兵医院,狼藉不堪。苏州中学高中部的食堂、宿舍成了日军的马厩。景海女师(在天赐庄)原是一所教会学校,也为日军马队所驻。而更多的民宅洗劫一空后即被付之一炬。日军在阊门外石路投放燃烧弹,烧了33夜,使这一繁华商业区为一片焦土。枫桥肖家湾全部房屋均被烧毁。除此,日军还屠杀数以千计的外地难民及中国被俘士兵。1937年中秋节这一天,日机炸毁难民列车10余节,炸死炸伤外地难民四五百人;日军侵占苏州前夕,日机炸毁外地难民船4艘,炸死难民300余人;日军侵占苏州后在齐门一次就用重机枪杀害外地难民100余人。

日军奸淫妇女、残杀无辜的野蛮兽行,罄竹难书。日军进入一村,即将男子赶至路边,将妇女留在屋内,发泄兽欲。12月初,一群日军将一名农村妇女劫持到卫前街一俞姓家中强奸后杀害。学士街一名50余岁的关姓老妇也遭厄运。1121日上午至22日一天半内,驻于平门外洋泾角村的日军第9师团第6旅团第35联队(联队长富士进末吉大佐),屠杀了该村民及过路群众100余名。日军一进村,即抓住小豆腐娘儿俩,当场击毙,然后把该村未逃走的村民都关在一户村民家中。同时,沿苏昆、苏虞公路派出岗哨,看见过路行人就抓。从21日上午9点开始,即将抓到的群众分批押到村东陶小和尚家堂屋内集体屠杀,屋内尸体堆成一人多高,鲜血满地,惨不忍睹。第二天,日军又抓人来挖坑将尸体堆埋。临走之前,还将2名挖坑的农民打死在坑边。这起骇人听闻的洋泾角血案,仅是日军大量屠杀吴县人民的一例。入城的日军,先后在齐门外大街、石路、火车站、护龙街、葑门等处杀害难民、伤兵及市民千余人。他们还将香山白马寺的数十名伤员全部杀害。

1939年伪吴县知县公署《事变损害统计表》载,全县13个乡镇被毁的房屋有8227间,被害居民6774人,损失财产1103.3万多元。其中城区810万元。又据19371121日日本《朝日新闻》晚报载,日军入苏州城俘中国士兵2000人,奉上级密令全部杀害。另据昆山、常熟统计,前者9个乡镇被毁房屋10961间,被杀居民3700余人,损失财产696.4万元。后者被毁房屋3.99万间,被杀居民3000多人,损失财产299万元。

 

 

六、新四军与国民党军的战斗

 

为开辟澄锡虞抗日根据地,新四军江南抗日义勇军(简称“江抗”下同)副司令何克希、参谋长张开荆率“江抗”12支队先后进入澄锡虞地区,对盘踞在澄锡虞三县交界处的国民党江苏省保安第3纵队进行狠狠打击,1940618日,在顾山附近的须东庄首仗中俘获45人,缴获轻机枪1挺,步枪35支,手枪7支,子弹500发,军毯45条。628日双方在任巷再次遭遇,激战3小时。29日上午,顽军在锡北港下向“江抗”12支队驻地进攻,“江抗”2支队奋起反击,取得了港下战斗的胜利。这次战斗,毙伤顽军官兵百余人,缴获机枪1挺,卜壳枪4支,步枪10余支,俘15人。嗣后,“江抗”12支队向治塘附近的敌残部发动袭击,一举将其击垮,从而打通了苏常太和澄锡虞之间的通道,为进军澄锡虞,建立澄锡虞根据地扫清了障碍。

殷家浜战斗 1940年下半年,阳澄湖地区的胡肇汉公开投向国民党,被委任为江苏省第二区保安第1团团长,并不断与“江抗”东路指挥部发生摩擦。83日,“江抗”东路指挥部夜袭驻于毛湾角、谢宅的胡部,给予沉重打击。912日,“江抗”东路指挥部获悉胡部300余人在盛泽荡旁的殷家浜宿营,即派夏光率2个连分三路向殷家浜进袭。当1连至盛泽荡湖堤时,即与胡部交火,迫敌南退至小河边顽抗。后胡部发现当面仅1个连兵力,即组织反冲锋,战斗异常激烈。自下午3时半开始,一直到6时半,胡肇汉率部向太平桥逃窜。“江抗”东路指挥部的2个连也北撤回驻地。这次战斗,毙伤胡部40人,其中参谋长胡吉、大队副张德胜被击毙。“江抗”东路指挥部也阵亡战士14名。

周家浜战斗 194011月,为争取渭(塘)黄(埭)地区的地方武装沈阿三部合作抗日,“江抗”东路指挥部第3纵队政委温玉成等决定由营教导员许铁带领三支队2连去那里活动。由于沈阿三态度暧昧,许铁与当地民运工作干部钱冰商量后,采取半强制的办法,由3支队2连缴了沈部的枪械,并扣留沈阿三准备带往无锡短期学习。沈与胡肇汉的关系比较密切。胡获讯后,于127日率部三四百人包围2连驻地黄埭周家浜,激战4个多小时,2连牺牲刘连长等9名干部战士,沈阿三被胡部劫去。

张家浜战斗 19401212日,“江抗”东路指挥部在围歼马乐鸣部后,乘胜追击胡肇汉部,宿营于湘城的东、西张家浜村,并召开了一次千人祝捷大会。狡猾的胡肇汉闻讯暗中派人通报了日军。13日下午,指挥部何克希副司令等正在东张家浜研究围歼胡部的计划,日伪军80余人,分乘3艘汽艇向西张家浜“江抗”东路指挥部2纵队驻地发起突然袭击。2纵队立即给予回击。后敌又不断派出增援部队,战斗异常激烈。至傍晚,战斗结束,敌被毙伤数十,余部于第二天拂晓窜回苏州。“江抗”卫生队长赵熙等19名干部战士牺牲,群众被打死4人。

 

 

七、人民解放军解放苏州

 

1949421夜,中国人民解放军渡江作战的东路部队第三野战军10兵团、2985师先头部队渡江南下双山沙(现属张家港),翌日黎明,解放双山沙岛。同时,先头部队乘船在江阴要塞地下党的接应下,于长山(今属张家港)登陆,直插山顶,夺取炮台,控制了长山。另一路于长山西段与石牌港之间登陆。抢占凤凰山,后续部队顺利过江。22日沙洲(即张家港)全境解放。解放军乘势解放了江阴和无锡。

人民解放军与坚持江南斗争的地方武装举行会师大会

425晚,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第10兵团29军奉命从江阴、无锡至常熟西北大市桥向苏州进军。据《江东日报》载:26日晨1时许,国民党军123军军长顾锡九离苏赴沪,所部182师师长王挽危仍留守张家花园。26日,解放军2985师从无锡沿京沪铁路向东挺进,途中遭到国民党飞机的袭扰,部队稍有伤亡。午后2时,29军指挥部与85师均抵浒墅关,后续86师也抵浒墅关附近。85师遂分两路展开进攻:下午4时,254团为右翼,越过西津桥、枫桥西吴思巷,南经史家桥向枫桥方向攻击;253团为左翼,沿铁路向虎丘方向进攻;255团随254团跟进。天黑时,254团到达枫桥,253团到达虎丘附近。晚6时,255团到达江村桥、高板桥一线,27日拂晓前,攻占枫桥、江村桥。在外围战斗中,国民党军队第182544545团各一个连被歼,余部向南溃逃。解放军部严守纪律,当夜在城外宿营。2986师率256258两个团向南直插横塘,攻占横塘后沿公路插至盘门,并控制苏嘉公路与京沪铁路。另257团沿通安桥、普家桥攻占木渎,260团集结在浒墅关,作为预备队。沿铁路追击的253团,在27日拂晓前正拟三面展开攻击三河泾桥时,国民党部队已溃逃。

 

427日晨640分,中国人民解放军分别从平门、阊门、金门、娄门入城,古城苏州宣告解放。

是日早上,常熟梅北、梅南各地的武工队员、地下党员到梅李镇集中。下午,武工大队长朱英率部分武工队员由大东门进入常熟城,受到各界人士的欢迎,同时宣告常熟人民获得了解放。

29日上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987260团顺利挺进吴江,从北门入城,吴江中学、吴江师范的同学们兴高采烈奔向街头,张贴“拥护共产党、欢迎解放军”的标语。

5月上旬,人民解放军在武工队和群众的协助下,先后解放太仓璜泾全区和沙溪、双凤、浮桥等区的部分乡镇。12日,10兵团2883247248团第82师、第29军一部和华东军区警备第8221个营进抵毛家市一线。黄昏,248团、247团分别从东西两面包围太仓县城,252团迂回到新丰镇附近,断其退路,警备8旅和1个营佯攻太仓北门。战斗打响,首先攻克东门,守敌军心大乱,弃城南逃,247团乘胜追击,歼敌6000余人。残敌沿公路朝上海方向逃窜,在新丰镇附近,252团将逃敌全歼于野外,俘敌千余人。深夜11时,太仓解放。

512日,解放军第三野战军发起上海战役的外围战。当晚6时,解放军26军按照“水陆并进,迂回包围,断其后路,一举全歼”的方案,以78232团、233团从昆山以西向县城之敌实施正面攻击,234团迂回到县城东北的鸭脚浜等地,切断敌人与嘉定方面联系。正面战斗发起后,县城守敌即弃城东逃,2676226团、227团、228团分乘民船400余条,沿吴淞江分别向西巷、陆家浜、青阳港方向迂回,堵敌东逃的退路,歼敌300余人。13日拂晓又歼灭、俘敌1900余人。至此,战斗胜利结束,昆山宣告解放。

422日起513止,历时22天,苏州全境宣告解放。

 

 

121          苏州境内解放示意图

 

 

 

八、苏州地区剿匪肃特斗争

 

历史上太湖匪患不息。民国时期,大股土匪被收编为官军,被遣散者又成土匪。中国人民解放军渡江前,国民党特务机关就有计划地以太湖地区为中心依托,以沿海所占岛屿为基地,布置和派遣大批武装匪特。占据舟山的国民党“江苏省反共自卫救国军”总头目兼“省主席”丁治磐建立“江苏省人民反共自卫救国军第二纵队”和“江苏省第二专员公署”,委任原昆山县县长、中统特务沈霞飞为专员兼指挥官,原吴县阳澄区区长、“苏昆虞清剿指挥所”主任胡肇汉为副指挥官。沈、胡联络旧部、残部王群、陈永淦、颜景儒、归澄章等人,委以“行政委员”、支队长、大队长等职,分别派往吴县、昆山、太仓、吴江、无锡、常熟等地活动,并在上海设联络站。这股匪特很快发展到近百人,活动在太湖东部地区。此外还有自立番号,自封匪职未及逃离的国民党军、政、警人员。到1950年底,在苏州地区被肃清的匪特就有七大系统:苏州城区和吴县的顾伟,吴县胡肇汉,太湖金阿山,常熟安慰南,吴江凌培元,太仓陆京土,昆山沈霞飞等。自立番号的有一二百个,惯匪有太湖的龚国良,吴县境内的朱文孝和陆阿四妹(绰号双枪阿四妹),昆山、吴县一带的卜家帮卜长福,江北帮蔡义定,昆山帮钱永芳,山东帮孙福楼等。

解放初,这些匪特乘基层人民政权尚未建立,群众尚未发动之际,大肆进行破坏。19495月至1950年间,苏州军分区政治部书记员陆维仁晚间外出,被敌特活捉后投入水井溺死。驻吴江剿匪部队十九团的两名通讯员,在横扇附近被土匪用绳套勒死。苏州军分区参谋长秦云,在分区机关附近弄堂遭冷枪射击未中。分区警备团一战士在苏州西大街水池畔洗脚,被黑枪击中右脚。匪徒还打入解放军内部进行破坏并策反。匪特王洪林混入吴县淞南区中队枪杀副中队长吴以成、副排长王吾林后威胁一些人叛变。19504月和桥公安分局侦察干事唐林根被“策反”投匪。匪特还破坏苏州至吴江主要通讯联络干线,阴谋炸毁重要工业设施、发电厂、火柴厂、面粉厂等。1949910月,苏州城区遭匪特抢劫204起,并发生多起绑票、勒索案件。

19495月,太湖地区一解放,中国人民解放军立即对匪特进行清剿。并张贴布告,阐明政策,责令匪特缴械投降,投案自首。苏州军分区撤销原华东警备8旅的22团,组建常熟、吴县、吴江、昆山、太仓县总队和各县的区中队;常州、湖州、无锡也组建县区武装,围剿太湖匪特。迫使龚国良率部千人向驻苏解放军投降。

19497月,中共苏南区委员会、行署、军区,遵照华东军区指示精神,作出《关于开展太湖地区肃清残匪、发动群众建设政权工作的决定》,统一调整部署太湖剿匪工作。同时,成立太湖区剿匪委员会,苏州军分区司令员王治平为主任委员,薛永辉为副主任委员,湖州军分区参谋长方志诚、常州军分区副司令员朱传保、宜兴县委书记徐行为委员。行政上,设太湖行政办事处,王治平为特派员,具体掌握太湖地区党政军全面剿匪工作。并设直属西线、南线两个湖边办事处。方志诚、朱传保分别为南线、西线办事处特派员。713奉华东军区命令,决定以苏州军分区为主,与常州、浙江省湖州军分区组成太湖剿匪指挥部,指挥部设在太湖东岸的东山镇,苏州、常州、湖

剿匪部队向太湖边进军

州各设分指挥部。下辖南线、西线两指挥所,统一剿匪部署与指挥。王治平为总指挥,方志诚、朱传保来副总指挥并分兼南线、西线指挥所指挥。华东军区调集原苏南军区警备第4团,警备第719团和苏南军区警备第3团共11个营,配合沿湖各县、区地方武装,在太湖中心、沿湖7县进行清剿。68月中旬,共歼匪200股计3000人,缴获各武器2124支(挺、门)和一批车、船、弹药。1950年组建太湖水上大队,各地公安部队也投入剿匪斗争。

 

19506月下旬设立苏、浙、皖边区剿匪指挥部。在苏南成立青浦、昆山、嘉定、太仓边区剿匪指挥所,肃剿张云亭、高惠民、周耿兴等股匪。松江军分区梁业坤副参谋长任指挥,将松江军分区1个侦察排,嘉定总队2个连,青浦总队1个排的兵力及青浦的重固、白鹤;嘉定的外岗、方泰、黄渡、南翔;太仓的城厢、昆山的蓬阆、菉葭等9个区队拨给该指挥所指挥。江阴、无锡、常熟及淀山湖等地设立剿匪指挥所,以加强省(市)县之间的剿匪联防,防止匪特利用毗邻间隙流窜。剿匪参战部队采取“军事进攻、政治瓦解和发动群众相结合”方针。以大部队外线围剿,配以进剿小分队,以分散对分散;注意发动群众,建立情报网络,增强侦察的及时与准确;加强与地方公安机关联系,相互交换情报,密切协作配合;加强水上清剿,水陆、山区、城乡紧密配合。党政机关和参战部队积极宣传发动群众,宣传剿匪的意义和方针、政策,苏州地区组成2000人的群众防匪小组。

1950年上半年,匪特“江苏省人民反共自卫救国军第二纵队”胡肇汉、王群一伙,从浙江沿海敌占岛屿潜来苏州的太湖、阳澄湖和淀山湖一带,纠集旧部,扩大组织。解放军、公安干警很快获悉这一情报,深入侦察后,在苏州地区抓获胡肇汉下属“吴江行政委员会委员、第二支队司令”汪澄章,汪供出上海市联络站地址,苏州公安机关与上海市公安机关进一步侦察,5月,在上海抓获胡肇汉、王群、张忠汉、方炳勋、王柏年、刘建立等匪首,并缴获枪支、证件。紧接着又在无锡、常熟、上海、吴县、太仓、昆山等地逮捕汉祥、丁兆南、颜景儒等,到7月初,全部摧毁这股土匪特务。经司法机关审理,分清“首恶”与“一般”,贯彻镇压与宽大相结合的方针,在苏州城区镇压首恶分子徐金领等4犯,在吴县太湖边镇压金伯英、朱阿媚、蔡三乐等首恶分子,镇慑匪特,振奋人民的志气。宜兴县匪特赵志行自首后,剿匪部队迅速捕获了“中央人民反共救国军江南特派组长”江金山等4股匪特。吴江黎里有匪特陆金荣、张春林、施金生等自首。太湖中的小岛也有100余名匪特自首。19499月至195010月,共进行剿匪战斗46次,歼灭匪特96股,毙匪33名,俘匪2214名,接收匪特投诚914名,缴获各种武器1932支(挺、门)和一批物资。其中六○炮2门,掷弹筒3具,重机枪4挺,轻机枪44挺,长枪1134支,短枪720支,汤姆枪5支,卡宾枪6支,冲锋枪2支,自动枪12支,炮弹192发,子弹8.8万余发,手榴弹569枚,刺刀35把,电话机2台,船41艘,自行车1辆,收音机1台,钢盔123只。

太湖剿匪斗争,从19495月~195012月,据东线的军队和公安机关不完全统计(缺西线、南线统计数),歼灭匪特296股,计6161人。缴获各种武器4056支(挺、门)和一批弹药物资。

19512月,苏州军分区召开剿匪工作总结表彰会。军分区司令员、太湖剿匪总指挥部总指挥王治平总结剿匪工作,表彰剿匪工作中的先进集体和英模人物,庆祝剿匪工作的重大胜利。

    经过这场剿匪斗争,太湖地区土匪和国民党匪特被彻底肃清,苏州历史上长期蔓延的匪患从此销声匿迹。

上篇:

下篇: